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是又不是北美留学生日报所述的玩家

这是一个新系列,主要记录的是“在美国留学作为全服务器里唯一一个中国人是怎样的感受”这种内容,简写“全服唯中”。我身边很多同龄玩游戏的同龄留学生,然而大多要不然就是像北美留学生日报第一批被“吃鸡”毁掉的留学生:每年花30万学费换个国家玩游戏里毫无自控能力沉迷游戏,与真实世界断开连接,最终在游戏里沦陷的人,要么就是有很好的自控能力只把游戏当做一种消遣模式而并不怎么参与网络社交,并不清楚美国网络文化到底是怎样。我完全没办法在这两种人中找到同类,因为我既没有沉迷,也没有断开网络社交。

我不仅把游戏作为消遣,也是社交方式的一部分,和我了解美国文化的一种渠道。这个系列记录的是我在一个叫teamfortress 2 (官方中文名:军团要塞2)的一个美国加州社区服务器里经历的各种有意思的事情。

这一篇铺垫较多,如果不喜欢铺垫请直接将文章下拉到第四个分隔线之后。

我玩的是什么鬼游戏:

在第一批被“吃鸡”毁掉的留学生:每年花30万学费换个国家玩游戏里,有这么一个图片:

(我当时看见这个图片的时候大笑不止,估计原文小编并不知道这个图片来源于TF2,只是作为文章配图搬来的)

这个图片是一个TeamFortress 2 (军团要塞2,简称TF2)的同人sfm(source filmmaker)作品。TeamFortress 2是什么游戏呢?你只要记住:

这游戏是守望先锋的爸爸(好像有点夸张)

守望先锋游戏制作组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这游戏的铁杆粉丝,比如守望先锋的游戏指导 Jeff Kaplan.

你可以去搜一下守望先锋制作组到底有多少次提到过TF2,提到过他们有多喜欢TF2这个游戏。我是从2012年就开始玩这个游戏,中间因为学业关系从2013年开始就不怎么玩了,到了美国之后由于上的是个艺校,更没有任何可以娱乐的时间,能有时间吃饭睡觉都已经很好了。

由于我对学校的不满于是申请了annual vacation,专门腾出来做转学准备,于是时间就多了起来,我又捡起了TF2,做完当日计划的申请工作后如果还有时间我就会打开TF2玩一玩。(然而由于神坑系主任的原因我写的密歇根安娜堡的文书和OSU的文书全部都白费,当然这是后话)

为什么是一个在加州的服务器

TF2除了官方的休闲配对和竞技服务器之外,还有一大堆社区服务器,而不少社区服务器都会有自制的地图。有一天我因为想做一些游戏内成就,进了一个叫叫做Cy4G Trade的社区服务器,这个服务器有个介绍写着“achievement”,那时候我还在加州,所以很快就连接上了。

于是我发现这个服务器的自制地图非常有意思,除了一般的打打杀杀挂机之外还有很多可以互动探索的地方,以及一堆服务器player model。很多地图也是基于各种游戏制作的,比如塞尔达传说,精灵宝可梦。于是后来我就经常来这个服务器,也紧接着发现了隶属于Cy4G的另外一个服务器Cy4G Idle, 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在这两个服务器里面和其他玩家一起探索地图,挂机,或者互相切磋。(当然我这种瞄准很差的人总是会被try hard玩家按在地上打)

(虽然这是我成为正式entertainer之后的截图,但图中所有场景的地图制作全是由服主一人完成的,图中是我和另外两个小伙伴”坐“在火堆前)

(你也可以通过使用player model变成一只pokemon,或者一个萝莉)

后来我也加入了Cy4G的Steam Group,有天发现服主贴出了一个“招收entertainer的文章”,原来是需要能够每天都上线服务器挂机或游玩来吸引更多人加入服务器的职位,并没有实际收入,但是会根据工作表现给entertainer points,可以用这个points兑换很多服务器内的东西,(甚至包括部分管理员权限能力)如果达到相应的points,服主会给你买你指定的10刀以内的游戏。

我觉得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工作,而且我完全可以一边挂机一边做我的日常工作,所以就接下了。

于是这一篇正文才正式开始,这是讲的是我成为正式entertainer前一周试炼和成为正式entertainer后半个月内的两个神奇故事。

1.你好啊大兄弟。

我报名参加entertainer后的一个显著变化就是自己口语能力急速提高,因为多数老外懒得打字或者看文本聊天框,都是语音聊天。如果要跟上他们的速度并和他们交流最好就是自己也语音聊天。然而作为托福口语24分的我真的一开始还是略吃力,但是大概和老外断断续续地尬聊1小时之后我就发现我已经能够无障碍地跟后来出现的玩家语音交流了。

