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在公元二〇一五前

由於微信無法添加「通用鏈接」,推薦大家點擊「閱讀原文」閱讀附帶超鏈接的文章版本。

3021 words,8 mins

今天是 Digital Capsule 的番外篇。

昨天我在 Telegram Channel 上推薦了一部紀錄片,叫 Banking on Bitcoin(寄希望於比特幣),片子不長,90 分鐘,於是在等待洗衣機「賣力幹活」的時間里,就打開 Netflix 看了起來。

這部紀錄片穿插訪問了在比特幣早期相關的人士與專家,探尋比特幣的起源、未來,以及使之流通的技術。

說實話,從談論電影的角度,算不上優秀,就像是一本將新聞報紙剪貼拼湊的流水帳,但紀錄片中講述與提及的比特幣的歷史和人物,則引人入勝。

Banking on Bitcoin 是一部由 Netflix 出品的講述比特幣發展史的紀錄片

Chapter 1

這是貨幣的革命,比特幣是誠實的貨幣。

所以,比特幣(Bitcoin)是什麼?

我也問過無數人這個的問題,得到的回答大多都是模糊的,因爲確實很少人知道它真正代表着什麼。

電影裏先解釋了貨幣 —— 貨幣是一種會計制度,是一種記錄擁有者、擁有物和誰欠誰什麼的方式。

貨幣的流通需要三部份:一個中央發行人;一個公正的第三方,也就是銀行;一個能保證貨幣不是僞造的人,過去書百年來,都是政府在負責發行貨幣。

所以,比特幣也是一種會計制度,同樣是一種記錄交易和價值的方式。

不同的是,它把這個「公正的第三方」變成所有參與者,人們通過一個共同的系統進行交易,每條交易都會被記錄,每個參與者都可以監督和更新分類賬(Ledger)。

比特幣的分類賬基於一種加密協議,也就是大家嘴邊經常掛着的「區塊鏈」。

區塊鏈讓比特幣變得更加安全,這裏的重點在於它是分散式的,沒有中央服務器,每個參與者的交易都會被加密,但會留下一個加密的地址。

區塊鏈將以往對銀行的信任轉移到了許許多多使用這套系統的電腦,也就是「礦工」,它們的工作是維護區塊鏈的穩定,不斷驗證這些交易,維護分類賬,同時也會得到相應比特幣的報酬,這就是爲什麼會有人願意去「挖礦」。

由於比特幣已經形成了龐大的分散式計算網絡,並且在日復一日地不斷完善,所以要進行大規模攻擊幾乎是不可能的,但用戶儲存私鑰的比特幣錢包文件仍是容易丟失和被竊取的薄弱環節。

在比特幣最初的設想中,這套系統廢除了傳統的中間人,也就是銀行和它的資料儲存庫,避免了中間人可能造成的逃漏費用、效率低,導致貪污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去除了集中管理資料的風險。

Chapter 2

“I’ve been working on a new electronic cash system that is fully peer to peer, with no trusted third party.” - Satoshi Nakamoto

似乎知道比特幣的人都知道中本聰,因爲他讓這一切成爲了現實。

而中本聰並不是第一個研究數字加密貨幣系統的, 影片中提到了一羣人,叫 Cypherpunks(密碼叛客),中本聰是其中之一。

他們出現在 90 年代初,他們高度關注隱私和人身自由,他們嚮往一個新的網絡世界 —— 存在於國家之外,存在於權力結構和階級制度之外的世界。

影片中所提到的 Cypherpunks 們

這羣人中誕生了不少與比特幣類似的系統,如 Nick Szabo 的 Bit Gold,David Chaum 的 Digicash,有趣的是,Julian Assange 也是這羣人之一,他則利用加密技術創造了「Wikileaks(維基解密)」。

在中本聰 2008 年 10 月 31 日發表的論文,也就是所謂的「比特幣白皮書」中,提到了很多早期的文獻,其中很多都是 90 年代這幫 Cypherpunks 倒騰的結果。

不僅讓人們猜想到,中本聰的真實身份可能是這羣人中的一份子。

Chapter 3

現在很多人都可以把錢匯款給別人,通過電子支付的方式完成,並把這視理所當然,那是因爲我們是全世界人口里那「幸運的 50%」。

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全世界有 20 億成年人還沒有銀行賬戶,而像比特幣這樣的加密電子貨幣技術,則有可能讓那些人融入當下的金融體制中,讓他們能擁有電子銀行和使用電子交易手段。

比特幣沒有國界,高效低成本的交易方式則可以改進現在低效手續費高昂的匯款服務,讓窮人能夠更方便地進行匯款交易。

Chapter 4

所以匯款將會是讓比特幣最開始流行起來的方向?

然而並不是,隨着比特幣從學者,到創業者、投資人,以及逐漸被大衆使用,它開始於洗錢和毒品沾上關係。

2013 年 10 月 1 日,代號「Dread Pirate Roberts(恐怖海盜羅伯茲)」的毒梟落網,震驚全國,因爲他是全球最大的網絡黑市「Slik Road(絲路)」的創始人。

通過 Tor(The Onion Router,洋蔥路由器)和比特幣,讓人們得以在「暗網」里進行各種各樣的匿名交易。

人們用比特幣在 Silk Road 上進行毒品、槍支等各種匿名交易

這也讓爲其提供比特幣交易服務的公司 BitInstant 和其 CEO Charlie Shrem 成爲了衆矢之的,政府採取了強硬的態度和措施,讓 Charlie 被多項罪名起訴,也直接導致了這家公司的破產。

查理把比特幣賣給一個人,那個人把比特幣賣給別人,他們再用來買毒品嗑藥,這可能會讓他坐牢;美國每條街的街角,都有銀行提款機,那些銀行知道那些現金會被用來買毒品,但他們卻沒事。

另一名比特币創業者在影片中說道。

Chapter 5

在毒梟落網後隔了一天,紐約舉行了比特幣聽證會,討論對比特幣實施監管的必要性。

最讓人擔心的事情發生了,聽證會結束兩週後,Mt.Gox 宣佈倒閉, CEO 稱遭到了黑客的入侵,被竊走了 75 萬元比特幣,公司倒閉造成損失近 5 億美元的損失。

一大堆錢不知去向,沒人知道到底是否真的遭竊,還是被人盜用,但 Mt.Gox 事件促使了監管法案的通過。

2015 年春天,紐約政府正式宣佈了比特幣執照的最後版本。

由於監管條例的不友好,許多比特幣公司怨聲載道,打算離開紐約,而制定法案的 Benjamin Lawsky 包括其辦公室成員則紛紛離職,開始經營專門幫助其他公司獲得比特幣執照的顧問公司,影片的最後着重表現了這一諷刺的現象。

在這段歷史中,還有很多故事,例如第一間比特幣交易所的興衰,銀行想要建立自己的私有鏈,維基解密和比特幣之間的故事...

最後,我很喜歡影片中的一段話:

Unfortunately, early adopters make the roads that we all travel down. And they are usually paved over in the process. The first guy through the door gets shot. Somebody’s gotta go through the door. But they’re gonna get shot.

Charlie Shrem, Ross Ulbricht, Julian Asaange, they got shot, coming through the door. But we’re all utilizing the freedom and technologies afforded to us because they knocked the door down.

// 数字胶囊 Digital Capsule //

Telegram Channel:https://t.me/digitalcapsule

知乎專欄:https://zhuanlan.zhihu.com/capsule

Medium:https://medium.com/@mingkyle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7G0AW52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