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男色与时间线

01

我前几天把手机上的新浪微博客户端卸载了。之所以卸载它,是因为它总是在推送一些我没有关注,我也不愿意关注的内容。再一点就是,它按照自己的逻辑,随意打乱我微博推送内容的时间线,导致我想看的看不到,我不想看的,它逼着我看。

据说这是大数据测算出来的结果。

我以前对所谓的时间线无感,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时间线,太重要了。

苏小和在微博上写过一段文字:《论人工智能可能会成为人类的灾难》。

他说:

凯恩斯大战哈耶克,最重要的经济学理论之战,自由市场经济与政府计划经济之战,看不见的手与动物精神之战,深深影响20世纪人类经济生活的走向,甚至是政治生活的走向。

正如两个人的经济学趣味,凯恩斯赢得了当时的战争,但长久来看,凯恩斯已经死去,而哈耶克笑到了最后。现在看来,我们的问题意识是,为什么哈耶克最终胜利了,但凯恩斯的经济学体系依然大行其道呢?

原因在于,哈耶克经济学的逻辑起点和基准条件,是对人的尊重,是对人的意义的坚守,而凯恩斯经济学的起点则试图把丰富的不确定性的人性前提条件降低为动物精神。

将人的意义动物化,这是思想史流变上的一个很悠久的传统,大卫休谟从自然主义的进路提出过人的心灵认知与动物无异的观点,达尔文也从演化的角度把人和动物同等看待。凯恩斯不过是这一思想流派的集大成者。

为什么思想家总是要把人的意义拉低到动物精神的层面,因为从科学思维的角度看,人性论和认识论都具有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导致思想家与科学家无法对人的行为展开精确的计算。

但如果思想家们以动物精神界定人性论,则对人的行为的研究就可以立足于一种假想的稳定前提条件,从而使得人的行为,尤其是经济行为可以被设计,被计算。

只有把问题意识推进到这一步,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计划经济的阴影总是挥之不去,为什么总有人对计划经济有着近似于偏执的爱好。

我想说的是,今天正在火热劲头上的人工智能,其假定的基准前提条件,是有限理性。事实上有限理性是一个存在巨大争议的概念,简单说,就是把人的理性界定在可以被数学模型卷入和分析的边界范围之内,从而使得人的理性行为可以数据化,模式化。仔细想想,这其实也是把人的心灵和行为拉低到动物精神层面的一种努力,其中隐含着科学家们对人的行为的一种巨大的计划经济的思路。

所以说,如果仅仅认为人工智能只是人类工具历史上的一次改进,那么人工智能就是有意义的。但如果人类愚蠢到试图通过人工智能改变人类的心灵生活,控制人的行为,甚至试图抵达人类不死的状态,那么人工智能就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灾难。

遗憾的是,我们已经看到,类似于google这样的公司,他们的工程师们为了炒作他们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努力,已经放出了令人惊讶的疯言疯语。所以我是如此热切地等待着,这些年轻的创业家们在自己死去的时候,会为自己无知无畏的言论表达一些忏悔。因为你们,我们,还有他们,不过是人啊。

我把他这段话抄在这里,不是一定认为他对,而是觉得他为我提供了一种认识的思路。

02

斩男色据说是一款口红的颜色,之所以叫斩男色,意思就是女人一旦涂上这个颜色的口红,就可以随意把男人斩落马下,由此可见功力多么非凡。

我最近常常想起前不久去世的TVB主席、邵逸夫的遗孀方逸华女士,据说她当年追随邵逸夫,邵逸夫是有家室的,所以她跟着他到香港来,入境纸上的身份是妾室。

03

飞机关舱门推出后,一大妈从后面坐到前边的空位上来,空姐要她对号入座,大妈赖着不肯,说反正这儿没人坐,为什么不能坐?空姐无可奈何不知所措,旁边一乘客对大妈说:这个座确实是没人,不过等会而发饭的时候这个座也不会发的。于是大妈赶紧坐回去了。

某大都市近郊一大型超市,限定某天早上9点可以免费领两斤鸡蛋,一共500份,领完为止。吸引众多市民前来领取,场面异常火爆,记者在现场采访一喜笑颜开老阿姨,采访中得知,老阿姨为了早点到,打出租车花了27元……

尼采说过一句话:人年轻时,无论是崇拜还是鄙视,都缺乏分寸,善于掌握分寸是生命最大的奖赏。

04

托马斯 曼说:在这样的年龄,生活还没有撞疼我们,责任感和悔恨也还都不敢损伤我们,那时我们还敢于看,敢于听,敢于笑,敢于惊讶,也敢于做梦。

读完这段话,再读北岛《 波兰来客》里的句子,就会觉得特别有意思: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 关于爱情, 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05

一天下课后,五年级的小明屁颠屁颠地跑到成人用品店,嚷嚷着要买个避孕套。

“叔叔,给我拿一个避孕套。”

“……”老板看着小明,递给了他一个。

“叔叔,这个不够大,换一个。”

“……”老板半信半疑的给他换了一个大号的。

“叔叔,这个还不行。”

老板这下怒了,“你才多大点,要那么大的干嘛用?”

小明兴奋地解释到,“我们班要演话剧,我问老师我演什么。老师对我说,‘你演个屌啊……’”

06

一般坐飞机,我都是选靠近过道的位置,为的是进出方便,不被别人挤在里面,因为那样很不舒服。

但有时候选不到靠过道的位置,也会随遇而安,坐在中间,或者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看外面的景色。

有一次早上往北飞,我坐在靠右的位置,阳光从东边照过来,在右边的云层上,形成一个光晕,然后在光晕中间,投射下飞机的阴影,像极了佛教里的佛祖的形象。

我当时看了很久,心里胡思乱想了好久,觉得人的认知,有时候真的很有意思。神是什么,什么是神,很多时候恍恍惚惚。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16G073OS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