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编程迎来史上最大单笔融资,程序员的内卷从娃娃开始?

“学编程要从娃娃抓起。”此话一出,不禁让人感叹:“难不成技术圈中程序员的内卷已经逐渐低龄化,蔓延到孩子身上了?”

近年来,少儿编程成为教育行业最热门的赛道。国内少儿编程平台编程猫日前宣布完成 D 轮 13 亿元融资,这是目前国内少儿编程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此外,这已经是编程猫年内第二笔融资,今年 4 月,编程猫刚获得 C+轮融资 2.5 亿元。据统计,截至目前,编程猫共完成 10 次融资,累计融资金额 25.5 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编程猫创立于 2015 年 3 月,主体公司为深圳点猫科技有限公司,面向 4-16 岁青少年提供编程教学。公司业务主要有面向 C 端的线上教学课程,以及面向 B 端(公立学校和当地教委)的教育培训业务。目前,编程猫拥有 600 多家线下体验中心,与 17000 所公立校合作,累计学员数超 3147 万。

像编程猫这类平台备受资本追捧的背后,与相关政策的推动不无关系。

在多重因素的催化之下,国内少儿编程行业的发展越来越迅速。2017 年,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后,明确在中小学阶段逐步推广编程教育。2019 年 3 月,教育部公布了《2019 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明确表示将启动中小学生信息素养测评,并推动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今年两会期间,网易公司 CEO 丁磊更提出将“少儿编程纳入学业水平考试”的提案,并将其作为综合素质评价重要内容。此前,作为新高考改革的首批试点,浙江省将信息科技纳入 2017 年高考选考科目。2018 年南京等地将编程纳入中考特长生招生范围,重庆则规定加强编程教育,小学高年级和初中不得少于 36 课时。

与升学相关的政策向来是中国家长选择课外辅导班的向导之一,将编程上升到高考层面会直接带动少儿编程市场的蓬勃发展。”兴业证券在今年 1 月发布的研报中指出,政府政策拥抱编程教育行业,将编程纳入高考范围中;家长思想更为开放,对少儿编程接受度提升;二孩政策的放开带来庞大的青少年人口基数;人工智能行业迎来大发展。这些因素都将作为催化剂,推动少儿编程成为国内 K12 教育新蓝海。

少儿编程,50 年前开始的故事

1968 年,皮亚杰(编者注:皮亚杰是儿童心理发展学的奠基人,上个世纪最伟大的教育学家之一)的同事,MIT 人工智能实验室创办人之一的西摩尔·佩普特(Seymour Papert)从 LISP 语言的基础里创立了 Logo 程序语言。Logo 语言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专门为儿童设计的编程语言。在计算机极其复杂的年代,Logo 语言把编程简化到了极致。

Seymour Papert(1928-2016)

上世纪 90 年代,台湾推出繁体版的 Logo 语言,称之为:【葛拉堡 /Gerlabau】,其后国内也推出了中文化的 Logo 语言,分别是“易乐谷 /ELogo O”、“创新 CX-Logo / 微世界”和“Flash 版 Logo 语言”,发扬了中文编程的优势。

Papert 提出儿童编程最重要的,不是学习所谓的知识,而是通过编程来改变思维模式。“不是 learn to code,而是 code to learn”。 这是他创立 Logo 语言的初衷。

秉承着这样的理念,在 Seymour Papert 创造了 Logo 语言的四十年后,2007 年,当初他在麻省理工带过的一个博士生 Mitch,创造了 Scratch。官方网址是麻省理工学院网站的一个分支,这个软件的开发团队称为“终身幼儿园团队”(Lifelong Kindergarten Group)。

Scratch

Scratch 是一款由麻省理工学院(MIT) 设计开发的少儿编程工具。其特点是:使用者可以不认识英文单词,也可以不会使用键盘。构成程序的命令和参数通过积木形状的模块来实现。用鼠标拖动模块到程序编辑栏就可以了。

经年以后,少儿编程又有了长足的发展。

2013 年,美国在线编程教育网站 http://code.org 发起“编程一小时”活动,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不仅拍摄了一段宣传片支持,并且亲身上阵写了一段 JavaScript 代码,这也让他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位会写代码的总统。奥巴马之后,美国科技圈名人比尔盖茨、扎克伯格等也纷纷发言,号召编程要从娃娃抓起。

2014 年,英国教育大纲规定计算机编程是 5-16 岁儿童必修课程。

2017 年,新加坡全面推动少儿编程教育,中小学考试中加入编程考试科目。

日本预计将在 2020 年将“编程教育”作为日本所有小学的必修课全面开设,至 2021、2022 年,日本所有初、高中也将按照新修订的学习指导要领开设“编程教育”必修课程。

而在国内,少儿编程,尤其是 AI 教育,也开始在 K12 教育阶段开始流行。2017 年 8 月,在国务院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要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推动人工智能领域一级学科建设,把高端人才队伍建设作为人工智能发展的重中之重,完善人工智能教育体系等内容。教育部发布的这一《标准》文件是对《发展规划》内容的落实。

少儿编程,风口还是噱头?

从 2000 年开始,计算机逐渐开始在中国普及,曾几何时动辄上万的奢侈品电脑,如今跟电视、冰箱等电器也别无二致,早已飞入寻常百姓家。

中国的线下少儿培训,最初经历的是机器人竞赛、奥林匹克竞赛等培训,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衍生出了钢琴、游泳、舞蹈、绘画等多种形式,而近两年,少儿编程是其中最火的一个新兴培训方向。

目前来看,少儿编程已经具备了足够多的噱头。可噱头,就真的一定是风口吗?

