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法成为「网红」的社交 App,被年轻人挤爆了

摘要

社交媒体的「尽头」,是「真实」?

作者 | 鱼三隹

编辑 | 靖宇

「我认为 Instagram 对我而言并不健康。」

今年 1 月,美国女演员、奥斯卡得主雷吉娜·金年仅 26 岁的儿子小伊恩·亚历山大自杀身亡,在去世前一周的推特上,伊恩写下了上述文字。

虽然伊恩的离开可能与社交媒体并无关联,但这句简短的「抱怨」背后,客观存在的问题是:追求完美与精致的社交媒体逐渐成为一种压力。

社交媒体的初衷是赋予个体表达自我的舞台,借助这个舞台每个人都可以与世界上其他的人产生联系、增进情感,个人的存在感和影响力因此而提升。

如今,因果却倒置了。

当人们开始将提升个人影响力作为使用社交媒体的核心目的,生活就沦为了工具,为了营造更受欢迎的人设,精心挑选拍摄角度,无休止地 P 图,反反复复修改文案内容……越来越多的人想要挤进社交舞台的中央,为此不惜「捏造」自己的生活,戴上沉重的面具。

总有人会因承受不住压力而反抗。

BeReal 宣传页 | Apple App Store

BeReal 由法国人亚历克斯 · 巴雷亚特和凯文 · 佩罗在 2020 年 1 月创立,该应用没有滤镜、要求实时拍摄,也没有点赞功能,目的就是向线上的「虚伪世界」宣战。

经过两年多的发展,BeReal 在今年年初迎来了用户爆发。

应用数据平台 data.ai 的报告显示,2022 年第一季度,BeReal 在美国、英国和法国的下载量排名第四,仅次于 Instagram、Snapchat 和 Pinterest。根据 Apptopia 的数据,自年初以来,BeReal 的每月活跃用户增加了 315%。

据悉,BeReal 近期将进行 B 轮融资,由 DST Global 牵头,估值有望从 A 轮的 1.5 亿美元提升至 6.3 亿美元。

放下伪装,追求真实的社交浪潮正在兴起。

卸下「面具」

创始人之一的亚历克斯 · 巴雷亚特曾在 GoPro 公司担任影像制作,见证过许多网红的诞生,十分了解人们如何在社交媒体上塑造自身形象的他,反而萌生了帮助人们「卸下面具」的想法。

BeReal 的用户每天会在一个随机的时刻被系统通知,手机通知灯开始闪烁之后的两分钟内,是「Time to BeReal」,用户可以借助这两分钟向自己的朋友展示当下最真实的自己。系统会同时打开用户的前置与后置摄像头,拍下用户的自拍以及周围的环境。

BeReal 会在随机的两分钟内拍下用户自拍以及所处环境 | BeReal YouTube

如果错过了这两分钟,用户依旧可以在之后自行上传图片,但是应用会显示出该照片迟发的时间。

应用中没有内置滤镜和修改功能,用户没有办法对图片进行调整,只能发送原图,因此 BeReal 的画风相比其他社交应用,可谓「朴实无华」。

年轻女孩儿在对着电脑观看 Netflix 剧集、有人穿着睡衣懒洋洋地瘫在床上、学生党正在上课、情侣在清晨一起做早餐……没有 Instagram 里用心打磨过的精致面孔,BeReal 呈现的大部分都是素面朝天的普通样貌以及生活化的环境场景。

BeReal 的画风十分生活化 |Errin Mathieson、Ben Goggin,NBC News

此外,只有上传过自己的照片之后,才能看到朋友的动态,当每个用户都参与进来,平等的暴露自己的平凡或是缺陷时,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能放下防备,向关注者展露更真实的自己。

与其他社交应用的另一个显著不同是,BeReal 没有点赞功能

RealMojis 功能可以将朋友的心情自拍显示在桌面上 | BeReal Twitter

如果想要与朋友们进行互动,可以通过「RealMojis」功能,发送自己拍摄的 emoji 真人表情包给予朋友回应。以心情自拍作为回应的方式无疑增添了「面对面」互动的感觉,能更直观地表达对于朋友动态的反应。

朋友发送的心情自拍还可以通过桌面小组件添加至手机桌面,时刻都能看到。

「反美学」社交

BeReal 提供的这种宽松氛围十分必要。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费斯汀格提出的社会比较理论曾指出,人们具有通过与他人进行比较从而确认自身观念与能力的倾向。

