SpaceX载人首发成功,或提振特斯拉销量

狂人马斯克又一次创造了传奇。

北京时间5月31日03:22分,在美国肯尼迪航天中心,SpaceX公司的龙飞船载着两位宇航员成功发射,飞往国际空间站,成为有史以来第一家将人类送入太空轨道的私营企业。

SpaceX成立于2002年,比特斯拉早了一年,在SpaceX载人火箭发布会上,SpaceX公司的CEO兼CTO、特斯拉CEO马斯克一度哽咽说,“SpaceX和特斯拉都曾面临破产,创立SpaceX的时候自己也觉得只有10%的可能成功。面对质疑时,自己更想成功。”

对于SpaceX来说,能够实现今天的成功,走过了一段相当长的旅程。马斯克表示,2008年是非常艰难的一年,这一年SpaceX试了四次才让猎鹰1号火箭成功入轨。猎鹰1号的4次发射花光了公司所有的钱,而且成功的那次也不足以挽救公司,直到后来与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签下了合作协议,才终于在2008年底迎来了机会,多亏了这两件事让SpaceX活了下来,否则我们走不到今天。

SpaceX获得新融资,未来或比特斯拉更值钱

在此次发射前夕,SpaceX宣布完成了新一轮3.462亿美元的融资,累计融资规模已经超过5.67亿美元,公司最新估值约为360亿美元。

这对于一家太空公司而言,市值已经具有了碾压性的优势。目前,SpaceX的销售情况尚不清楚,但已获得了一定的收入。近日,SpaceX获得了NASA的1.35亿美元的奖励,用于开发使用SpaceX超重型火箭的火星着陆器。

这次SpaceX载人的成功发射,表明载人航天运输开始走向商业化,对于投资者来说,未来太空领域的投资将会作为一种投资主题会一直持续下去。

虽然SpaceX的兄弟公司特斯拉,近一年来股价增幅高达285.55%,总市值超过1500亿美元,市值仅次于丰田汽车,成为全球第二大最有价值的汽车公司,但相对而言,未来SpaceX或将会更值钱。

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表示,“Space X会比特斯拉更值钱,原因是其他国家的企业难以复制Space X的机会,美国会加大对民营火箭公司的支持。Space X的技术壁垒和资源壁垒都很强,市场也相对封闭。”

崔东树还指出,SpaceX在成立后十余年的时间内,极大的降低了火箭的发射成本,目前猎鹰9火箭的发射价格只有主要竞争对手阿里安五号的30%。

另外,国信证券研报也曾指出,由于轨道资源比较有限,美国 SpaceX 公司的星链(Starlink)计划如果发射成功,那么也将极大限制其他国家在该高度轨道部署卫星的能力,商业航天巨大的市场前景和轨道资源争夺的迫切程度促使我国也在大力发展商业航天。

SpaceX 的星链计划第一批1584 颗卫星计划将于2021年3月用“猎鹰-9”号运载火箭全部发射完毕。马斯克曾表示,Space X的火箭发射服务带来的收入峰值将能够达到每年30亿美元,而互联网服务的潜在收入每年将能够超过300亿美元。目前全球互联网连接的服务收入总值达到1万亿美元,而星链能够获得其中3%的市场份额。

由此来看,未来SpaceX不仅承载着实现马斯克的太空梦,还将具有比特斯拉更大的想象空间和价值。

Space X的成功发射将会给特斯拉带来利好

作为兄弟公司,特斯拉与Space X之间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彼此的一举一动都会给对方带来影响。

2018年,SpaceX在发射火箭时,马斯克甚至安排在这枚火箭上发射了一辆红色特斯拉敞篷跑车,驾驶座上还坐了一位穿着宇航服的假人Starman,车内显示屏上写着Don't Panic,背景音乐则是大卫-鲍伊的《太空怪人》且无限循环。

这就是狂人马斯克,总能在不经意间让特斯拉一分钱不花就引来全民关注,制造轰动效应,从而为特斯拉节省下数十亿美元的广告费用。

而这次Space X的成功发射,在崔东树看来,将会给特斯拉带来的最直接的利好是提升其销量,使特斯拉的信任度得到持续提升,让消费者感觉到特斯拉是真正的科技组合体,同时,提升消费者购买特斯拉的热情和自豪感。

