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北京各区楼凤大数据报告,通州楼凤贵,或因房价高

此文为转发,非原创。

阿布的话:此文是一个乡亲发给俺滴。

俺征得了原作者的同意转发了此文。

外行看热闹,内行制造热闹,从这篇刁钻视角的大数据文字里,很多老司机的方向盘会微微颤抖。

俺以前说过,楼市对于人类的影响,深入到各种细枝末节,房价的高高低低,对于民生的方方面面,都会产生影响,而有的影响,你看不见,摸不到,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更多的观点,俺不发表,有思考感悟的,请文章底下留言。

剧透下,没有燕郊的数据,如果有奔这个来的,可以散啦...

原作者的话:我既不是拉皮条的,也不是欺负可怜妇女的臭XX,我希望你也不是。

以下为正文:

香港法律规定,统一建筑物(房间)内,如果同时存在两个性工作者即为违法,这是个挺有人情味的规定,这样就允许了一部分生活困难的妇女多一点经济来源。

港地同胞们给这个群体起了个名字叫“楼凤”(现在有很多大陆的女孩去香港做一个礼拜楼凤,买个包包回来晒朋友圈)。

古代,这种存在又称作“暗娼”,《我的团长我的团》一剧中男主角爱上的陈小醉就属于这种情况。指良家妇女隐蔽在居民楼里从事肉体交换商业活动,古代诗人狎妓、明国人物去外滩找女校书谈心并不属于这种情况(并不是大保健)。

现在整个楼凤群体都有朝着“职业化”的大趋势,并且形成了产业链,特此做了一个简单的数据报告。

下面,我将分讲北京市整体和各区县的情况。

北京市总体情况

中心城区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郊区中只有昌平、大兴、通州楼凤信息有一定可观的占比。在之后的报告中,将舍去门头沟、房山、密云、延庆、怀柔(体量实在太小了)。

朝阳区雄踞了41%,再者是丰台区和海淀区,分别是19%、13%,整个东部地区楼凤占据了整个北京市的近七成,并且日趋有向东部转移的倾向。

各区县分布图

北京市从业人员与市场情况

楼凤服务价格严重受年龄影响,30-40岁的楼凤因为性价比高,成了市场硬刚需。而年轻的姑娘们加入楼凤行业越来越少,经过分析与讨论,年轻姑娘们如果去做主播或者野模形式收入会更高,这可能是导致年轻姑娘入行者越来越少的重要原因。16-20岁入行的姑娘越来越少,这和普及义务教育有很大的关系,未成年的女孩因为要上学,不至于过早地到社会上讨生活(考虑到未成年存在谎报年龄的可能,因此我把18岁降至16岁)。

我们还惊奇的发现京籍的本地从业者多在大兴、通州、丰台地区,并且以上了年纪的居多(40以上);朝阳、昌平地区多以东北籍从业者居多(25-35居多);川籍、湘籍、皖籍遍布在全市各个区县。

因为职业化倾向,开始出现有组织的楼凤,通常分为两种:

强组织:客户-代聊(皮条客)-鸡头-楼凤

(链条复杂,可能多个代聊同时对多个鸡头发布信息,鸡头同时要为楼凤提供庇护,也即防止客户不给钱或者打人等,约占楼凤群体15%)

弱组织:客户-鸡头(代理)-楼凤

(多为同乡,以姐妹相称的简单两层组织架构,约占楼凤群体10%)

兼职情况

我为啥会在开头说这些人不过是可怜人,因为除了懒惰不想从事体力工作之外,她们(全职)确实做不了什么了。而且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比例的大姐已经有孩子了,她们要供孩子读书(包括离异与非离异)。

“40岁了,学什么都学不了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但家庭支出一天比一天多。”

北京市从业人员与市场情况

楼凤的业务量将会在周末和节假日迎来客流高峰,工作日低潮,假设我们的数据来源足够完整,取其中70%(有一定的重复信息与失效信息,黑话叫“上岸”,意指洗手不干)的样本,如果每天接客5次(并不算多),那么

16-20岁段市场产生673,470¥消费

20-30岁段市场产生360,361,5¥消费

30-40岁段市场产生3,330,925¥消费

40-50岁段市场产生714,375¥¥消费

总计每天北京市楼凤市场产生8,322,385,5¥消费

虽然数字很吓人,但实际情况可能只多不少。

北京市市场情况

北京市平均价格

通过价格我们可以发现,影响价格的最重要因素中还有——房租,越靠近中心城区,价格越贵,在楼凤接近40,逐渐失去市场竞争力时,会逐渐朝着郊区迁徙(接客量降低,客单价降低,房租成本升高)。可见城市经济发展与人口迁徙的规律也同样适用于楼凤群体与特殊行业。

各区县平均价图(制图工具来自dituhui)

影响价格的因素

北京市从业人员年龄分布

30-40岁的市场刚需占据52%的份额,20-30岁的“优质”服务者占据了31%

北京市从业人员年龄分布

各区县情况

东城区

只有东城区和西城区发现了“16-20”年龄段的从业人员(有未成年嫌疑)。

西城区

只有东城区和西城区发现了“16-20”年龄段的从业人员(有未成年嫌疑)。

朝阳区

朝阳区是楼凤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几乎其中从业人员都是20-40的市场刚需,同时平均价586也雄踞榜首。明星大V们被抓都是在朝阳区噢。

海淀区

海淀地区因为其人口构成多为教育、技术从业者、学生,造成了尽管第三产业很发达,但楼凤产业不如丰台区规模大,居北京市第三。

丰台区

丰台区的楼凤年龄偏大,是所有城区中最大的,甚至超过了个别郊区,并且多数京籍本地从业者在此工作。

石景山

石景山区是所有区县中,20-30年龄段价格最低的,这可能和古城一带XXXXXXXXXXX(手动屏蔽)有关。

大兴

大兴区的楼凤年龄最大,其分布地区沿着“XXX”(手动屏蔽,但很好猜)规律分布。

通州

无意中了解到京籍本地楼凤退休后,最喜欢到通州养老,通州虽然不是郊区中产业规模最大的,但却是平均价最贵的。

昌平

昌平已经沦为了大龄楼凤抱团取暖集中地,其规模位列郊区之首,平均价最低。

原作者公众号:逻辑吧

文章结束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6A101AG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