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云计算走出特色:上层建筑决定数字化基底

2022年1月,《求是》杂志一篇“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文章指出,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经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二,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但在另一方面,同世界数字经济大国、强国相比,我国数字经济大而不强、快而不优。无疑,2022年,中国云计算市场面临重大转折,这就是数字经济由大到强的高质量发展之战。

在重大转折的时刻,中国云计算产业将要做出自己的选择:找到有特色的中国云计算之路。

要找出一条路来,就要告别简单模仿。疫情为中国云服务商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机遇,特别是中国经济率先在疫情中恢复,北京成为“双奥”之城更进一步提振了市场的信心。而中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这更是百年一遇的历史性机遇。伴随中国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再向前迈进的总攻,中国云计算产业将再一次获得“浴火重生”的机会。

有特色的中国云计算

先说技术。过去十多年,中国云厂商一直在模仿亚马逊等国际互联网大厂的云计算模式,这在中国云计算发展的初期是正确的选择。早在2013年微软在华发布Azure技术预览的时候,当时以阿里云为代表的中国云厂商刚实现了5000台服务器集群规模,而当时的微软云就已经突破了百万台服务器规模。可以说,中国云厂商一直在学习和追赶全球云厂商的脚步。

然而,到了2017年华为云BU成立的时候,全球面临着深刻的数字治理变革。以2016年的《G20数字经济发展合作倡议》和G7的“网络空间原则与行动宣言”数字议题为代表,数字基础设施在参加全球治理的同时,也在重塑全球治理的规则和方式。UNCTAD联合国贸发会议的研究发现,全球前100大数字平台企业中有41家位于美洲国家,对应的市值占比达到67%。

显然,中国需要自己的数字平台和数字平台企业。自2017年以后,中国逐渐走了自己特色的云计算之路,而不再是单纯对标海外云服务商。这一方面是全球数字治理大变局的深刻时代背景,另一方面是中国互联网产业走出了自己的节奏,以双11为代表的中国消费节达到了全球前所未有的规模,带动了物流、零售、金融、服务等一系列产业巨变。

不为人注意的是,中国的数字政府建设也取得了显著成绩。近年来,中国政务信息化的国际排名一直在快速稳步上升。而数字政府又与中国的城市化发展息息相关。2021年,上海和北京两大城市的GDP超过了4万亿,与纽约、东京、洛杉矶、伦敦等处于同一阵营,领先于瑞典、以色列、新加坡等诸多经济体。这为中国云服务商们提供了独一无二的应用场景。

更不用说健康码,这一疫情期间的中国特色应用。根据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止2020年底的疫情期间,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推出“防疫健康码”,累计申领近9亿人,使用次数超过400亿人次。健康码更推动了中国各地电子政务建设的新浪潮,以及进一步打通全国数据库、全国一码通的数字化要求。这些,都走在了全球的前列。

中国云应用走向纵深

在中国云计算厂商走上有中国特色赛道的时候,中国的云计算应用已经向纵深进行转换。所谓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相结合,就是用数字技术变革商业的真正核心,也就是商业背后的组织变革和人事变革。这实际上,才是整个云应用的核心所在。

如何“破旧立新”?这是摆在云计算厂商面前的一道难关。

2022年初,钛媒体一篇《西安一码通“崩溃”调查:一场系统性失灵的数字政府再思考》,见证了“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正在整个云计算和云应用领域普遍发生。

虽然是“一码通”这样普通百姓眼中的高大上项目,但在项目执行的过程中,仍然与传统系统集成项目一样,以招标形式分包给近十家科技公司,其中包括阿里云、西安东软、安恒信息、美林数据、启明星辰等大名鼎鼎的厂商。然而,在西安一码通两次崩溃后,也把云应用拉下了“神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天的5G发展,与云计算发展有着相似的情况。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副理事长、秘书长闻库在一次行业研讨中指出:5G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目前看来发展5G的工作量很大,不像移动通信那么快,大家说的“无用论”,主要是没有看见立竿见影的效果。他认为,5G面临的较大挑战是商业模式。这就像当年的计算机行业,制造商会认为自己的设备、软件很好,但计算机和企业应用之间,总是存在着鸿沟,于是就出现了系统集成商这种角色。