社交媒体的兴起加速了这种比较。

人们可以一边分享自己的生活,一边观察他人生活,社交媒体将个人表达置于一个庞大的互动环境中,在与他人进行互动的过程中不断审视自己。点赞、评论、转发等功能更是增添了一系列可量化的指标,时刻向人们反馈外界看法,无形中驱使着人们调整自身行为、修饰个人形象,以迎合所在应用的氛围与喜好。

这无疑是巨大的压力,年轻的 Z 世代已经对无休止的「伪装」感到厌倦。

根据金融服务公司 Piper Sandler 在 2021 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 22% 的青少年表示 Instagram 是他们最喜欢的社交平台,与之相对的应的是,在 2015 年的调查中这一数字是 33%。不到十年的时间里,Instagram 在青少年心中的好评数下降了 10%。

青少年逐渐抛弃 Instagram | Elise Wrabetz,NBC News

青少年呼唤社交应用的变革,BeReal 恰好带来了一场「反美学」社交的浪潮。

《打破互联网:追求影响力》一书的作者奥利维亚•亚洛普认为,反美学的社交是「反对完美主义,追求更原始、更真实、更未加过滤的事物,反对社交媒体文化的虚假与不真实性」。

在过去追求完美的压力下,个体没有表达脆弱的空间,也没有犯错的空间,但新一代的社交应用应该允许人们展示真实的状态、人际关系与脆弱,只有放下伪装,才能体现出社交原本的亲密性。

这是 BeReal 正在做出的尝试,去掉点赞、转发等功能的 BeReal 试图营造出一个无需比较、没有「竞争」氛围的社交环境。

「如果你想成为网红,你可以留在 TikTok 和 Instagram 上,因为 BeReal 不会让你出名。」BeReal 在 App Store 的描述如此写道。

不以提升个人影响力为目的,反而回归了社交的原本的意义。

BeReal 的神奇之处在于,它只是捕捉并记录下你生活中的偶然一瞬,不需要你为之付出过多的精力,但却让人意识到许多普通的日常时刻也能增进和朋友的关系。生活就是由许多不起眼的小事儿构成的,意识到这一点,就不会再在无谓的比较、攀比中浪费时间。

买不来的真实

BeReal 不是唯一一个主张追求真实的社交应用。

去年年初,同样是无滤镜、无 P 图的社交应用 Dispo 也曾俘获了一大批年轻用户的心。去年上线的 Poparazzi 则是一款无法自拍,只能由朋友帮忙拍照片上传的社交应用,以鼓励大家线下社交。

同样反美学的社交应用 Dispo | Apple App Store

瞄准新一代年轻人社交需求的「反美学」社交应用近年来遍地开花,但这类应用的生命周期也普遍如花期般短暂。

Poparazzi 曾在上线当天就登上美国免费应用排行榜榜首,但如今却早已跌至 90 名开外;Dispo 在凭借邀请制的传播短暂走红后,如今也鲜有人再提起。

因此这次 BeReal 的生命力究竟如何,依旧不好说。

虽然 BeReal 认为应用下载量的爆发式增长来自于产品自身的魅力,但TechCrunch 的报道认为如此快速的增长通常是靠广告营销才能达成,不太可能只是依靠自然增长。

布朗大学学生报的报道也指出 BeReal 曾经花 30 美元请在校生发布推广文章,如果学生下载 App 并撰写评论则可以获得 50 美元。

此外 BeReal 还在今年 1 月发起了一项「校园大使」计划,意在借助学生的力量宣传自家应用。校园大使会组织发放免费饮料等一系列活动招募新用户,据 BeReal 网站介绍,校园大使计划会从 1 月持续到 6 月。

砸钱换取用户增长无可厚非,但更重要的问题是,砸钱能换来持续的真实吗?还是只吹起了一阵短暂的时尚?

随着大量用户涌入 BeReal,应用中到处充斥着杂乱、琐碎的相似画面,长此以往用户是否仍能够沉迷于此并不好说。

另外,有用户提出质疑,如果因为忙于现实生活中的事情而没有注意到 BeReal 的通知,超过上传时间后发布内容却要被超时标记「羞辱」,难道要为了维持线上真实反而打断线下的真实吗?

尽管 BeReal 的发言人曾表示其核心理念是「让人们尽可能少花时间在手机上——包括 BeReal,现实世界就在那里,而不是线上」。但矛盾之处显而易见,声称能帮助用户减少线上使用时间的线上应用,总是显得奇怪而尴尬。

BeReal 提供的宽松社交氛围及其引发的「反美学」社交思考值得肯定,但作为一个社交应用,BeReal 在追求真实社交的漫漫长途中,作用总归是有限的。

毕竟真实与否靠的是个人信念,而非某个社交应用。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www.geekpark.net/news/302070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