尤其是提升特斯拉车主的自豪感,在微博以及各大微信群、朋友圈,可以明显感觉到车主对于特斯拉的喜爱程度又增加了好几分。

Space X与特斯拉之间的协同效应

除了将有可能给特斯拉的销量带来提振之外,我们也看到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其他协同效应。

目前,特斯拉和SpaceX正在合作开发用于地球和太空的新材料,这种新材料既可用于地球上的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产品上,也可以用于宇宙飞船和太空火箭上。

两家公司之间的协同效应最引人注目的例子之一是,马斯克计划在新一代Roadster 电动跑车中加入“SpaceX的航天技术”,其中将包括SpaceX开发的一种冷气推进器。这种推进器基本上相当于小型的火箭发动机,将能够显著改善加速、刹车和转弯,甚至可能让特斯拉“飞”起来。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马斯克,他是这两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外,另一个两家公司的正式员工是合金专家查尔斯·库伊曼,他担任特斯拉和SpaceX材料技术副总裁,同时领导这两家公司的材料工程团队。

虽然特斯拉和SpaceX“共享”数名董事,以前也有工程师在两家公司之间“流动”,但一名高管同时担任两家公司的副总裁还是很少见的。

据悉,两家公司合作建立了一个材料数据库,以帮助各自的材料项目。除了共享一位材料工程副总裁之外,特斯拉和SpaceX的材料团队还会召开联席会议,合作解决材料开发方面的问题。

尽管特斯拉和SpaceX被视为“兄弟公司”,但它们是完全独立的公司。特斯拉表示,虽然他们一起开发了一些软件,但材料团队的实际数据和信息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专利。

马斯克也一直试图让特斯拉与SpaceX两家看似不相干的公司之间产生一些协同效应。尽管他经常会谈到管理两家公司的困难,但他也承认跨越两个不同产业给两家企业带来的优势。

一方面,SpaceX目标是大幅降低火箭发射成本,如果说有一个产业掌握了廉价生产复杂运输工具的艺术,那就非汽车行业莫属了。另一方面,特斯拉也受益于SpaceX的高科技制造工艺,例如搅拌焊接。去年,SpaceX向特斯拉转让了摩擦搅拌焊接设备。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特斯拉必须报告自己与董事会成员或高管拥有或运营的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情况。在最近的一份文件中,特斯拉列出了与SpaceX的几笔交易,显示SpaceX正在加大从特斯拉购买零部件的力度。

例如,SpaceX一直在从特斯拉购买电池。2019年,SpaceX以总计100万美元的价格从特斯拉购买了某些电池组件;2020年的前4个月,SpaceX就又花了120万美元从特斯拉购买了这些电池组件,购买的电池数量超过了去年全年。

同时,SpaceX也在一些车辆上使用了特斯拉的电机。据特斯拉透露,他们与SpaceX达成了一项协议,将在自己的模具工厂以70万美元的价格为SpaceX制造一种模具。特斯拉还在一份报告中称,他们暂时指派了大约20名员工在某些技术问题上支持SpaceX,SpaceX将为此向特斯拉支付约10万美元。

另外,SpaceX也一直在购买特斯拉能源设备。早在2018年,特斯拉就向SpaceX的新太空港交付了一个Powerpack系统。在2019年和2020年,SpaceX还分别花了30万美元从特斯拉购买了某些特斯拉能源设备和服务。

小结

对于特斯拉而言,SpaceX的成功发射来得太及时了。这段时间特斯拉的降价引发的车主和准车主的不满,或在SpaceX的刷屏之中被冲淡,同时,也正如崔东树所言,未来特斯拉将会集成更多技术,实现超强发展。

而对于马斯克而言,那段“一边嚼着玻璃,一边凝视死亡的深渊”的艰苦时期,已经渐渐远去,未来,SpaceX与特斯拉这两家公司将会产生更多协同效应,相得益彰,创造更大的价值。

可以预见,未来实现星际旅行好像已经不远了。(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张敏)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www.tmtpost.com/4424740.html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