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打工人抛弃办公室,微软丢掉「Office」

摘要

关键问题不是办公室在哪,而是「人」在哪。

陪伴一代人长大的 Microsoft Office,正在成为历史。

今年 10 月,微软对外宣布,将对 Office 进行一次「品牌重塑」,新的品牌被命名为 Microsoft 365,仍囊括 Word、Excel、PowerPoint 等办公软件,但 Office 这个词,将被扫进故纸堆。

自 90 年代诞生至今,Office 一直是办公室场景下最核心、最主流的软件。可以说,只要用电脑工作,就避不开它。对不少人来说,Office 三大件甚至代表了办公室里的一切需求。后来的同类软件,无论 WPS 还是 Google Docs,都采用了类似的功能设计。

近年来,随着办公软件都在朝 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的方向转型,微软也对 Office 进行了革新,不再只卖软件,也开始卖服务,推出了 Office 365 订阅服务,让它变得更贴近云端。

「Office」在变,人们的工作方式也在变。Slack 等注重「协作」的办公平台崛起,改变了办公软件的市场格局。

直到后疫情时代,改变的速度进一步加快,人们工作的地点不再局限于「办公室」,这迫使微软做出一点,更深刻的改变。

微软将 Office 品牌转变为 Microsoft 365|微软

全球通用的生产力工具

对大部分人,特别是 90 后来说,Office 可能是他们接触电脑之后,用到的第一个「生产力软件」,也是当时市面上近乎唯一的选择——它甚至是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的一个科目

但 Office 的诞生,并不像很多科技巨头,比如苹果和 Facebook 那样,充满戏剧性。

80 年代,微软成立初期,它推出的第一款软件就是一个名为 Multiplan 的电子表格软件后来微软又开发了 Multi-Tool Word,两者正是 Excel 和 Word 的前身。当年的 Word 和 Excel,并不是市面上唯一的办公软件。当时市场不大,竞争对手却不少,包括 IBM Works 等大公司出品的软件。

真正改变格局的是 Windows。随着 Windows 操作系统的问世,特别是进入 90 年代,Windows 3.0 和 Windows 95 的成功,微软确立了自己在操作系统领域的霸主地位。

Office 也乘势起飞。

1990 年,微软首次把 Word 1.1、Excel 2.0 和 PowerPoint 2.0 打包在一起,组成 Office 办公套件。之后,在 Windows 席卷全球,迅速普及的过程中,Office 也迅速成为了主流之选。

个人电脑虽然是消费品,用户有自主决策的权利,但它依然很大程度上要受到组织、社会的惯性影响。从 90 到 00 年代,一代又一代学生在学校学的是 Office,进入职场之后,公司用的是 Office,这样的惯性一直延续,直到今天也未完全消退。

对微软来说,这似乎就是最好的商业模式:靠企业采购,一边带来稳固的现金流和利润,一边建立用户的习惯。

直到 2000 年代后期,Web 2.0 革命的大潮涌来,为办公软件市场引入了新变量,也给 Office 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Office 是围绕办公室逻辑展开的软件。比如在 Word 上,用户操作的东西是一张「虚拟的纸」。因为在办公室里,你在电脑上编辑文字,最后的终点一般就是打印,所以 Word 的大部分功能,都是调整文字在「纸」上的排版。

Wordpress 方便用户迅速建站并发布内容|iTheme

但在 Web 2.0 时代,主要的出版载体不再是「纸」,而是「网页」。当用户需要发布文字到网页上时,他不再需要那些复杂的排版功能,而是只需要对文字进行简单的标注,专注于内容本身。过程中诞生了类似 Markdown 的「网页出版标准」。

而且,在 Web 2.0 时代,网页本身也开始变得可交互。Twitter、Facebook 只用一个简单的文本框,就赋予了用户「编写、发布文字」的能力。而 Google Docs 的诞生,更是把一个「简化版」的 Office,搬到了网页上。用户不需要购买、安装软件,只要进入网页,就可以开始编辑文字、处理表格、制作幻灯片。

SaaS 的时代就此开启。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那些基于 Web、基于云的软件。因为他们的需求本身就很轻度,Web 端显然更简单、更灵活。

时至今日,谷歌的在线办公套件 G Suite,已经拥有超 20 亿用户。而且谷歌早已把目光投向了教室,开始培养自己的「下一代用户」。通过价格低廉的 Chromebook,谷歌将自己的硬件铺进了中小学的教室。2017 年,谷歌软硬件在美国中小学教育市场的占有率已经高达 60%。

这意味着,下一代职场人,不再用着 Office 长大。

微软的「B 端」支点

过去十年,SaaS 大行其道,Office 不再具有过去那样的统治力,但微软也从未坐以待毙。

微软的底牌依然在「B 端」。以「B 端」为支点,微软成功反制了多个对手的崛起,维持着自己在办公软件领域的王者地位。

其中最著名的一战,莫过于对 Slack 的「阻击」。

2014 年,Slack 上线,主打办公场景的聊天通讯功能。团队设计了一套独特的信息组织框架,用于增加沟通效率,而且整个平台非常开放,可以通过第三方接口扩展各种功能,比如追踪项目进度、用网盘分享文件。各种产品细节也打磨得非常精细。

