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是一种成本,事情不会止于真相

廖安午觉正睡得迷糊,编辑小李打来电话,说有个记者打算采访她,找到她希望帮忙联系,廖安发了会儿呆,说哦。敲定好时间,廖安脑子还有点儿转不过来,于是在备忘录里面记了一下又睡了。

第二天小李打电话来提醒廖安不要迟到,廖安才想起来原来约了采访。以往都是自己采访别人,对于自己被采访,始终都还是挺新鲜的。

记者叫李之问,名字很有意思。长得干干净净,牛仔裤格子衬衫,不故作文艺也不世故犀利,最大印象就是干干净净。采访颇为顺利,李之问的问题设置的很好,由浅入深,深入浅出,问的人和回答的人都感觉颇为愉快。

快结束的时候,李之问问廖安,听说廖小姐之前也是做记者的,为什么不做了呢?廖安本来起身准备走,听到这个问题转过身来,看着李之问,虽然都是记者,但廖安和李之问太不同了,不同于李之问的干干净净,廖安自己就是文艺、世俗又犀利的。

“我不喜欢真相。”

听到回答的李之问挑了下眉毛。

“我本来以为我不相信真相,可是后来我发现我不喜欢真相。”廖安又坐了回去。“真相有什么好?”她看向李之问,李之问又挑了下眉毛,眼睛微微弯起,浅笑了一下,“真相是一种权利,知情权。”

“真相是一种成本。事情不会止于真相。你说真相好吗?也好也不好。我们生活的世界真相多吗?也多也不多。比如说,我喝水这事儿是目前的真相,我接下来跟你说的某种程度上也是真相,但我们都知道这些不会被写出来。河北的那些炼钢厂,不见得合法合规,这是真相,拆不了也是真相,更深层次的真相是,高科技人才就那么些,你不可能让钢厂工人去做人工智能,这不现实,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去送外卖,没那么多外卖可送。这些人去干吗?税收怎么办?我们现在说的过剩产能,十几二十年前那也是风口的肥猪,是要被吹到天上去的。现在成了落后产能了,因为国家经济要转型。新一代的孩子们上过大学,哦,不对,现在研究生也过剩了,他们可以搞人工智能,其实他们也没几个真正懂得人工智能的,但不妨碍他们拿着人工智能去四处忽悠,可是那些工人怎么办?几十万人,没什么其他技能,这也是现实和真相。当然了这种阵痛也不是第一次了,改革开放的时候就有那么多人下岗下海。社会是变革的,这是真相,然后呢?我们看到的其他的,又有多少是真相?”廖安喝了口水,“这么说,有点儿乱,话题也有点儿大。说到真相,对立面是谎言。说真的,我觉得谎言没什么不好。至少我觉得谎言只是个技术层面的问题,不应该被上升到道德层面,说谎的动机才是道德层面的事情。”

“哦?这个角度倒是很新,愿闻其详。”

“从善良的动机来说,一个人还愿意骗另外一个人,我感觉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1.骗人的还是挺在乎被骗的的;2.两个人就被骗的问题沟通成本极高,导致骗人是最经济最有效的缓冲办法。”

“蛮有道理的样子。”

“从恶的动机来说,基本就是一种情况了,通过谎言来控制,最后实现利益。我相信这两种你都见过,甚至有可能都做过。”

“恩。”

“我们说回来,如果只有真相,你想过会发生什么吗?如果不能愚民,那就只有武力可以解决问题。如果没有谎言缓冲,很可能你的面临的真相不止是要对抗一些批评,甚至是一个群体的三观和传统。比如你跟你爸说你是个同性恋,而你爸就是认为同性恋该死,而你又确实是他儿子,请问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李之问看着廖安笑了起来。

