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就到账的“救命钱”!富阳大数据带来新希望!

今年刚50岁的富阳银湖街道杜墓村人林小花没有想到,一场突入起来的大病,让原本平静的日子一下子跌入“冰窖”:今年年初,她被查出患乳腺癌三期。半年多,医疗费用光自费部分就花了7万元。

作为全部收入来源的小吃店,转让了;正在上大四的儿子,学费迟迟没有着落;亲戚朋友那里,能借钱的都已经借了一遍……在一家人几乎陷入绝望时,一笔3万元的救助款,“意外”打进了她的社保账户。

林小花是富阳“一站式救助”的帮扶对象之一。这套今年初试运行的新系统,利用大数据分析,主动发现并帮助最需要救助人。截至目前,富阳已有100多户困难家庭得到了救助。

富阳“一站式救助”帮扶对象的申请表

富阳“一站式救助”平台页面

无需申请就到账的“救命钱”

走进杜墓村,很容易就能找到林小花的家。从外表看,这幢建造不到10年的两层半白色小楼里,似乎住着一户小康人家。但只有真正走进去了,才能真正体会到门内所面临的困境——一楼,近30平方米的客厅,只放着两张木质长凳;二楼,夫妻俩卧室里的电视机已经用了快20年;儿子的房间里,连一件家具都没有。“本来打算等儿子毕业后装修一下,等他找女朋友了就能结婚,没想到……”林小花叹了口气。

此前,林小花夫妇俩在数公里以外的受降镇上经营小吃铺,从早忙到晚,很少回家。如果不是银湖街道干部宋潇然,连村里都不知道林小花的病情。今年7月,宋潇然在“一站式救助”系统中,发现了林小花的医保自费部分飙升。让林小花感动的是,这位和她儿子年纪相仿的小姑娘,无论烈日当空还是大雨倾盆,连着三次登门,签字、填表、收集单据……不用主动申请,无需东奔西走,林小花不仅得到了3万元的一次性救助,下月起,她们一家还能得到每月1800多元的低保补助。

“如果没有你们,日子都不知道怎么过下去。” 见到宋潇然,林小花又一次湿了眼眶。“林阿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像往常一样,宋潇然鼓励着林小花,眼神温柔而坚定。

在富阳,“一站式救助”平台正不断搜索林小花这样的困难家庭,并施以援手。

“难受的时候,就拿出这些短信看看。”在富阳胥口镇金慈村村民邵国良手机中,一直保存着几条短信:7月28日,入账1836元;7月15日,入账3500元……开始,邵国良甚至以为,钱转错了。一问才明白,这些总额超过3万元的款项,都是来自民政系统的帮扶款。

今年3月,邵国良的妻子做了第二次开颅手术,自费部分达到8万元,他被及时纳入了“一站式救助”平台的预警模块。胥口镇社会事务办副主任程红苗发现了邵国良一家的困境。她一次又一次登门,帮助一家人办好所有补助申报手续。“连饭都没有留下来吃过一口,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她。”邵国良的妻子王于侠说。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东洲、发生在胥口,发生在富阳的每一个角落。突然陷入困难的家庭,首先迎来的“知情人”,不是亲朋好友,而是民政干部。而经过一趟又一趟地上门,核实家庭情况,填写申报材料,复印话费单据……干部与困难家庭之前,建立了深厚的情谊,从此,他们之间以“姐妹”、“兄弟”相称的并不少见。

邵国良一家

“大数据”带来新希望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今年以来,富阳区的“一站式救助”平台已打通民政、社保、卫计、残联、红会、教育等14个部门数据,实现了对于返贫家庭的动态监测与预警。“截至10月底,该平台已发出预警近600次,100多户困难家庭及时获得了救助。”富阳区民政局局长汪轶平告诉记者。

“历年数据显示,因病致(返)贫的支出型贫困家庭占比达75%以上。抓住返贫的病灶,就是抓住了精准帮扶的关键。”富阳区民政局救灾救济科科长方菊芬说,对于困难家庭的救助,这套系统的最大优势是“主动”——

“过去,困难家庭想要获得救助,往往需要先申报,还要填写一大堆材料,费时费力。而在‘一站式救助’平台,一旦有人医保自费部分超过3万元,系统就会报警。接下来,富阳各乡镇、街道的民政工作人员就会主动联系,核实情况并施以援手,这能够最大程度避免因病致(返)贫的情况出现。”

“有了这个系统,我们的工作一下子有了方向。”富阳永昌镇社会事务办主任吴金萍告诉记者。这位年轻的民政工作者,之前遇到最大的问题,是她难以精准地发现“谁家真正遇到了麻烦”。“在农村,很多家庭有人生了大病,首先冒出的想法是瞒着,除非万不得已,绝不麻烦乡亲。”当她走进困难家庭的那一刻,很多困难户的第一反应是:你怎么知道我们家有人得了大病?

如今,不少富阳乡镇、街道的民政干部,每天上班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开“一站式救助”平台,查找有没有新增的困难家庭。吴金萍告诉记者,今年她已接到21起预警,成功“找”到并帮助了5户困难家庭。其中,有因为意外跌倒久卧在床的,也有突发精神疾病的困难户。

“永昌镇青何村有一位老党员,平时体弱多病。但在大家眼中,算不上最需要帮助的人。他自己觉悟很高,也没有主动申请救助。我们通过‘一站式救助’平台,才发现他的一年的医药费用已经超过5万元,并把他列入困难家庭救助范畴。放在过去,这样的情况几乎都会被遗漏。” 吴金萍说。

“一站式救助”平台,也让各个相关部门的救助工作更精准有效。

富阳区残疾人联合会副理事长盛其平说,富阳有1.4万多名残疾人,每年通过残联发放6大类补助。以往每年10月,残联都要从民政局调取残疾人的纸质资料,30多个工作人员忙碌数月才能完成信息核对,不仅费时费力,还时常发生错误。“如今有了一站式救助平台,不仅基本做到零差错,信息核对也从一年一次提升到了即时更新,发放补助更及时。”

富阳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朗军民说,通过“一站式救助平台”的信息,富阳红十字会扩大了多个专项医疗救助范围。以帮助器脏移植病人的专项基金为例,今年惠及人数有望增加30%以上。

程红梅手中的帮扶对象名单

来源:浙江日报 富阳民政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20B0DV2Z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

年度创作总结 领取年终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