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之岛》第四章 天堂狂欢 第三段

——人民文学出版社版本封面封底

听宝爸讲故事,保护视力

——续前(本文内所有图片素材如无注明均来自网络)

“好吧!这孙子钱挺多呀,昨天晚上九点十三分在宁波四星级的新苑宾馆登记住宿,住进314房,一夜没出来过。十点钟,打了个电话,号码是50818412,通话时间一分三十八秒。十二点零六分,叫了一份夜宵,花了三十五元零八毛。十二点四十五分……”

“你能不能快点,拣重要的说!”陆远一边记电话号码一边催促道。

“别急呀!你可不知道,从电脑上查看一个人的行踪是一件多有趣的事儿。”对方不紧不慢,兴趣盎然,可陆远已经急得满头是汗,“十二点四十五分,这孙子又叫了一个小姐到房间里做按摩,真会享福啊!小姐的姓名叫刘芳,工号是十四号,在房间里一直待到凌晨二点半。

“今天上午九点五十八分打电话让总台订去舟山的高速快艇船票,但当天各班次的票都已售完,只好订了下午二点的中巴,车号是浙B58497。新苑宾馆是四星级的宾馆,大概跟交通公司签过约,那辆中巴直接到宾馆门口来接他。十一点四十六分办理了退房手续。这家宾馆大概是通过了ISO管理标准,不仅对顾客服务得很好,而且对不能满足顾客要求的原因也要记录在电脑上,否则我可查不到这么多情况。”

不愧是搞电脑的,逻辑思维能力特别强,说起话来有条有理,而且还把前因后果说得一清二楚,就是太啰嗦!陆远一边想一边用笔记下车牌号,又看了看手表,然后说道:“你可真是个超级黑客!”

——“你可真是个超级黑客!”

“过奖过奖!哈哈,大名鼎鼎的陆远也有被骗的时候!我刚才是骗你的!其实很简单,从上午九点起,我从五星级的宾馆开始挨个儿给宁波的星级宾馆打电话,才打了不到十个电话就找到了这个张宏。我说我的朋友张宏到了宁波,因为有急事儿要找他,不知道他有没有住进来。既然我有张宏的身份证号码,人家也就相信我了,说他昨晚就开了房间。只是这些高级宾馆都要保护客人的隐私,不肯告诉我房间号。既然知道他在新苑宾馆,那后面就好办了。我冒充宾馆服务员一个个房间打进电话,问张宏在不在,终于知道他在314房间。这人接电话的声音可真够阴沉的。当然张宏在房间里干的一切都是我编的,哈哈哈哈……”

陆远听到这儿,哭笑不得,又听他继续往下说:“本来查到他在新苑宾馆314房也可以向你交差了,不过我今天挺空闲的,实在无聊,突然脑袋里灵光一现,吃过午饭后又冒充他的声音给总台打了个电话——这就得用上我新开发的超级仿生音频系统了,本来是给葛老板的家用智能机器人配套使用的,没想到先给您用上了——说要订一张今天下午去广州的机票,想耍他一下。总台小姐的声音真好听,不过听得出有点儿不耐烦,说刚才不是没订到船票,改订了去舟山的中巴了吗?还说中巴下午两点前要来宾馆接他,我当然只好说算了。那小姐又嘱咐我别忘了在宾馆门口等中巴,还一再让我记住中巴的车牌号,服务可真好。嘿!您看,我连张宏的去向也替您查出来了!陆先生,听说您和葛老板的共同的朋友史俊是个非常厉害的侦探,怎么样?我不比他差吧?”

“你——你这也叫黑客?”陆远啼笑皆非,心想但凡是个黑客总有点怪脾气,不过人家终究是帮了自己的忙,都怪自己昨天半夜做黑客做上瘾了,根本就没想到这一招。陆远赶紧说道:“你不做侦探这一行实在是可惜。谢了!哥们儿,回上海请你吃饭!”

“算了吧!您只要不跟人说我那点破事儿,我就谢天谢地了!还有,您可得在葛老板面前多说我几句好话呀!”

