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峰瑞资本合伙人马睿:ESG投资,一场VC自我修养的持久战

峰瑞资本合伙人马睿

走在马路上,常常能看到许多共享单车倒在路边,或者密密麻麻的叠放在一起,要想穿过它们到台阶上去,只能继续往前走几米,走到头绕过去,总之非常不便。

回想起更早几年,那些妨碍交通、扎进人行道、堆满荒草地的小红小绿小紫小粉们,还有线上线下超1300万人蜂拥退押金的“盛况”,以及那场烧光300亿的史诗级经典战役,我们大概率都忘了最初的故事是“低碳”和“环保”。

“ 大家可能觉得投资就是赚钱,但是真正去理解的话,投资应该是正确地分配资金和资源。” 峰瑞资本合伙人马睿对钛媒体创投家说。

显然,当初共享单车没有正确地分配。虽然事后再讨论共享单车神话破灭的原因未免有些马后炮,不过众多马后炮中,却鲜有人出于ESG的角度去分析整件事情。偶然看到一个很好的总结:共享单车是ESG在中国缺席的悲剧。

不过事情在往积极的方向发展,自共享单车落地至今的六年里,ESG概念在国内愈发受到重视,一些投资机构内部也建立起了相对完善的评价体系。伴随“双碳”大环境的到来,中国更是以前所未有的姿态拥抱ESG。

其中,峰瑞资本从2015年成立之初就持续布局了蓝晶微生物、清陶能源、曦智科技、迈海环保、奥北环保、昆山美淼、淞宸动力、深圳汉德、集能科技、三顿半、JUNO等ESG项目,是国内早一批践行ESG投资理念的机构。

近日,钛媒体创投家与峰瑞资本合伙人马睿进行了一次对话,进一步了解机构ESG投资背后的逻辑以及当下企业应该如何在收益与ESG表现中找到一个平衡。

长期主义者法典:ESG

长话短说,ESG是一种关注企业环境(Environmental)、社会(Social)、治理(Governance)绩效而非财务绩效的投资理念和企业评价标准。其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两千多年前宗教兴起的伦理投资,例如不得从武器、烟草、奴隶贸易中获利等,人们以宗教和道德标准规范投资行为。

直到2006年,成立了联合国负责任投资原则(PRI),由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构成的 ESG指标成为衡量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指标,ESG投资理念逐渐在全球范围内得到重视。

长期以来,随着积极的政策制定、市场环境的发展、ESG投资理念的普及,可以看到这种更加精细的投资方式在国内机构中兴起。

普遍的观念认为,为实现更好的ESG表现,必然要放弃部分收益。这似乎与投资人所追求的高回报有些矛盾,部分投资人也表示更高的ESG评级与更高的投资回报并没有必然联系。

如此看来,植入ESG投资理念并非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那为什么今天我们应该重视ESG投资?

换个角度来说,“做正确的事”、“做时间的朋友” 被投资人奉为圭臬,而恰好ESG完全符合这两条准则。

“我理解的ESG,就是更好的进行资产的风险定价。在评估风险和收益时考虑多维度的因素,而不仅仅是看利润;考虑长期发展而不仅仅看短期诱惑。用ESG框架去投资,可以规避挺多类似黑天鹅或者灰犀牛的现象,能够保证长期收益。” 谈及峰瑞资本践行ESG投资的初衷,马睿认为长期的心态是早期投资的关键,ESG投资的许多理念与峰瑞日常训练风险定价的方式非常一致。

从传统考虑回报、风险的二维投资模式,转换到以回报、风险、ESG为轴的三维模式,也越来越能看到类似峰瑞资本这样坚持推动生态可持续发展的投资机构所具备的长期主义者特质。

初创企业的ESG修养

目前国内ESG理念的传导多是一种自上而下的形态:社会、政策 - LP - GP - 企业。

投资机构的日常工作就是校准企业回报与风险的天秤,简单来说,一个企业的潜在回报超过潜在风险就值得机构关注,没过就不建议投资。ESG框架能够帮助更精准地去校准这个天秤。

由此可见,ESG链条终端的企业才是主角。

不少大企业会成立ESG部门去做相关报告,例如今年2月,阿里巴巴发布的2022财年第三季度业绩中,第一次将ESG进展写入财报;4月,腾讯发布了首份ESG报告,阐述了其在惠普科技、数字共融、负责任产品、青少年保护以及商业道德等关键领域的表现。甚至在官网首页上也能看到ESG被放在显眼的位置。

企业越大社会责任越大,对大企业来说,ESG自然是未来逃不开的一道审判。那么,对于初创企业或小型企业来说,也应该将ESG表现作为关注重点吗?

马睿的答案是“肯定的”。

“对小型企业来说,你不一定需要有一个ESG部门,也不一定需要每年去做ESG报告,但是早期植入ESG的显性基因很重要。你要知道自己的业务方向和战略方向是不是符合ESG主题和框架,逐步考虑怎么去积累数据,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去把数据化这件事做好。”马睿说。

在最近中国证监会新修订的《上市公司投资者关系管理工作指引》中称,投资者关系管理的沟通内容中将于5月15日起,首次纳入“ESG”,包括去海外上市也是强制性要求披露ESG报告。

反过来说,企业对于ESG的重视程度侧面反应了其抗风险意识以及长线规划能力,投资人一定更愿意下注早作准备而非临阵磨枪的企业。

不能被动等待,更需要主动控场

虽说企业是主角,但GP在其中承担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绿色金融其实就是用绿色的标签去引导钱的流动,钱从国家到银行再到LP再到GP最终由企业来践行,这就是可持续投资。

