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是为了更好的回家

我怕冬天太短,

来不及体会寒冷,

天就暖了。

温暖的告白来不及说。

我怕夏日太近,

滚烫的火在身上,

心却凉了。

动人的世界模糊不清。

在我的手心里,紧握着无数看起来矛盾的元素,有人说我是一个满怀期待的孤独的孩子,以阳光作字,写下的故事让人心疼。

可能我生来就是一个矛盾体,双子座偏金牛上升处女AB型血,从辞职到行走30多国,成立国内第一支公益性质驴友团队80公升,出版3本书,再到2017年末成立属于自己的影像工作室……一路走来,始终绕不开的两个词是“远行”和“回家”。行走10年,一直以“行者”自诩,“家”一直避讳不提,但当我在行走之时,却也不断改变着自己的想法和价值观,于是有了阔别3年的一本新书,于是有了迟到2年的工作室。

愿在有限的光阴里 得到更丰富的信息

我做工作室的出发点源自“分享”。从拿起笔和相机的第一刻起,我就希望做内容的创作者和分享者。远行以后,我又想把远在天边的风景,活灵活现地搬到各位的眼前。于是我想象着自己工作室的样子,必须要有好的摄影摄像器材,更要有最出色的影像输出屏幕,所见即所得,把云卷云舒、花开花谢、大千世界腾挪过来,即使在工作室中,睁开双眼,也可以看见世界。

带着一颗对影像质量高度敏感的心和对视频输出屏幕苛刻的需求,一直以来我都在关注全球顶尖的影像、电视设备。如我要用能拍出20米外少女逆着阳光双耳前垂下的一缕发丝的长焦镜头和高速对焦功能的相机;如我想要一台能让我看到黑夜人群中某位忧伤的老妪脸上嵌入皱纹中的眼泪的电视机……

今年,三星推出了全球首款146英寸模块化MicroLED电视——“The Wall”,这大概是当今世界上最新最为先进的电视设备了吧?它最大的优势之一即是,拥有比此前任何技术都更小的自发光像素LED模块,每块芯片都能够支持RGB三原色。

这意味着,少女的发丝和老妪的眼泪不再是难以攻克的命题,我不但看得见“黄河之水天上来”,更要见得人类发现的最远的星,用手即可摘星辰。如果我要表达和我所接收的信息,都打了很大的折扣,那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情,你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一缕发丝和一滴眼泪中所包含的信息大于多少GB。

我也相信,作为创作者,必须吸收足够多的养分,才能够创作出一流的内容来。所以我的工作室中一定要有一个书柜,可以放下资治通鉴和二十四史,一定要有一个舒适的沙发用来交流与会客,一定要有一个娱乐区,用来游戏和看电影。而三星最新推出的电视系列产品大多都具备最低的输入延迟和超快的帧率转换速度,能够带来更好的游戏体验,这颗草已是种在心中,不知何时才能拔。

由于影响工作的习惯所致,我平时最为关注的还是画质问题,三星在CES上还发布了一款配备AI的85英寸8K分辨率电视机Q9S,更加让人疯狂。可以说,8K是目前数字电视和数字电影技术中最高的超高清电视分辨率了。

但先抛开8K分辨率,这台电视最让我倍感惊讶的还是可以通过8K人工智能技术的机器学习对视频内容进行分析,自动将低分辨率的图像升级为8K画质,这种前沿的技术,就好像一辆2.0L自然吸气发动机的车被瞬间改装成了2.0T涡轮增压。

当两三年前4K还风靡全球的时候,我们开始把重心放在视频画质中,而现在,我们可以更进一步,追求更高分辨率的输出制作了。

远行,为了更好的回家

儿时,母亲教导我,人应该有一两个雅好,譬如交响乐,譬如工艺品,母亲爱前者,我选择了后者,前者无形,后者具象。我从各个国家带回来的工艺品不在少数,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这一癖好发展成热爱所有美丽的事物,识得“芙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喜欢收集瓶瓶罐罐儿,喜爱宋徽宗那登峰造极的字画。而我的旅行,好像就是把这些美好的东西搬回家里。

都知道三星电视一直以来注重外观设计,既是一件科技品,也是一件工艺品。三星电视的360度无死角设计、精致的轮廓、别出心裁的画框设计让科技多了一分温度。三星的画•壁艺术电视The Frame,可以像真的相框那样展示灿烂的艺术作品和承载着珍贵记忆的照片。

这让我想起3年前在西雅图,旅游局为我们安排的酒店应该是我所住过的最高科技的酒店,不但浴缸自带按摩可听音乐,卧室里还用了三星的曲面屏电视,酒店的位置比较偏,附近除了波音工厂和一个购物区,便没有什么可以游玩的项目,酒店经理介绍,住在这里的客人经常是睡个懒觉,之后看看电视,在阳台伸个懒腰,偶尔出去溜达一两个小时,然后就又回来了。这与我的出行住宿理念大相径庭,我只是把酒店当作一个暂时的落脚点,睡一觉之后就出发。而有那么一些人,把酒店当“家”,他们在酒店体验家的另一种可能。

几年后的今天,我其实可以把工作室打造出“家”的氛围,在我们被手机和电脑雕琢得越来越孤独的时候,我时常会怀念起小时候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讨论电视节目或足球比赛的场景。2014年我在巴西街头,当时正是世界杯期间,巴西对阵喀麦隆的小组赛正在进行,我所在的街区超市全部停业,正当我因为无法买到想要的东西而犯愁的时候,我走进了一所加油站,十几个彪形大汉围坐在一台小电视前,目不转睛地盯着里面球员的一举一动,那样子又滑稽又震撼,滑稽的是他们的姿势,震撼的是他们亲如一家。

假如我有机会重新设计我的工作室,我希望让三星“The Wall”电视布满一面墙,它尺寸可以随意定制,装修可以围绕电视。或者用一台画•壁艺术电视妆点我的卧室,这个电视如果可以加一个屏幕壁纸,变成梳妆镜更好。

写在最后

不愿意矫情说年纪大了,可能是经历的和想的比前几年更多,隔辈亲人的离世,甚至许多朋友也生了重病,让我越来越思考家的重要性。

我想把工作室打造成家的感觉。

远行,是为了更好的回家。

一个是物理空间的家,一个是虚拟的本真。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5A0WE18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