小宝一行四人一起沿原路返回,走到岔道口时,发现送他们过来的电瓶车却不见了。小宝看了看地图,知道再往前走差不多十五分钟便可以到达中央大湖。

沿着大路往前走了没多远,眼前又出现了一条岔道,四人突然看见一个小矮个儿正在岔道口背朝着他们,将一块指路牌往路中间的地上一插。木牌上画着一只写着“中央大湖”四个字的手掌,食指指的方向却与地图上画的相反,指向了旁边的岔道。

四人正在诧异,那小矮个儿转过身来。

“匹诺曹!”马莉立刻尖叫起来!

“对不起各位,”匹诺曹发出尖尖的童音,“前面道路正在施工,请各位从这条岔道绕过去。”说完,匹诺曹一低头,便像木头人似的笃、笃、笃地走进了路边的树林。

四人面面相觑,小宝率先开口说道:“别信他的。你们没看见他刚说完话,就低头走了,但我看见他的鼻子忽然长了有两寸!我看过《木偶奇遇记》,他一说谎,鼻子就会变长的!”

“对!所以他永远不会变成真正的小孩!”马莉附和着。

——匹诺曹造型

大头却不以为然说道:“也许他没说谎呢?要不我先去探探路,听见我叫你们,你们再过来。”

马莉连声说好,仨人正好可以歇歇脚,谁让大头昨晚吃了那么多好吃的,他有的是力气。

大头独自一人,走上了岔道。这条岔道两旁的树林里树木长得非常高大。可越往前走,树木变得越来越稀疏,树林里显得空空荡荡的,再仔细看,原来有好些树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推倒了,连根都被拔出来了。大头感到一阵奇怪,这天堂岛怎么还破坏绿化呢?倒是一阵阵的花香袭来,闻起来别提多舒服了。

大头正想叫小宝他们过来,忽然一只小松鼠倏地从他的脚下闪过。说它是松鼠,可它浑身的毛皮却是橘红色的,非常抢眼。大头从没见过这种颜色的松鼠,心中诧异,连忙一个大步赶了上去。那松鼠沿着岔道跳跳蹦蹦地一路往前,还不时地停下来好像在等大头。大头哼哧哼哧地跑了老远,总算赶上了那只松鼠,刚要停下来歇一歇,可那只松鼠又倏地一下钻进了岔道旁的树林。松鼠忽左忽右地跳来蹦去,终于蹲在了一堆落叶上,两只小眼睛骨碌碌地转着,像是在嘲笑大头的笨拙。

——橘红色的松鼠

大头跟了一路也没逮着松鼠,看松鼠终于蹲在那儿不动了,便靠近几步,蹲下身子,然后一发力,扑了上去。

轰的一声,松鼠没逮着,大头却摔了一个狗啃屎!只听咔咔几声,大头摸了一下身体下面,发现身体下面湿漉漉的!原来这堆落叶底下是一个鸟窝,一窝鸟蛋都被大头给压碎了。

“呸!真倒霉!什么鸟这么奇怪,不在树上筑巢,却在地上生蛋,害得我粘了一身蛋黄!”大头气愤愤地站起身,捡起几片干树叶子擦着身体。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巨吼,震得树上的叶子扑簌簌地往下掉。

大头抬头一看,吓得大叫一声:“妈呀!”扭头就往回跑。

一头巨大的怪兽不知从哪儿现出身来,身子几乎有三四层楼高,一颗硕大的脑袋不住地朝两边摇晃着。那脑袋和恐龙的脑袋差不多,嘴巴特别大,一张开就好像可以吞进一辆小汽车,嘴里满是尖牙利齿。巨兽用双掌不停地拍打着胸口,一步就迈出了好几米远,再一伸手,丝毫不见使劲,却又把拦路的树横扫在地。原来刚才见到的横躺在地上的树都是它干的!

