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遭虚拟运营商挖角:传统企业难抗衡互联网

一个久未谋面的前运营商同事约我喝茶叙旧。聊的话题除了生活、创业之外,大多还是通信。最后这位朋友话锋一转,“你觉得虚拟运营商怎么样?”我立马反映过来,核心问题来了。

没错,他收到了虚拟运营商的猎头电话,正在纠结要不要离开为之奋斗近十年的公司和城市,到另一座城市寻找一个更好的前程。当人们遇到重大问题拿捏不定时,往往需要寻找外力,给自己潜意识已经做出的选择更多的支撑。我给了他一些说了等于没说的建议,因为你永远无法帮别人做决定。

能够影响一个人轨迹的重大选择并不多。升学、择偶,还有求职。在人才流动十分激烈的行业跳槽求职是司空见惯,不会出现前面那位朋友的纠结。运营商则不同。中国运营商只有三家,国企背景以及特殊的招聘和用人机制,使得人才流动一度十分稀少。流动少对应“稳定”,而稳定正是很多人所期待和适应的。时间积累越久,生活压力越大,人们会更适应这种“稳定”。温水煮青蛙。

虚拟运营商掀起离职潮

现在,跳出来的青蛙正在增多。

去年圣诞前夕,联通市场营销部总经理周友盟离职,年薪300万加盟渠道服务商爱施德,重点负责虚拟运营业务。

今年2月,中国电信终端公司总经理助理何宁离职,加盟乐语通讯,担任副总裁并负责虚拟运营商相关业务。

我那位朋友,则可能成为下一个投奔虚拟运营商的人——极小概率事件。

有人说,这是虚拟运营商势头正猛的表现。虚拟运营商发牌,21家企业进场,需要从零开始搭团队。他们是运营商的伙伴,也是对手。去运营商寻找专业人才,快速搭班子、推产品、做业务,在以后与运营商合作和竞争中还有不少信息和人脉资源可以用得上。

关于此,北邮教授王立新去年底已经公开提醒通信业高层,离职去虚拟运营商要慎重。下面是他的原话:

“通信业高层离职去虚拟运营商要慎重,只有阿里巴巴这种具备明显差异化(有大应用和特殊销售平台)的公司才有钱途。并预言明年通信资费猛降,行业一片混乱。后年运营商必屠杀虚拟运营伙伴,能活的不过二三家!民营与国企只可合作锦上添花绝不可争食,因为他亲爹叫政府!”

在通信行业浸淫多年的人们,尤其是火眼金睛的高管不是看不透这个本质问题。奈何外面的可见的诱惑实在很大,而运营商又给不出足够的留人的理由。

运营商员工正在求变

虚拟运营商给出的丰厚的直接利益是一方面,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它们满足了离职者求变的诉求。在虚拟运营商发牌之前,运营商离职潮已经暗流涌动,自下而上。

去年底参加一个离职人聚会便发现一个部门同时离职数人。有去银行的,有去别家国企的,还有回高校教书的。过去,一下离职几个合同制员工是不可思议的。现在,运营商员工正在接受现实。一年多前员工离职会群发告别邮件,或许现在已经不发了,因为这会动摇军心。

有消息称近日深圳移动原客服中心总经理肖冬军将离职,加盟顺丰,担任VP,兼顺丰深圳呼叫中心总经理。据说顺丰开出200万年薪+期权的待遇。肖冬军曾带领广州移动客服中心获得全球呼叫中心大奖,他去顺丰负责呼叫中心如鱼得水。

运营商高管投奔虚拟运营商还算圈内流转。去快递业则完全是换了行业。耐人寻味的是,肖冬军在离职邮件毫不避讳地说,会回移动挖人。

运营商上下都在求变。不远处的移动互联网在闹革命,运营商与互联网一脉相承,不会置身事外。有的人在内部寻求变革;而有的人,则干脆跑到了革命区。

运营商面临产业转型

内外因素交叉作用影响个体离职。但群体离职增多则是产业潮汐下,运营商王者地位不再。

一方面,OTT业务根本上动摇了运营商在行业的角色,直接影响了营收。另一方面,在三家运营商十来年的竞争中,不断通过促销等方式变相降低资费,用户ARPU有减无增。还有,运营商在通信之外进行的不少探索,成功的少,失败的多。很多业务需要烧钱式投入,例如互联网业务。

运营商在OTT之争之后已经明确自己的管道地位。4G能帮助运营商更好地扮演管道角色,却很难扳回一局。一边是互联网企业颠覆传统行业的热闹,另一边则是运营商的自我救赎。

今年中移动有三大利好消息,4G发牌,拿到全业务牌照,苹果正式合作。但这些是虚的,可以画饼,不能充饥。在外部威胁下,运营商在求变。“变”意味着许多东西会推到重来,会先破后立,伴随的是折腾,是加班,是PPT,是指标。

没有人能打包票,在三大利好消息下,运营商几番折腾之后,业绩能否回到2G时代的水平。更尴尬的是,回到又能如何?运营商的业绩与员工的回报并未形成正相关。互联网企业可以给员工发68个月工资,在运营商干得再好,回报在年前已经确定,并且是由“上面”层层划定。