中国互联网发展至今,吃到了两个红利:一个是流量红利,另一个则是资本红利。资本对于行业的把握,向来是最准的。迅雷创始人程浩曾说:

为什么过去资本偏爱这些模式创新的互联网公司?原因很简单:第一,这事儿容易看懂,甚至很多在美国都有对标的公司。第二,资本回报率高、回报周期短。

这深刻地说明了,起码在资本看来,少儿编程将会是下一个风口。更为可观的是,眼下这个行业远未饱和,仍是一片广阔的蓝海。根据《2017-2023 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分析预测研究报告》显示,当下中国大陆少儿编程教育的渗透率仅为 0.96%,市场蛋糕规模正在逐渐扩大,未来五年有望出现头部企业。

包括编程猫在内的各家少儿编程培训机构,都有希望继续做大自己的市场,占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双面少儿编程教育

任何新兴行业在发展之初,在受到追捧的同时,也一定会受到相应的质疑,过去两年间的热词 AI、区块链,莫不如此。

正面:为何看好少儿编程?

猎豹移动 CEO 傅盛:我认为自己有幸走到今天这样,跟我儿时能够接触编程是有关系的。

我读初中是 91 年的时候,当时非常想玩游戏机,但是没有办法用这个理由让我爸爸给我买一台,我就说我想学编程。那个时候我爸带着我跑了好几家,用当时他两个月的工资,七百多块钱买了一个叫金字塔的学习机。当然这个学习机我更多是用来玩超级马里奥了,但那也是我第一次接触 basic 语言。

我记得把 100 多行代码打出去,看它打出一个小图形的时候我非常非常的激动,我认为编程了开启了我对这个世界的一扇门, 我能够在大学里学计算机,有幸进入互联网,做互联网的安全工具的时候,我都能够跟程序员交流,也就是因为我那个时候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叫编程。我认为我自己有这样的幸运,走到今天,和我儿时能够接触编程是有关系的。

(注:傅盛也是编程猫的天使投资人)

原 CCTV 主持人张泉灵:上一个时代里老头老太都要学英语,下一个时代里每个人可能都要学一点编程。

作为一个 12 岁孩子的家长,怎么看待未来的孩子需要有什么样的能力?这是我在思考的问题。我小时候也学过 logo,欧美历史已经证明了会有越来越多的孩子需要学编程,而编程需要赋予孩子的不仅仅是知识力,就是你不能把它当做一个技能。

我们为什么要学英语,因为我们进入了一个全球化时代,我们突然发现如果你想有更高的眼界和视野的话你得学英语,否则你没有全球化的能力。但是下一个时代可能是我们需要跟 AI 时代,需要跟机器时代沟通的时代,所以你需要学编程。编程是跨学科知识建构的非常好的工具。

七牛云 CEO 许式伟:十年二十年后,编程就跟小孩现在学的电力、力学一样,是非常基础的东西。

回过头来看,现代的教育教出来的东西可能有一天是完全没有用的。你会发现也许你学的大多数知识,在学的时候还没过时,但等到要用的时候就已经过时了。十年二十年后,其实编程就跟我们现在的小孩学习的电力、力学一样,一定是未来生活非常基础性的部分。而且互联网远比电力、力学等知识对人的影响更要深刻。我认为二十年后的小孩,不懂编程是跟文盲没有什么区别的。编程要释放社会的创造力,释放下一代的创造力。

反面:为什么不看好少儿编程?

观点 1:大学编程教育都一团糟,何况是少儿编程?

从心理学的角度讲,学习是一件反人性的事情。从目前各知识付费型产品的完课率来看,学习并不是一件太受欢迎的事。

绝大多数人都是不愿意学习的人,成年人尚且难以做到自制自主学习,更何况是天性爱玩的孩子?

观点 2:不是考试相关的,高考也加不了分,家长会带孩子去学么?

不可否认的是,应试教育在国内仍旧根深蒂固,几乎所有的教育选择、课外兴趣班,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升学考试而服务的。少儿编程教育,如果没有国家政策的扶持,很难在中国形成趋势和潮流。更进一步,寒暑假送孩子去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班,除了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态以外,也存在着不少家长太忙顾不过来,随便找个地方当托儿所也有一定关系。

观点 3:年龄太小的孩子不适合学编程,适龄孩子学业压力重没法学编程。

编程相对其他兴趣班来说,略显枯燥。年龄太小的孩子一方面很难理解原理,另一方面学习过程中也很难获得成就感。等到孩子年龄渐长,适合开始学习编程时,课业压力又太重了,连体育课都被挪用做文化课,还哪有精力去学 coding?

观点 4:培训机构什么样,程序员最清楚。

编程行业是现在互联网的高薪行业,每年计算机行业毕业的学生数高达数十万人,再加上非科班出身的“半路和尚”,编程行业的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程序员对培训班的了解可谓最深,国内培训班的种种乱象也得到过多次曝光。许多程序员甚至直言,就是培训机构扰乱了行业秩序,自然也就对少儿编程持怀疑态度。

但技术也许的确是未来

不管是瞄准 K12 教育的少儿编程培训,还是面向成年人的编程就业培训,都揭示了技术也许是未来的观点。

软件工程发展至今不过 50 多年的时间,人类社会却已经在互联网的浪潮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波又一波互联网浪潮,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独角兽、科技巨头,也催生了一批又一批的高薪岗位。

技术已经深切地改变了世界,而编程也不再是一个准入门槛颇高的领域。这无疑是风口,但风口下仍存在不少乱象。相信大浪淘沙后,最后留下来的都是经过市场验证的。

那么现在的问题在于:你会让自己的孩子去学编程吗?

延伸阅读:《动辄融资上亿,少儿编程市场为何如此火热?

  • 发表于:
  • 本文为 InfoQ 中文站特供稿件
  • 首发地址https://www.infoq.cn/article/WLsoARG4M1mBsMYye9DI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