大头使出吃奶的劲儿,连滚带爬,擦着那怪兽的大脚掌边总算滚到了岔道上,连忙爬起身,一边喊救命一边朝小宝他们狂奔而去。

此时小宝也已看见了那头怪兽,正要向前去接大头,可那怪兽却停下脚步,大嘴一张,喷出一团烈火,整条岔道顿时燃烧起来。过了一会儿,那怪兽又打了一个喷嚏,把火给灭了,转身钻进了树林,再也看不见了。

——会喷火的哥斯拉

“它——它——它是什——什么玩——玩意儿?”大头结结巴巴,仍然惊魂未定。

“你都吓傻啦!是哥斯拉呀!你不还有它的模型吗?”小宝答道。

“咦!你身上怎么湿乎乎的?还有蛋壳的碎片!”马莉尖叫了一声。

小宝赶紧掏出纸巾,给大头擦身体。小宝擦了两下,突然叫了起来:“胖叔叔,你快来看,这蛋壳上好像有东西!”

葛胖子蹲下身子,仔细一瞧。可不,粘在大头身上的蛋壳碎片上有一粒非常细小的银色珠子,被太阳光一照,亮晶晶的。

“这好像是某种金属,怎么会跑到蛋壳上去了?难道是……”葛胖子皱紧了双眉。

“是什么呀?”孩子们急切地问道。

“我们公司的专家们最近研制出一种纳米生物芯片,植入人体后会发出电波,从理论上说这种芯片如果能跟脑神经连接起来,就可以控制人的意识行为。但要做得这么小,暂时好像还不太可能。”葛胖子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

小宝拍了一下大头的屁股:“没准儿不是蛋壳上的,看你刚才连滚带爬的样子,弄不好是在地上粘上的。我早就说过,匹诺曹鼻子一长,准在说谎,你偏不信。”

舟山!他去舟山干什么?总不会把舍利子送到普陀山观音菩萨那儿去吧!

陆远看了看手表,在心中暗暗盘算起来。两点的车票,从市中心宾馆坐车到北仑港白峰摆渡码头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摆渡需要五十分钟,不算排队等渡轮的时间,最快四点钟就能到达舟山。现在是二点半,白峰码头一向拥堵,得排队等船。如果自己现在包一辆出租车赶过去,也许还有机会追得上那辆中巴,否则就真的没戏可唱了!

陆远不及细想,三步并做两步跑到了候车点,招手要车。

一辆出租车缓缓地驶了过来。瞧那司机慢腾腾的样子,不想挣钱是不是?陆远着急地挥着手。

突然,嘎吱一声,一辆白色桑塔纳猛地从出租车边超出,一个急刹车停在陆远面前。

后面的出租车司机伸出脑袋,破口大骂。

陆远正在诧异,白色普桑的前窗刚一落下,车子里便探出一头长发。

谈丽娜!

没等陆远反应过来,谈丽娜急急地说道:“陆先生,快上车!”

——谈莉娜

后面的司机不停地大骂,不少人围过来要看热闹,陆远赶紧拉开车门上了车。还没坐稳,谈莉娜已经猛踩油门,小车如离弦之箭,迅速离开了机场。

开了没多久,谈丽娜下了车,然后优雅地一摆手说道:“陆先生,久闻您的车技了得,还是您来开吧!”

陆远一边思考着谈丽娜突然出现的原因,一边毫不谦虚地坐到驾驶员位置上,系上了安全带。没过多久,车子就飞快地驶上了前往北仑港白峰码头的高速公路。

“陆先生,您不想问问我是怎么出现在您面前的吗?”谈丽娜略带得意地问道。

“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从华林寺舍利子公展那天就开始盯上了我,晚上躲在寺里一直没出去,也许当时你就在方丈室外偷听并猜测到了整个凶杀的过程,说不定周铁生在跟我换衣服时你不小心发出了声音,结果吓得他拿错了手机。第二天,你又跟踪到医院,看见我逃了出去,我在凉茶铺门口看见的那个身影一定就是你。你也一定在网吧外面守了一夜,又一直跟我上了飞机。在飞机上你为了不让我发现,你在四个洗手间里挨个儿轮流躲藏。下了飞机,我打电话花了点儿时间,你就已经坐上这辆车在外边等我了。这辆车一定是你们《沪江日报》宁波办事处派来接你的。我猜得没错吧?”

陆远说完,猛地往右一打方向盘,一个急刹车把车停在高速公路右侧的安全停车带,转过脸对着谈丽娜:“我只问你两个问题:为什么要一直跟踪我?为什么看见凶杀经过却不去报案?”