有次跟别人聊着聊着,我夸下海口,说如果有人能通过与我交流猜出我的性别,年龄和国籍,我会对其说:“i wuv u” (i wuv u是i love u的口音加拼写缩略,因为老美很懒所以很多时候他们网上交流都干脆把一些单词缩短了写,这样也显得态度并不严肃,是开玩笑的态度)当时我觉得以我的口语能力他们大概只能猜到我是个亚洲女性。

然而,有无数人搞不清我的性别,这其中包括了服主,大部分经常在CY4G服务器游玩的玩家,所有管理员,和后来变成管理员的moderator小哥德雷克。(根据用户名音译)德雷克曾经多次觉得我是个男生,后来又觉得我可能是个transgender,但多数人都能听出我有亚洲口音,于是有一段时间我被德雷克认为是从一个美国讽刺动画里跳出来的亚洲性别不明人。(德雷克当时的语音原话是 zombie sounds like those asians from that ironic cartoons and u can't tell their gender)

有一次,在Trade服务器经常出现的科诺(也是用户名音译)一听我语音聊天就说:“ whoa, finally we have a girl in this server.” 于是我的性别之谜就这么被破解了,当时就想,啊,这个科诺应该是个老油条和不少妹子玩过了,不然不可能一下就听出来的。(后来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个老油条)

啊!居然有人真的猜出来了,我突然感觉陷入了危机。有种要翻车的预感。

然而我觉得我想让我的经历更戏剧性一些,这样我以后想起来也能够觉得很有意思,所以我就跟科诺说他猜对了。结果,科诺下一句就是:

"yay, i mite hav a waifu " (mite是might的简写)

waifu是什么意思呢,在urban dictionary上是这样:

waifu=日本动漫中你喜欢的当做老婆对待的女性角色

(大概可以看出来科诺是个很有毒的人)

当我的性别之谜被揭开后大家就开始各种积极猜测我的年龄和国籍。但是当天甚至没人猜到我是亚洲人,倒是有一堆老美纷纷觉得从我口音判断我是俄罗斯派来的奸细(。

紧接着剧情转折点来了,有个叫legomaster的人进入了服务器,在文本聊天框里输入了中文 “你好”

Teamfortress2 的文本聊天框并不支持中文,中文一个字符会占2个空间,而TF2的文本聊天框只支持一个字符一个空间,所以这位大兄弟打出来的你好分别只显示了一半。

我以为这个大兄弟也是跟我一样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同学,当时内心那叫个激动:

我终于不是唯一一个中国人了啊啊啊啊终于找到同伴了!!!

(图片原作者详见左下角水印)

我激动得直接用中文语音跟他聊天说:“大兄弟这游戏文本聊天框不支持中文的,你要不直接语音跟我讲,或者在文本聊天框打英文吧。看你是从美国的ip连进来的应该是留学生或者爬墙的吧。”

我说完后,全服的老美都懵了。紧接着是一连串的各种爆炸聊天:

“zombie你刚刚说的是什么语言????”

“zombie你是亚洲人吗????”

“你刚刚说的是日语吗????”

于是我发现我好像把自己暴露了。

紧接着那位叫legomaster的人打开了语音聊天,不紧不慢地用非常标准的汉语普通话说:

“你好啊,我是美国人,我高中学了中文。”

卧槽中文在美国已经普及到这种程度了?美国这么早高中就有教中文的了???

然后这位大兄弟就各种用中文跟我语音聊天,还问我是不是中国人,他没有听懂我刚刚在说什么。然后还要我教他用中文骂人。

就在所有人都一脸懵逼不知所以的时候,科诺又在文本聊天框里来了一句:

“zombie is Chinese confirmed. Now we only need to guess her age.”

于是我的国籍之谜也就因为legomaster的出现被揭开了。全场最佳可能就是科诺了。

至于年龄之谜,科诺在猜出我的国籍之后没几个小时就猜出我的年龄了。

于是大家都知道我是个19岁的中国姑娘了。

啊,这种翻车了的感觉

你还在看什么,没有了。

最后诚实的我还是对科诺在文本聊天框里打出了“i wuv u”,至于科诺有没有把我真的当作waifu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

预知后事如何,

很可能我太懒了就没有再记录后事了

且听下回胡扯。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04G09ESZ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