只用短短一年时间,Slack 的用户数就自然增长至 170 万,成长为办公软件领域的独角兽。

相比于过去所有的办公软件,Slack 最大的特点在于:它是一个典型的「C 端软件」,早期甚至没有销售团队,完全靠用户口口相传,实现传播和增长——和大部分 SaaS 办公软件一样。

这种传播,在团队内部常常是「自下而上」的。是少数基层员工先开始用,发现好用,传导至团队领导、老板,再到全公司。

当时不少人认为,这种「员工自发使用,再推广至全公司」的 C 端模式,会战胜那些「靠销售卖给老板,再强推给员工」的 B 端模式。

2015 年,微软向 Slack 提出了天价收购邀约,相比当时 Slack 的估值溢价三倍,但依然遭到后者拒绝。据传,当时比尔·盖茨亲自对这项收购案提出了反对,认为微软需要自己亲手做一个类似的平台,不能靠收购

埋头苦干一年后,微软造出了自己的 Slack。

微软的 Teams 抵御了 Slack 和 Zoom 的攻击|微软

2016 年,Teams 上线,它在核心功能上与 Slack 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明显是一个更贴近 B 端思路的产品。Teams 主打安全、稳定性,与 Office 捆绑销售。

靠强大的销售、服务团队,微软向那些 Office 老客户,发起了猛烈的销售攻势,提供定制化的服务方案,甚至不惜亏本,帮客户承担平台迁移成本。这个迁移成本有时甚至会高达上百万美元。

但微软最终做到了,2019 年,当 Slack 以 1000 万日活的成绩挂牌上市时,微软高调宣布,Teams 日活用户已经突破 1300 万,给了 Slack 一记当头棒喝,也宣告了这场「阻击战」的胜利。

事后,Slack 向欧盟委员会提出抗议,表示微软把 Teams 和 Office 捆绑销售,涉嫌不正当竞争,但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结果。

以 B 端为支点,Teams 还挫败了另一个对手,Zoom。

2020 年春季,新冠疫情开始在美国蔓延,各个公司、学校,都采取了远程办公、上课的措施。几周之内,Zoom 就靠着优秀的产品设计,迅速占领了应用商店的排行榜首位,成为大部分 C 端用户的选择。

4 月,当 Zoom 因为一个隐私 bug,正忙于修复时,微软调集了 50 名员工,开始面向纽约教育体系的老师们展开攻势,帮助他们迅速从 Zoom 切换到微软 Teams。与此同时,微软的工程师团队与技术支持团队紧密配合,针对老师的需求,火速开发了「举手发言」等面向课堂场景的新功能,赢得了大量老师的认可。

仅用一个月时间,微软就挫伤了 Zoom 的势头,保证 Teams 不会在这场竞争中出局。

过去 30 年,微软一次次证明了自己做 to B 生意的能力,从 Windows 到 Office,再到 Azure 云服务,正是通过 B 端这一支点,提供安全、稳定、可定制的服务,微软才成为了硅谷最常青的公司之一。

靠拿下「办公室」,微软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但「办公室」并不是未来。

没有「办公室」的时代

在 Office 的发展历程中,微软不是没有做过「面向个人」的尝试。

比如 Office 365,最初就是面向个人用户推出的改革。从买断制改为订阅制,微软调低了产品的价格,用户只需要付相对较少的一笔月费、年费,就可以使用全套最新的 Office 产品,以及跨设备的云端同步功能。

只不过个人用户无论是付费意愿,还是从稳定性,都远不如企业,无法带来丰厚的收入。包括 Slack、Zoom 在内的一系列创业公司,基本都遵循着「越贴近 C 端,远离 B 端,就越难赚到钱」的规律。

Windows 11 系统中 Microsoft 365 软件概念图|微软

把握 B 端,就能把握当下的市场和收入;但只有把握 C 端,才能把握未来用户的需求,把握发展方向。

就在宣布 Office 品牌重塑的前一天,微软参加了 Meta Connect 发布会,宣布两家公司将在 VR 领域展开合作,把 Office、Teams,甚至是 Xbox 云游戏,都带到 Meta 的 Quest VR 平台上。

「我们正在将 Teams 沉浸的会议体验带到 Meta Quest 上,为用户提供一种新的连接彼此的方式。之后我们还会将 Windows 365 也带到 Quest 上,用户能以一种全新方式获得个性化的 Windows 体验。」微软 CEO 纳德拉在发布会上说。

显然,Meta Quest 并不是一个「生产力设备」,元宇宙也不是什么「办公场所」,但微软依然选择将它们作为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

因为对微软来说,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未来的办公室在哪,而在于人在哪。

靠 Windows 捆绑销售,拿下公司采购就能卖出软件的时代正在远去,当工作和生活的边界逐渐模糊,微软必须更专注于打造服务本身。过去几年,微软花了不少时间,优化 Office 套件在 Mac、iPad 上的体验,也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

当然,对大部分用户来说,变化不会来得那么快。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依然会用着 Word、Excel,做着 PPT。

在主题演讲上,纳德拉解释了新品牌 Microsoft 365 要实现的长期目标:「提供一个完整的,云优先的体验,帮助用户节约时间、节省成本、减少复杂性,提供更多创新性、灵活性和弹性。」

简单来说,微软要把服务,从过去的操作系统、软件中解放出来,变成一个流动的,更灵活的东西。

这也是放弃 Office 老品牌的意义所在:未来的一切,不再局限于办公室。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www.geekpark.net/news/310418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