“哟!陆先生您别凶嘛!”谈丽娜正眼波流转,笑吟吟地看着陆远,见陆远横眉怒目,才不情愿地回答道,“第一个问题:多次实践证明,只要我跟紧了陆先生,肯定会遇到非同寻常的大事。我又不是第一次跟您了,这次又证明了我的判断没错。第二个问题:我要是同陆先生一起把这个案子破了,可比直接去报告警察过瘾多了。再说,到现在为止,我还一眼都没看见舍利子呢!陆先生,我把车借给您用,您可还没感谢我啊!”

陆远看了看手表,连忙发动汽车,开上了快速行车道。

谈丽娜见陆远一声不吭,只顾开车,又忍不住问道:“陆先生,您这是在追周铁生吧?这就奇怪了,您在网吧里待了一宿,怎么就决定了买机票到宁波,现在又朝码头方向追?您怎么知道周铁生会走这条路呢?”

陆远心想,我现在可没时间跟你瞎啰嗦,再说自己请黑客帮忙的事儿可不能告诉你。

陆远不停地超车,车速表的指针已经打到每小时一百六十公里了。白色普桑已经开始轰轰地抖动起来,陆远不得不放慢车速。

——车速表的指针已经打到每小时一百六十公里了

“陆先生,我知道您对我一直都有成见,可我是吃记者这碗饭的,这可是我的工作啊!”谈丽娜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得让陆远说话,才能了解更多的真相。

“谈小姐,说句心里话,我很佩服你的跟踪技术,居然能一直跟踪我跟到宁波。也许只有史俊才有这种本事,你真应该像他一样去做侦探,比干记者可合适多了。”陆远一边开车一边回答了一句。

“您是说我不配干记者这行当吗?”谈丽娜故意逗着陆远继续说话。

“那倒不是。不过记者也有这行的职业道德。你看,那些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战地记者,揭露了多少战争罪恶和平民痛苦的真相?还有那些做社会新闻的,像不久前揭露劣质奶粉毒害婴儿、失地农民生活窘迫、还有那些高官贪污受贿真相的记者,他们才是真正一流的记者。他们揭露真相,唤醒民众,促进社会健康发展,肩负着舆论监督的社会责任,自己出名与否却并不在乎。不像有些人,不择手段,损人利己,只顾自己名利双收,顺带做点儿锦上添花之事,便大肆炒作。”陆远想起在以前自己与小宝历险过程中谈丽娜的介入经过,又想到这回谈丽娜不向警察说明谁是真凶,却想通过跟踪自己来获得重大内幕消息的行为,便不顾对方颜面地说了起来。

谈丽娜的俏脸一阵红一阵白,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娇声应道:“哎哟!我是做了不少锦上添花之事,可现在是竞争的社会,我们的报纸要不要卖出去?我自己也有一家老小要养活呢,哪像陆先生总是游山玩水,逍遥自在。您是社会名人,怎么能理解我们这些小记者的疾苦呢?”

陆远摇了摇头,居然变成自己的不是了。陆远决定不再答腔,又加大马力向前疾驶。

隔了半晌,谈丽娜又说道:“陆先生,您自己都说我跟踪技术不错,不如把您的计划告诉我,我也许能助您一臂之力呢!”看看陆远不搭理,谈丽娜接着又说:“陆先生要是瞧不起我,就停车把我放下,我打110让警车来接我。”

陆远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把一切都告诉她——不过黑客一节是不能说的,好歹谈丽娜这辆车也派了大用场,“感恩图报”的道理自己还是懂的。

谈丽娜一下子来了劲儿。

——未完待续

【小说连载】十多年前,宝爸在等候小宝出生的时候,突发奇想,写了几个父子历险故事等他长大后看,人民文学出版社随后把这些故事出版成书了(《天坑迷雾》、《天池怪兽》、《天堂之岛》),后来又写了另两本《天童之谜》和《天骨惊魂》。现在都放在这里连载。

我们仨还给父母和孩子们准备了其他很多好看的内容,请添加关注后点击屏幕下方的“栏目说明书”,它会告诉您进入其他栏目(宝爸随笔、佳作赏析、行万里路、异想天开、宝爸讲作文等等)的方法,进入一个富有人文情怀的、充满想象力的空间……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4G0QRBY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