“这是一些现实情况,你知道,有很多现实情况就是这么不受控制。还有另一种情况,你手里握着的这支笔,能创造历史,难道你就不想用它做点儿什么吗?古往今来,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人性从未发生大的改变。就算是在创业初期,群情高涨的肾上腺素和狂热的理想主义褪去后,现实留下的也是一地鸡毛。老实说我对这些莫名其妙的现实没什么兴趣,我想创造自己喜欢的,所以与其违背职业道德的做记者,写小说更适合我。哎,说的乱七八糟,这两天睡得太少了。”

“没有,你说的非常好。"

“丢人现眼了。”

“我要好好想想您说的,稿件写好之后会先发您过目一下,我们互加一下微信吧,方便沟通。”

“好。”

廖安有些被自己震惊到,在大马路上走了一会儿仍然不太能平复自己内心的激动。可能是李之问看起值得被信任,也可能这些话压在廖安心里太久了,说出来的时候,廖安感觉自己激动的手都在抖。她知道自己在激动些什么,没错,她就是觉得他们玩的那些都太低阶了,虽然她现在只是一个刚开始的小作家,但廖安心里有一个颇为宏大的愿景,她要创造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如果不能实体上改变世界,那她也要在精神上做到这一点。

就这么走了一个多小时,冷风渐渐将廖安吹得冷静。5公分的鞋子并不适合长期走路,而且也开始觉得冷,她拐进了一家餐厅,给梁艺淑打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一起吃晚饭,本来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没想到梁艺淑爽快的答应了。

梁艺淑裹着一件军装一样的深蓝大衣走向廖安,落座,裹挟而来的除了屋外的阵阵寒气,还有她颇为冷峻的脸色。

“怎么啦?脸色不好看啊,不是说要去做分公司老总了吗?累得?”

“这事儿不一定能成呢。”

“怎么回事儿?你老板不是说要派你去?”

“哎,多事之秋。首先分公司设立不设立这个事情就产生了分歧。有的元老说这个档口根本没必要搞这么个分公司出来。其次,设了分公司,最合适的人选也未必是我,最近突然间冒出好几个所谓优质人选,搞得情况很是复杂,现在冯骥也没再说什么。”

“这样啊。”

“哎,我最近好累。本身做这个决定就花了我好大力气,再加上最近一直忙,都没有休息,真是崩溃。”

“别别别,你别崩溃啊,你想吃什么?多点一点,我请你吃。”

“安安,我这半年多起起伏伏的,积累了颇多感触啊,你愿不愿意听我啰嗦,啰嗦。”

“你说。”

“我之前吧,一直都挺顺的。虽然有的事情很难,但是最终也搞下来了,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挺牛逼的。”

“恩,我也一直觉得你很牛逼。”

“但问题就在这儿啊,我并不牛逼,我只是运气比较好罢了。前一阵子有个同学抑郁,跳楼了。那是个很优秀的同学,你说得多大压力,才会干脆选择不活了,我想了想,觉得某种程度上,活着就是赢了。一直顺利的话会让人盲目的认可自己,觉得好多事情都是自己的意志在左右,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好多时候自己只是被选中罢了。我们这次危机,说真的,真是来得又急又猛,之前书上写的那些策略原来都是站在赢面上写的,把竞争对手逼入死角,创造环境,在心理上打败他,废掉他的议价权,这些说起来畅快,但是真的要站在不利局势的那一面才更能体会其中味道。到最后,还不是运气救了我们。人啊,真的不能把自己看得过大。有个词儿叫捧杀,感觉什么事情过度了都不好,容易出问题。别人别捧杀自己,自己也别捧杀自己,活得随性一点儿,姿态适中一点儿,应该更能幸福。”

廖安看着简直有些胡言乱语的梁艺淑,她双手握着水杯,眼神中仍留慌乱,不知道这个坚强的姑娘最近都经历了什么,简直像是要顿悟一样的看开。她不是她,没经历她所经历的,所以不能轻飘飘安慰一句没事的。廖安握了握梁艺淑的手,把菜单递到她跟前,“点点儿吃的,吃饱了睡一觉。”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20G100P6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