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当面和米多娱乐聊了聊,“讨薪”风波下的务实和格局更与谁人说?

编者按:米多娱乐成立于2015年8月,成立仅四个月便获得2000万的天使轮融资,随后的Pre-A轮融资额也达到了千万级别。无论是其制作的鹿晗、汪峰等一线明星的VR演唱会,还是今年央视的中秋晚会VR直播,都给米多娱乐带来了非常好的名声。但真正让米多娱乐在VR圈内“一夕成名”的,却是前不久的“被讨薪”事件。这个被部分媒体放大了的事件,极大的误导了大众及圈内人士对米多娱乐的印象和解读。今天,就让VRPinea谈谈我们眼中的米多娱乐。

关注VRPinea的读者相信对米多娱乐并不陌生,我们曾于今年9月对其进行过厂商专访(阅读原文可点击蓝字超链接:厂商专访︱米多娱乐:内容为王的同时,VR+互动非常必要)米多娱乐的三位创始人分别来自游戏、广告公关和CG动画行业:CEO李朕在游戏和影视特效行业深耕多年;COO张海涛是奥美创意总监出身;CCO赵晋仪则来自擅长CG动画的水晶石,娱乐内容指造经验深厚。 VRPinea有幸借米多娱乐CEO李朕来苏之机对其进行了专访,话不多说,直入主题。

CEO李朕独家回应“被讨薪”事件

先来回顾下米多“被讨薪”事件:上月底,某VR垂直媒体曝出中国VR明星公司欠薪调查,矛头直指米多娱乐,文中细节小编不再赘述。而米多娱乐除了在其官方订阅号发文《关于网传米多娱乐欠薪问题失实的声明》外,再无其他声音。对此,李朕的解释是:“我们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对米多没什么大的影响。这次事件并没有涉及创始人、高层管理、核心团队,涉及的都是招聘人员,且问题的争执在于双方诉求没有很好解决。”

“在这个行业,出现我们被讨薪以及暴风裁员等事情很正常,每个公司都有离职员工,离职员工多了,有纠纷是很正常的。这次纠纷没处理好,主要是因为米多娱乐管理层对某些事的把控能力及相关经验不足”,李朕进一步解释道。而关于“整个部门被无故解散”等说辞,李朕表示:“我们技术部现在还在,运营部也在。做内容的很多时候都是项目制,一个项目就需要一拨人组成一个小的team。当项目结束,如果这个team有持续造血能力的话,我们会继续保留;如果没有的话,可能就转到其他项目,或者解散了。”

而在融资方面,除了上文提到的天使轮和Pre-A轮,VRPinea了解到米多娱乐的A轮融资正在进行中,今年7月底左右经历过一轮资本尽调。但网传的“资金链断裂”等说法,则是纯属捕风捉影,“我们2013年就已经开始做TO B的VR项目了,上次你们去北京采访也听海涛(米多娱乐COO:张海涛)说了,我们公司是有现金流,有收入的。而且我们也没有大量地花钱购买IP,基本都是采取合作等形式。”

2013年就涉足VR的米多,在内容制作上已“轻车熟路”

米多娱乐的三位创始人皆有着多年的互动广告研究背景又各有专长,米多娱乐更是早在2013年就已经开始从事B端的VR项目,在VR内容制作和互动体验概念上的研究非常深。除了一线明星如鹿晗、汪峰的演唱会、MV外,米多娱乐还和很多IP进行合作,如今年年初的《我是歌手》,近期的《我们来了》等。

关于大IP合作,李朕告诉VRPinea:“合作只是为了积累更多的大IP制作经验,就像我们参与过《我是歌手》和《我们来了》,那么在做自制综艺节目的时候,就轻车熟路了”,“与此同时,我觉得大IP效应能帮助我们获得一些资源,去分析用户市场,去了解怎样才能做好收视率爆款内容。我们后面的重点还是自制,只有适合VR内容的东西才能真正能推动VR内容的发展”。

米多娱乐和《我是歌手》的合作是以周播的形式在App上播出,而在年初能做到周播的VR内容团队全国屈指可数,更何况还要兼顾质量。谈到和《我是歌手》的合作,李朕记忆犹新,“《我是歌手》的节目组要求特别挑剔,每一期节目都要独条审,当时压力非常大。我们是凭借自己的能力,一点点征服导演组,说服导演组和我们展开合作”。

小编了解到,《我是歌手》的整体访问量加在一起大概有八千万左右,虽然这对《我是歌手》14多亿的网络播放量来说体量很小,但对于整个VR圈来说,已经非常大了。但对于外界的褒赞,李朕表现的想到诚恳和谦逊,“我觉得这是一点点努力的结果,不是我们一上来就要做成什么样的,大家都在摸索着前进”。

