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川资本王肇辉:人工智能目前不能够产生高品质内容,文化产业存在工业化机会

2018年1月18日,“NextWorld新生态未来峰会”在北京召开,本次会议邀请了当下最热门的创业风口和投资领域的意见领袖,以思想的共鸣引领变革方向,在这个不断变革、快速迭代的商业时代下,讨论如何抓住机会、如何把握未来。分享2017积攒的经验,斟酌2018预见的趋势,从人工智能、移动应用、新媒体、小程序四大领域总结当下,共谋未来!

论坛上,如川资本创始合伙人王肇辉做了精彩演讲。

过去在做如川一年半的时间中,很多人都来问我说,王肇辉你们做文化投资的是不是都很直观?是不是看到一个创业者过去在某某的娱乐投资或者文化内容公司做过,你们就一下给他钱了?当然背景是非常的重要,但数据也是万万不可少的。

举一个例子,可能在座的很多人都看过《纸牌屋》。《纸牌屋》可能是Netflix过去几年里收视率最高的一部剧,但是这部剧从投资到内容产品的设计都不是拍脑袋而产生的,它其实是一个非常严谨依据与大数据的逻辑,包括用户的一些反馈做出来的决定。因为这部剧其实并不是美国人原创,它是来自于英国大概1992年、1993年一个剧的版本。能不能在20年后复制到美剧的市场?或者这个市场能不能成功?其实在当时Netflix投资这个产品是画问号,但是经过对3000万有效会员数据的跟踪和调查,看到他们有400多万的留言和评论,关于这个剧的讨论,有300多万条关于搜索剧的检索记录,甚至3000多万用户使用什么样的设备登录,在每一个剧的什么环节采用了快进、暂停,这些大数据都非常有清晰的记录。最后,依据大数据的判断,Netflix对这个剧投资了超出几亿美金的额度,做出了大家后来看到的结果。

如川成立一年半,是一家比较小的投资基金,但是成立一年半的时间里也得到了来自创新工场、红杉、真格等各位耳熟能详的一些代表性机构作为LP给我们的支持。另外像陈可辛导演、韩寒也是我们的个人LP,为什么?因为他们都非常看好内容投资的方向。

下面,我花五六分钟的时间,讲一下为什么认为文化投资在现在的一个白热化竞争中下,在红海的阶段还是有机会的?我们有如川自己的投资逻辑。

第一,在文化传播变化上催生了新的形态和内容。我是70后,可能在我小的时候,传播方式是典型的点对多的传播,大家每天跟周围人讨论的都是来自于昨天晚上的电视节目播的什么,今天早上的广播、今天早上的报纸说的什么,是典型的矩阵传播。所以那种信息是相对单一、没有交互的传播方式,而在当时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业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没有所谓的社群,BBS或者其他沟通的渠道让大家不断的发酵自己的观点,所以传播目前看起来是相对单调的。但是后来当有了互联网,当移动互联网在2009年、2010年发生了爆发式的增长之后,我们觉得大家开始形成了图二的方式,就是在小的局域范畴里产生了多轮的交叉,深度的讨论。这种传播带来的好处是什么?可能在过去的传播当中发生的交互,在这个过程当中新的媒体和新的平台都会带来新的内容和想象的可能性。

举例一,过去大家从传统电视台到网络平台再到后来的短视频再到后来的长视频,不断的在过去时间轴里出现。甚至在已经出现很多视频平台的情况下,还是出现了bilibili亚文化的社区,这是刚才讲到的是随着技术和社交媒介的迭代产生的方式。当然这个过程中像斗鱼、抖音和快手应运而生的。当然很多人觉得已经有了快手和好多短视频品牌,是不是这个市场没有机会了?但还是在今日头条的孵化下出现了抖音的产品。可以看到不断的迭代是随着传播升级发生,产生了很多过去想象力并没有的产品。甚至像快看这样的垂直和过去认为小众的,现在都成为市场中非常有影响力的独角兽公司。

举例二,还有一个典型的例子,过去大家觉得媒体人或者是脱口秀的人,怎么可以独立撑起来一个公司?但是我觉得罗振宇、李翔、吴晓波,甚至是高晓松,在过去他从来没有想过他是一个作曲、作词出身,最后会随着互联网的迭代,甚至在视频平台对强内容的需求下产生了《小说》非常受欢迎的产品,这代表着用户已经出现了多层次的细分,只要高品质的内容,只要符合他们兴趣爱好的内容都会去不断的为自己的兴趣去付费、去买单。