系统集成商这样一个在云计算第一个十年中被边缘化的角色,在云应用向行业纵深挺进的过程中,又再次获得新生。自从出现了以AWS亚马逊云科技为代表的云平台之后,似乎业界都认为云平台能够包揽一切,以前信息技术时代的系统集成商等所谓“渠道”在一夜之间都失去了价值。然而,在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相融合的过程中,系统集成商以其深厚的行业和企业知识,以及在地方的人脉和打通关系的能力,成为了“两化”融合的关键力量。

这又不得不提到IBM这个老牌系统集成商。2021年,IBM经历了史上又一次重大拆分,将109岁的“蓝色巨人”拆分成两家上市公司,一家主营基础设施托管服务,一家主营云与AI等软件以及咨询业务。而IBM咨询业务就包括了典型的系统集成业务,当然还包括更为高端的战略咨询业务,但最终落地的系统集成业务才是IBM的根基,简单说就是打通业务与技术之间的鸿沟。

2021年12月7日,中海油采办业务管理与交易系统发布的公告显示,在“勘探开发数据管理与运营规划”项目中,腾讯云以0元拿下该项目,确定中标人理由是“综合评定第一”。

显然,石油勘探领域这样一个偏门行业,肯定不是腾讯或腾讯云的主场,但腾讯云仍然愿意以“0元中标”,说明云厂商想将自己变身为系统集成商的迫切性。但是在政企领域,类似西安一码通的多家招投标、多家中标、多家联合建设模式,已经是难以更改的事实,云计算厂商唯有与系统集成商携手合作,才能打通云应用的行业纵深之战。

在2021年的IT价值峰会上,钛媒体发布了针对60余家大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调查结果,排在“企业数字化转型目的”第一位的“降本增效”以及“企业在当前数字化转型中的存在哪些难点”第一位的“企业高层领导对数字化的理解和领导力不足”,就凸显了政企市场与互联网市场的巨大差异。

传统企业没有建立“数商”,即对数字化的商业理解,这是接下来行业纵深的最大挑战。但与互联网企业技术布道不同的是,传统企业需要云厂商面对面的沟通和交流,而这正是系统集成商的优势。

对于云厂商来说,如果不能做IBM,就与IBM合作。

依托云平台的新IT服务

经历了2021年十四五规划之年的调整,2022年中国云计算市场的新演进路线已经开始清晰,这就是强力推动云计算等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相结合,让数字经济不仅是新经济增长点,更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的支点。这个新的支点,就是新IT服务。

虽然IBM是IT服务的行业龙头,但今天的IBM显然遭遇了公有云的打击。业界人士认为,华为正在走出一条云时代的新IBM之路,有相似之处却又不尽相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21年5月,张平安上任华为云CEO一职,找到了互联网这个赛道的新演进路线,就是“云云协同”。

简单理解就是打通华为云和华为终端云,通过统一账号体验、统一应用开发体验、统一应用分发及运营体验,加速互联网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云云协同”的效果也很明显,此前有50%的互联网TOP50公司是华为云的客户,2021下半年达到80%,还有更多互联网企业,走在了云云协同共创的道路上。

而在政企赛道,华为云在基础设施即服务的基础上,提出了技术即服务和经验即服务两个新演进路线。技术即服务,就是把华为每年1300亿研发投资的技术成果,源源不断通过云服务对外输出。经验即服务,就是华为期望将华为云上行业头部客户的技术方案和经验,源源不断通过云服务向行业复制和扩散。在技术即服务领域,华为云率先推出三条“流水线”:数字内容生产线、AI开发流水线和软件开发流水线。

华为云期望通过云平台,将IT服务转换为自动化的流程和服务,再加上组建的行业团队以及广大的合作伙伴队伍,打开政企数字化赛道的巨大空间。这是一条全新的道路,能不能成功要看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和地利已经都有了:十四五国家政策陆续出台、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拉动行业高精尖发展、中国有全球最丰富的数字经济场景。

最后,归结到“人和”。所有的商业问题,到最后都是人的问题,数字商业也不例外。这才是2022及之后中国云计算市场的真正转折点:科技的转型问题已经解决或是已经有了解决方案,而人的转型问题才刚刚开始。

无论是阿里云、腾讯云服务团队的下沉,还是华为已有服务和咨询能力的转型,都试图在解决人的问题,这是政企数字化的关键。走出“新IT服务”之路,是摆在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等云计算大厂面前的“浴火重生”之路。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www.tmtpost.com/5992519.html?rss=qcloud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