“但GP不只是给企业提供资金,然后被动地等待企业作出改变。GP如果建立了ESG投资原则,并且把这个原则覆盖到了被投企业身上,那就是大家一起共建了这样的生态,我觉得其实挺重要的。”马睿对钛媒体创投家表示:“在峰瑞资本成立的六年里,投了超过150家公司,我们希望把绿色原则传播到这些企业当中。”

投资机构更像是扮演了一个“陪练”的角色,陪伴被投认真追踪和记录ESG数据,并且帮助企业找到ESG和收益之间的微妙平衡。

例如峰瑞资本被投企业奥北环保,一家位于成都,从事垃圾分类业务的互联网公司。“从微软工程师到超级破烂王”,是媒体对奥北创始人汪剑超创业故事的总结;“让进入焚烧厂和埋填厂的垃圾变得少少的”,是汪剑超成立奥北的初衷。

目前奥北环保在B端和C端都有布局,还与成都本地的中小学校、政府机构、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等封闭场所展开合作。

在峰瑞资本的陪伴下,用户每次回收了多少可回收、可降解的垃圾奥北都会记录下来,然后再把每个用户的数据返还给用户,建立起一个自己的数据库。并依据数据按市场价返现给用户,奥北则将可循环再生的垃圾变废为宝,减少焚烧和填埋量。

2021年,奥北环保在全国范围协助26081个家庭和552个机构,共回收1214吨可回收物,相当于减排CO2e(二氧化碳当量) 2270吨,减少树木砍伐14350棵,节省石油1493吨,节约填埋土地5388立方米。

从ESG投资的框架来看,奥北绝对是在正面清单里,但在投资之初,峰瑞资本内部对奥北环保有过一些争议。

在当时看来,汪剑超比起企业家更像是一个公益人。马睿甚至一度劝过汪剑超,让他少参加一点公益活动,多想办法让公司正向转起来。

马睿告诉钛媒体创投家:“我觉得有些事一定要交给市场,如果我的投资不能带来收益,反而因为资金亏损垮掉,那就谈不上可持续了。ESG投资实际是非常市场化的,虽然对早期投资来说是长期反馈,但终归会有反馈的,我不太会为了绿色而去追求更高风险和更低回报。”

为此,五年来汪剑超一直在寻找一个能盈利的可持续发展模式。最终通过不停地摸索、改善,进化到现在“满袋换空袋、满桶换空桶”的模式:让居民在家分类垃圾,放到周围指定地点,奥北再到现场带走垃圾,留下新的空袋和空桶。建立起了真正有效的回收渠道。

会不会为了追求更好的ESG表现而放弃部分利益?峰瑞和奥北给出了一种解法。“我还是觉得如果认真做ESG投资,未必是在放弃利益,反而可能规避了一些未知的风险。ESG投资的核心还是提高抗风险能力,以及保证长期、可持续的收益。”马睿说。

寻找一个标准的天枰

在当前“双碳”的背景下,有越来越多的基金瞄准ESG,也有不少从碳中和角度去宣传ESG的报道,值得注意的是,ESG并不等于碳中和。

ESG投资的前身是社会责任投资(Sociallly Responsible Investing),实际上最开始没有专门提到环保,后来才逐步演化到ESG。从重要性来说,S(社会)和G(治理)并不低于E(环境),但根据国内的实际情况来说,当下确实有更重视E(环境)的现象。

马睿向钛媒体创投家解释:“因为E(环境)的指标看上去更实在一点,比如说环境污染排放,碳排放等指标是比较好量化的,虽然现在做的碳足迹计算相对复杂一点,但其实总体来说还是可量化的指标。相比起来,S(社会)和G(治理)会更虚一点。”

但这绝不意味着S(社会)和G(治理)不重要或不存在。

去年,对女性不平等薪酬以及常年包庇性别歧视和骚扰行为的指控让动视暴雪的企业形象被按在地上摩擦。从S(社会)和G(治理)的角度来说,绝对是灾难级事件,也导致其股价、估值大跌。而此前,动视暴雪的ESG评级非常高,尤其是在E(环境)和G(治理)层面,还在2021年发布了首份ESG报告。

动视暴雪背后股东贝莱德、先锋集团、富达投资均表示,采用了MSCI或富时罗素所提供的ESG指数。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动视暴雪是如何通过ESG测试的?》,质疑ESG评级机构,为何看不见暴雪背后隐藏的巨大风险。随后MSCI表示,动视暴雪于去年11月底从其ESG指数中删除,富时罗素则表示动视暴雪已被列入争议观察名单。

4月29日,动视暴雪股东批准了微软687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的提议。这一微软史上最大的收购被外界评价为是一次完美的ESG“抄底”。

由此也引发了一个新的问题:ESG可以抄底吗?

如果企业因ESG表现导致估值折价,那么这个时候抄底无疑是性价比很高的投资行为,但这是否又违背了ESG真正的投资理念?即应该投资ESG表现更好的企业。

我向许多投资人提出过这个问题,但得到的答复多是模糊的。有机构认为,这个问题在国内还有点早,国内目前连怎么界定ESG都是一个问题。马睿也表示,建立一个ESG标准体系是未来五年中的一个重要事情。

ESG投资确实会存在左手收益右手责任的选择题,GP们也都面临一个永恒的问题:什么是正确的事情?很难回答,但我认为更多时候需要投资人心里有一杆秤。

正如马睿所说:“ESG有特别多方法论,但大家对大体的框架还是有一套共识的。” 在他看来,有时候不用想那么复杂,一个基本的功课就是,把类似“双高”、P2P、烟草、博彩等特别负面的项目排除,再把正面清单鼓励进来。(本文首发钛媒体创投家,作者 | 张翌楠)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www.tmtpost.com/6110358.html?rss=qcloud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