第二,主流人群的审美和兴趣的迁移。非常清晰的可以看到60、70、80和90后的差异。

第一个时代是60后,60后是典型物质匮乏的阶段,在温饱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你去跟他谈文化、谈娱乐、谈内容,他们是顾不上的,他们还在想下一顿饭,家里的钱还够不够吃,我还有多少余粮?可以吃多久?那个时代整个文化内容是相对单调,甚至都用了黑白色来代表这个时代的一些记忆。 第二个时代是70后,我们这个时代开始接受港台文化的融入,小虎队、邓丽君,包括中国本土的第五代导演也开始在这个时候创作新的非常有趣的本土文化内容。 第三个时代是80后,伴随着互联网的诞生和成年是同一个时间轴,这个时候像日本的一些动漫文化,包括像韩寒、郭敬明这一批80后的作家都开始在这个时间区间出现。他们已经不太认可60后、70后的这种文化特点,他们有自己的追求。第四个时代是90后,他们的成年历程是跟移动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他们在手机使用的便捷性上,在支付习惯的养成上都比前几代好几个倍数。

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可以看到很多90后自己独有的社区和自己喜爱的一些人物形象,甚至过去认为虚拟形象的存在都在90后非常的受欢迎。

这是我的团队帮我汇总的一张词,我是70后,我的团队是88、89后的一批人,要了解这批人的文化喜好就要了解他们活跃在什么社区里,他们使用什么样的行话在交流和在互动,这一页词语是手游里边很多90后、95后经常社交的一些交互词汇。像欧皇是指在游戏过程当中运气非常好,像欧洲皇室一样,当然避免种族歧视放像非洲酋长的脸色非常不好。

90后的人群画像,我们也做了一个数据的统计,可以清晰地看到动漫和游戏,这两个品类在95后人群的渗透率非常非常的高,甚至高出几倍。我们为什么跟徐欢也有比较多的交流?因为我们的投资团队在做很多游戏领域的投资或者动漫领域的投资,也会从七麦的产品里去了解一些更深层次的数据,作为我们的投资依据之一。所以这一页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他们对付费的接受,对游戏和动漫的喜好,并且是非常愿意沉浸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可能70后还愿意照顾大家的感受,90后说我为自己而活,我只在乎我和我这个圈子里的人是怎么想。所以文化的延伸肯定跟不同时代人的喜好和个性是有关的。这是我刚才前面讲的70、80和90后的区别,网生的一代对互联网的依赖是骨肉相连的状态。

第三,中国的文化娱乐产业,虽然在过去的20年已经取得了非常漂亮的波峰式增长,但是我们认为后来还是有非常好的工业化机会。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我们在NBA、在漫威,在美国好莱坞的工业体系当中,甚至是在日本和韩国的演艺体系当中,看到了非常扎实的工业化模板。因为他们在过去的30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轴里,与我们摸索的经验更为丰富。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不展开了,NBA和漫威给大家带来精神内核上的刺激和长久的影响力。其实现在在电影院里已经看到了这个结果,也就是漫威出一个片子,可能所有的年轻人会连续的追几部,这就是精神内核的刺激,这也是工业化和内容产业结合的一个重要成果。所以我们觉得中国现在还没有到波峰的位置,如果能够很好的借鉴和参考NBA、好莱坞或者日韩的工业化体系,我们觉得还是有很大增长的可能性。

第四,开复老师不断的倡导人工智能在未来的时间窗口领域里,给大家带来的一个巨大的便捷性和整个生活方式的改变,我觉得这正好是文化内容的一个机会。因为大量的人工智能会解放掉我们的时间和精力,被解放的时间用什么来填补?从政治政权的角度来讲,大量的闲置人口带来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是不好的。从文化投资领域是不是应该做更多、更优质的文化内容去迎和他们的需求,去满足他们对创造力、想象力和情感力的一种渴望?而这些都是人工智能目前不可能产生高品质内容的一个现状。所以这也是我们做文化投资的一个驱动和动力所在。我们觉得人工智能伴随着高需求的文化内容。

这是过去一年半时间里投资的一部分项目。收个尾,未来我们还是会依赖于七麦数据给我们提供的很多参考,希望把七麦作为我们投资决策的一个重要依据,在我们例会上能够有几页PPT是来自七麦数据给我们提供非常重要的参考和决策依据。

谢谢!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8C0AZ7C00?refer=cp_1026

同媒体快讯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