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系统被QQ抛弃,其实是全民互联时代的胜利!

以下文章经授权转载自:三易生活3elife

作者:咕咕

距离2018年的CES国际消费电子展还有不到一周时间,正当大多数人都在对今年的科技新品满怀期待的时候,从部分“怀旧”用户那里传来了一则不太好的消息。

腾讯手机QQ疑似已经封禁了曾经最大的智能手机系统塞班。根据相关网友反馈,去年还能够正常使用的QQ2013版本,现在在登录时会提示输入验证码,但用户实际看不到验证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显示“该版本存在安全隐患,现已停用”的图片。

无独有偶,在去年12月,部分塞班系统老机型的手机微信也变得无法正常登录,据说如果想要继续使用,只能手动修改APN接入点,而且目前只有部分移动用户可用此法绕过系统禁止,继续使用塞班版本的微信软件。

曾经王者无敌的塞班,如今已经这般落魄

乍看之下,这当然是件令人唏嘘的事情,毕竟塞班作为曾经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其名下诞生出了无数经典机型:曾经的全能机皇诺基亚N95、侧滑旗舰N97、音乐“扭腰”机5700,还有索爱的商务神器P1,Moto的变型滑盖Z8……

当然,大家也许都不会忘记曾经4100万像素震惊业界的拍照之神诺基亚808PureView(纯景),它同时也是塞班系统的最后、也是最强的一款手机。自那之后,塞班系统再无新机,没落已成定局。

那么,塞班到底为什么会“凉”呢?说到这个问题,很多朋友都会拿iOS、安卓的崛起来说事,并举出初代iPhone被诺基亚时任高层嘲讽“居然没有实体键盘,消费者一定不会买账”的例子,以证明塞班阵营曾经的固步自封和愚蠢短视。

不可否认,竞争对手们的神速创新的确是导致消费者“喜新厌旧”的重要原因。但是,如果你对塞班有过深入了解,就会明白它本身从一开始就已经埋下了败亡的种子……

你可能不知道,其实它很特别

首先,塞班并不是一个开源的系统。

相反,自从1998年“塞班公司”成立以来,它就受到诺基亚、爱立信、摩托罗拉三个合作方的牢牢控制。这几家当时的通讯巨头希望靠塞班系统来简化旗下产品的研发,并“统一手机和PDA的体验”。

因此,塞班系统当时只有他们能够使用,其他厂商如果想要加入塞班阵营,都必需要付出不菲的授权费——虽然诺基亚们的实力在当时来说不容置疑,但也促使其他厂商积极寻找更好的替代品,相当于直接给自己树立了“敌人”。

其次,塞班系统从设计一开始就以节约资源、强调执行效率为优先:塞班系统的内存占用极小,在支持多任务的同时后台程序几乎不占用CPU性能。有一种说法称塞班手机可以连续几周甚至几个月不重启,速度都不会变慢——很显然,这比现在的安卓和iOS要优胜不少。

但是,作为极高执行效率的代价,塞班系统的编程变得极其复杂,而且其中用到的不少工具和编程理念都和其他主流操作系统完全不同,而且要求程序员具备对代码深入的理解能力。这直接导致了塞班时期第三方程序的稀少——因为只有那些大型手机企业、大型软件公司的资深程序员才能搞定塞班的编程。类似于今天移动操作系统这种“APP成千上万”的情形,在当时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同时,塞班的这种“专注手机”、“专注优化”的特性,反过来也限制了它的用户体验。虽然塞班手机仅用ARM11单核CPU就能做到行云流水的系统反应速度,但反过来说,塞班系统直到最后都没有支持双核CPU。不止如此,诸如高清屏幕、3D游戏、PC级的网页浏览和在线视频这些现在的手机上已经是顺理成章的功能,在塞班上基本也是妄想——要问为什么的话,大概就是因为它是一个“手机专用系统”了吧!

最终,节能、流畅、专注手机体验的塞班,在移动互联网大潮到来之时,再也无法满足用户对于高性能手机的要求。而原本把持着塞班基金会的几家手机大佬见状也纷纷离去,最后只剩下独木难支的诺基亚……

作为现代人,其实我们不应过多批判塞班

确实,如果站在现代人的角度来看,上述塞班系统的缺点,无论哪一条都是十分可笑,必死无疑的。但是,如果我们只是用现在手机的主流技术,去批判当时的塞班系统和它的那些构筑者,那也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

首先,塞班的早期版本诞生于1991年,那时个人PC还在使用着以DOS为代表的命令行操作系统,先人们能够想到专为移动设备定制这样一款操作系统,已经十分不易。这和后来苹果、谷歌在互联网和多媒体技术已经十分成熟的时候再推出iOS和Android完全不能混为一谈。

其次,塞班的编程是困难,它的第三方软件是少——以至于当诺基亚在2007年推出在线应用和内容商店Ovi时,其中包含的软件数量稀少、并且大部分都需付费也曾被许多人吐槽。但是,你要知道,从编程质量上来讲,塞班系统要远高于后来的iOS和安卓。至少,塞班上几乎不存在山寨应用,而且每一款都优化极其到位。

当然,也正是这种“小众精英”的特征,害了塞班,也害了所有追捧它的企业,使得他们无法融入到全民互联网的大潮中来,无法成为任何人都能轻易开发、制造、发行、使用的操作系统、手机和软件生态。

“先进”的塞班倒下了,站起来的是全民互联网

因此,塞班真正的失败,并不是因为它技术落后,恰好相反,是因为它技术“先进”——就如同比尔盖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的:过去的大公司程序员们个个技术高强,用汇编和机器语言写出效率极高的代码,让DOS时代的电脑运行如飞。

可是,现代的消费者们,宁愿使用现代的个人程序员用图形化、自动化的编程工具写出来的,执行效率低下,非常吃硬件性能,但是界面友好易用的软件,也不会再愿意对着黑白屏幕的计算机敲打命令行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 【 THE END 】—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07A0F5LF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