运转加速、前路渺茫的同时,运营商已开始降薪。很多公司降薪会通知员工,运营商则是每次降一点,福利砍一点,年终奖少一点。一年算下来,少了一截。谁也不知道薪水还会不会涨回来,何时涨回来。

这或许是运营商员工加速离职的内因。

这不只是影响留人问题,也在影响补充新人。每年补充人才主要靠校园招聘。运营商财大气粗又愿意为人才投入,均会去中国几大通信院校、985重点高校所在城市招聘。或者现在招聘官不再那么有底气了。运营商是围城,有人想出去,还有很多人排着队想进来。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运营商的吸引力正在下降是事实。

不只有运营商中枪

运营商从上到下均在经历着“求变”的思潮。每个人在这个大环境下,看着不断有人离去,都会为自己考虑。一些死心塌地呆在移动的员工难免也会想,如果将来没有了移动,我去哪里?

谁也不能否认运营商是培养人,磨练人的地方。

它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每个企业都有“问题”,每个大企业都有“大公司病”。只不过,运营商的问题被人们拿着放大镜在看:组织僵化、流程复杂、决策太慢、PPT文化、KPI文化、上升通道下载、办公室政治、裙带关系……罄竹难书。

这些问题在一些被认为先进的企业至少也会出现一些,或者曾经出现过。例如腾讯。这些公司更加灵活,可以通过架构重组这些方式刮骨疗伤,弱化或者规避。运营商却很难效仿。

曾面临与运营商相似的境遇的,还有曾经的摩托罗拉,诺基亚和黑莓,现在的雅虎、微软。未来发生在一些互联网企业也不奇怪。商业竞争是残酷的,科技企业更是日新月异,每天都面临未知,身处其中的人唯有早作打算,练就本领。

庞大的业务体系下,运营商有着各种各样的人才。不了解内情的说移动大多是项目经理这样的管理人才,或者做PPT的材料达人。实质不然,非常精细的专业分工下,运营商人才资源十分丰富,说是卧虎藏龙也不夸张。人往高处走,而运营商就是当年的高处。

我想招聘网站今年背景为运营商的求职者或许会越来越多,而猎头则会愈加重视运营商人才的发现和挖掘。这是好事,行业充分竞争才会带来人才的流动,而不断换血的企业则会更具活力,不再一盘死水。

在庞大的组织面前,每个人都很渺小。你走了,自有后来人。每个人的离职都是偶然的。但离职人数增多则是运营商在产业转型这个季节所遭遇的必然。里面的吸引变小,外面的诱惑变大,就这么回事。

SuperSofter是微信第一自媒体联盟WeMedia成员。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罗超频道(luochaotmt)

原文发表时间:2014-02-18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我与ROB的故事]:人类的终极产业

我与机器人的故事可以讲很多,因为这是我业余关注度最高的课题,这种关注的结果是我得出了一个现代人还难以接受的观点,那就是:机器人产业将是人类的终极产业。...

2604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中国留学生抢读数据分析专业

234100
来自专栏镁客网

冰火之中的VR者们过得还好吗?我们问了这些人

一方面是行业对VR的前景高度看好,不论是江西举办世界VR产业大会时立下的宣言,还是乌镇互联网大会上VR的精彩表现,抑或是腾讯、华为等公司布下的VR蓝图,都表明政...

982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移动视频面临生死劫,资本会唱挽歌还是赞歌?

11月21日,拥有秒拍、小咖秀、一直播三款应用的一下科技宣布完成5亿美元E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新浪微博、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简称“SMG...

11520
来自专栏TEG云端专业号的专栏

【腾讯安全峰会】7大BG,9年沉淀,只为一个腾讯梦

经过台风“海马”的一轮肆虐后,这几天深圳的天气格外晴朗。今天,由腾讯安全平台部、腾讯学院举办的“第九届腾讯安全技术峰会”正式揭开了序幕。 说起这次峰会还有个小插...

41590
来自专栏腾讯研究院的专栏

互联网+"半边天”:移动互联在两性平权中作用与表现

陆诗雨  腾讯研究院研究员 何 鲜 腾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9月28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并主持了全球妇女峰会。会上,习...

40950
来自专栏服务端技术杂谈

脉脉林凡,一个程序员的转型样本

二十年前的程序员们是不兴谈“商业”的。以周枫、王小川为代表的清华系 96 级,上学时参与了 ChinaRen 的创建,毕业后梗着脖子进入到搜狐、网易,他们不喜社...

4014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风口之下,探底极米为何闪耀纽约时代广场

纽约时间10月30日,纽约时代广场大屏上播出了一段中国科技企业的创业故事视频。有意思的是新兴品牌极米科技成为了故事的主角,而且这家成立不到两年的企业不但吸引了快...

13630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华为、阿里、网易员工下班时间大曝光,靠加班,你是赢不了他们的

还记得前些年那则不幸的新闻吗?“深圳 36 岁 IT 男猝死酒店马桶上”。近年来,过劳死和加班这两个关键词一再进入人们的视野。

22850
来自专栏DT数据侠

中国电信要帮北京疏堵;Uber陷数据隐私争议 | DT数读

6月15日,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与中国电信达成战略合作,共建“城市与交通大数据联合实验室”,通过整合城市交通与电信大数据资源,推动大数据在交通行业的深化应用。

810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