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工具
TVP
写文章

Zoom中国“大撤退”一年后,竞争者不断,市值缩水,昔日巨头终落寞?

去年 5 月中旬,视频会议公司 Zoom 正式停止中国个人用户注册,随后逐渐消失在中国市场。

Zoom 撤出中国市场一年

2020 年 5 月 19 日早,据《日经亚洲评论》消息,视频会议公司 Zoom 已经停止中国个人用户注册,免费的个人用户将不能在 Zoom 上主持会议,但仍然可以加入会议,只有付费企业帐户和在截止日期(2020 年 5 月 1 日)之前升级到付费帐户的个人才能主持会议。此后,Zoom 逐渐消失在中国市场。

目前,Zoom 从中国撤退时间已有一年。这一年中,Zoom 不仅面临来自美方的指责,更有众多竞争者向其发出挑战,忧患之下,Zoom 的优势正在逐渐减弱。

资料显示,Zoom 由中国移民袁征创办,总部位于美国加州,是一家美国本土公司。2013 年,美国风投企业 Qualcomm Ventures 和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分别注资 600 万美元和 650 万美元,完成了 Zoom 的 A、B 两轮融资。2015 年,美国著名风投 Emergence Capital 对 Zoom 进行了 3000 万美元的融资。2017 年初,红杉资本完成了对 Zoom 的 1 亿美元 D 轮融资。红杉资本发言人曾表示,多年来视频会议行业都没有一款真正受用户欢迎的产品,直到 Zoom 出现。2019 年,Zoom 正式在纳斯达克上市。

2020 年,受疫情影响,Zoom 的用户规模达到新高度,一时风头无两。同年 5 月,Zoom 以 9460 万次下载量位列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下载榜亚军,是 2019 年同期的 43 倍,仅次于 TikTok。财报显示,Zoom 2020 年第一财季总营收为 3.28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 1.22 亿美元相比增长 169%;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 2700 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 20 万美元相比增长 134 倍。

营收实现急速增长的同时,Zoom 也集中爆发了一波安全问题。2020 年 4 月,Zoom 被爆出通过位于中国境内的服务器发送通话信号,这引发了人们对于安全性的担忧。同年 6 月份,Zoom 因遵循中国政府的请求关闭一个涉及政治活动的账号,再次被外界猛烈批评。结合当时中美紧张的双边关系和美国政府对华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即使袁征多次强调 Zoom 是一家美国公司,或许碍于其华裔身份,Zoom 都会是美国监管机构的重点“关注对象”。

另一方面,Zoom 也从未缺少过竞争者。在 Zoom“现象级”爆红后,Facebook、微软、Telegram 等企业纷纷推出相关产品或调整产品功能与其争夺市场。美国的视频会议垂直类企业去年一度达到了 200 多家,目标客户涵盖了销售、健身和医疗等行业。

数据显示,截至 2021 年 3 月,Zoom 的全球市场份额为 54%,是 Google Meets/Hangouts(合计 23%)和微软 Teams/Skype(合计 21%)的两倍多。但在竞争者的猛烈攻击下,Zoom 危机四伏。据猛兽财经报道,当前,Zoom 的两个护城河(便宜的价格和创新的架构)正面临威胁,除非出现颠覆性的新视频通信模式,否则谷歌和微软(MSFT)将继续通过其强大的平台和生态系统,一步步吞噬掉 Zoom 的市场份额。

危机之下,Zoom 股价正在一路下滑,目前已从去年 10 月 560 美元每股高点跌至 316 美元每股,市值缩水近一半。

繁荣的中国视频会议市场

国外视频会议市场竞争激烈,国内也从不缺少参与者。此前业内人士章熙(化名)向 InfoQ 介绍到,中国市场上的视频会议应用大概可以分三种:以华为、中兴、小鱼易连等为代表的基于硬件的 HaaS 解决方案类产品;以 Zoom 为代表的基于软件的 SaaS 解决方案类产品和以腾讯、阿里为代表的基于平台的 PaaS 类产品。

Zoom 撤出后,国内视频会议平台百花齐放。其中,腾讯选择了大厂们的一贯思路:做生态。腾讯会议明确表示不会做硬件,但在邀请音视频集成商、行业应用集成商、企业 IT 的服务商、代理商一起建立生态。阿里除了手握“爆款”钉钉外,去年 4 月份又推出了阿里云会议对标 Zoom 和腾讯会议。而字节跳动也手握飞书,抢滩在线办公领域。

有因信息的创始人兼 CEO 张锋曾告诉 InfoQ,巨头们入局虽然带来了竞争,但最大的压力并不来自这些大厂。

张锋认为,现在腾讯会议、飞书等功能很简单,大多是为了迅速占有市场而推出的“标准化”产品,虽然满足了一定用户需求,但一旦深入使用就会发现缺失很多功能。这会激发用户去寻找覆盖功能更多的产品,而这恰恰是垂直类企业的优势。垂直企业的产品不仅可以提供视频会议,还可以跟用户系统打通,融合直播、问卷、打卡等更多功能,使用场景更丰富。

腾讯、阿里们的优势是底层开发能力,这是垂直企业没有的。但垂直企业拥有的服务能力也是巨头们不具备的。大厂们的市场太大,很难服务好用户。市场上的小客户很多,但要求低、付费意愿少,大客户预算充足,但定制化要求高,大厂们目前无法满足。“所以,业务层上其实应该交给更多垂直企业去做。”张锋说道。

在张锋看来,国外比国内更注重安全隐私,但国内外的视频会议市场并没有不同。“这个市场才刚刚开始,需求还在。巨头们的涌入为市场带来了热度和投资,这对整个行业来说是好的。随着 5G 等技术的发展,以后会越来越好。”张锋说道。

数据显示,2018 年我国视频会议市场规模约 155.6 亿元,预计今年市场规模达 350 亿元,2022 年,市场规模将达到 445.7 亿元。

参考链接:

https://www.infoq.cn/article/i1Ty0tberc8yaSBXArZQ

https://www.infoq.cn/article/lRRMRzou5ShfEiYpSNKp

https://www.infoq.cn/article/jxcLUeGsZIIsos2RaCBO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AE9SIOI0539IH2T.html

  • 发表于:
  • 本文为 InfoQ 中文站特供稿件
  • 首发地址https://www.infoq.cn/article/IT9dfDWbk6i9bIpdh27c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