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流言止于AI?

发现留学生活中的一万种可能:)

“震惊!你不知道的1974年9月31日惊天大海战!”

“震惊!国民党海军曾封锁外蒙古各大港口阻止脱离中国!”

“震惊!中共曾与日方签订《豆泥丸宣言》出卖琉球!”

“震惊!近代著名作家周树人先生因“攻击鲁迅“罪名被迫害致死!”

震惊!听说人工智能可以屏蔽这些谣言了!

今年年初,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梅俏竹先生正式组建团队研发智能谣言识别平台,并准备构建AI谣言识别标准来,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展开反虚假信息工作。

一直以来,各大网站应对这些各形各色“智商检测器”的方式主要是人工检测。

在加利福尼亚,Facebook公司的人工审核团队足有7000人,每天分20种主要语言对脸书上的各色言论展开谣言排查。

而对专攻人工智能的梅教授来说,他更多看到的是谣言排查工作背后的大数据分析方法和归因模型。

比如去年八月Facebook引入的一套更新算法:

当用户对一则新闻发表评论后,如果评论中包含真实性类语义的关键词,那么这则新闻就会被纳入到数据分析体系中。

而这一次,梅教授的团队决心不仅要加强人工智能的信息抓取能力、语义学习能力,还要对谣言的传播机制做出反馈。

而他曾经的实验显示,人工智能是有能力在谣言登录网络的十分钟之内就做出反应的。

我们常说,流言止于智者。

然而在信息时代,流言却从不惧怕智者。

流言想要传播,从来不需要智者的放行,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热衷于造谣传谣乐此不疲。

而一旦谣言开始传播,它就不可避免地将被每一个传播者进行再次加工,而经过了千锤百炼之后的谣言往往更加逼真。

A lie can travel halfway around the world whilethe truth is putting on its shoes.

即使有人能够分辨出谣言并且有能力还原事实真相,他们也绝对没有足够的力量去阻止谣言在大众之间的肆意传播。

但是,对可疑言论的收集分析以及锁定谣言之后逆推谣言的传播途径并进行精准的辟谣行动,却可以说是一项天然适合人工智能的工作。

比如:

当人工智能的语义分析系统发现了事实数据库之外的新闻性描述时,可以将可疑言论录入检查库;

当通过数据分析确定可疑言论为谣传后,对谣言的所有传播途径进行跟踪,并对所有浏览过的用户推送针对性的辟谣报告。

在人工智能领域,这些技术要求已经不再是难题。

想象一下,有一天你收到一条私信:

“你听说过1040阳光工程吗?”

他们会告诉你,这是一个国家低调执行的北部湾工程的代号。

从事这个项目的人一直以来忍辱负重,哪怕被人诬陷为传销也不在乎,一定要完成祖国授予的任务。

他们会跟你讲,国家重视人才,要把看不懂国家政策的愚民挡在这项伟大的工程之外,无法收获竣工后的硕果。

他们还会给你普法:

甚至还邮给你一本书。

《民间资本白皮书——关于西部大开发的战略思考》,这本书有国家授予的专用书号。

当你信以为真蠢蠢欲动,想要相应“国家召唤”大展宏图的时候,你收到了人工智能发来的另一条私信。

由不得你不感叹一声:流言止于人工智能。

在过去,流言止于智者。

而在流言之害甚于洪水猛兽的今天,

人工智能将成为智者制裁流言的最有力的武器。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2G06KCV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