要想撬动C端用户,做正确引导很重要

当小编问到为何会想要专门成立公司做VR内容时,李朕的回答是:“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总有一种想跟大家分享的感觉。我原来做过很多的全景剧,但大家看完后还是会有不能到现场的遗憾感,再好的镜头也拍不出现场体验的那种震撼感。而VR的出现,解决了沉浸感和临场感的问题,让我的很多想法都能实现。”

但谈到VR,避免不了提到“早期”、“营销”、“C端用户少”等问题。对此,李朕的想法是:“VR整体用户数少,是因为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是VR。所以对于VR内容厂商来说,应注重引导,做内容和整个产品的引导”,并表示“我们在这方面真的尝试了很多,比如在《我是歌手》评审团进场的时候先让他们体验VR,但VR的技术和设备门槛太高了,普通百姓很难接触到。但我相信如果所有人都能从真正的诉求层去引导,这个行业很快就会起来的。”

而李朕接下来举的例子,让小编感触颇深,也深刻理解了李朕为什么会如此强调“VR引导”这件事。“我们在二三线城市做了个街舞比赛的项目,发现他们对VR有着很大的需求,但是由于技术受限,不知道怎么弄怎么拍,都说你这东西太高科技了,离我们太远了。我告诉他们,你买一个全景摄像机放在这里,拍完了就能看了,而且是把所有人都拍进去了,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动作。他说哦,原来那么简单。”

其实在“被讨薪”事件之前,圈内对米多娱乐知之甚少,甚至不少媒体都表示“这是一家迷一样的公司”,VRPinea也一度对米多娱乐游离圈内外的做法表示不解。对此,李朕的回答是:“我觉得从两个方面来看吧。一是之前真的没时间,我们当时项目堆得,每个人都在做项目。二是当前的VR圈有些浮躁,探讨的问题都局限于VR这件事。而我们更多的是希望从技术上,从商业模式上,从内容本身,从艺术和文学的和角度去探讨和交流一些问题。所以我们反而更多的是参加一些文化、艺术性论坛,比如影视圈,娱乐圈的。”

经过了两次米多娱乐创始人的专访(首次COO张海涛,本次CEO李朕),我们发现米多娱乐并没有改变,还是原来的样子,还是一样的务实和一如之前的大格局的思维。希望这个“用户群的定位不仅仅只是VR圈内,而是整个娱乐圈”,这个注重有意思的交互,对产品成熟度,对内容深度要求颇高的团队能够保持初心的一直走下去,随时期待这群内容创作者给我们带来惊喜,带来不一样的VR内容交互方式。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VRPinea(VRPinea)

原文发表时间:2016-11-14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AI研习社

试译宝:一个文科生和一个理科生打开的黑盒子

学计算机的人通常有着比较系统的思维方式,按编程模式来看,即分为定义,分解,以及优化迭代的思路来解决问题。学语言的,极少数上过逻辑课,没有经过推理训练,一般偏向于...

3286
来自专栏VRPinea

纽约电影学院新动向:为学生开设VR课程,提供完整的VR影视制作技能

2695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华为内部狂转好文,有关大数据,看这一篇就够了!

【导读】科技的进步在很多的时候总会超出我们的想象,试想如果未来我们一个人拥有的电脑设备超过现在全球现在计算能力的总和,一个人产生的数据量超过现在全球数据量的总和...

1552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美国500万个工作已被机器取代!超级AI会让人类永生还是灭亡?

导读:从1956年起,人工智能经历了40多年的发展。目前,AI的目的是让计算机像人一样思考。

901
来自专栏陈树义

程序员的未来在哪里?

程序员的未来在哪里? ? 随着互联网创业潮的兴起,作为互联网核心的工程师们逐渐走入了大众的视野。但不知为何,程序员在许多人中的印象并不是特别好,蓬头垢面、满脸油...

4336
来自专栏新智元

【更新】虚拟现实:平行也可以相交

【新智元导读】虚拟现实并非完全“虚拟”,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有价值的运用场景。王飞跃在文章中说:“认为虚拟现实和物理现实被‘壳’隔离开来,就像欧氏几何中假定两条平...

42212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报告】人工智能时代,10 年之后我们还能干什么?

摘要:10年之后我们还能做什么? 根据耶鲁大学和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对 352 位人工智能专家进行了采访,人工智能到2060 年前后有 50%的概率完全超过人类。...

4578
来自专栏VRPinea

亚马逊VR快闪店,是要解锁VR线下落地新姿势?

或许,从VR的功能性出发(正如亚马逊本次活动所展示的),以吸引人的方式来顺势推广VR,让更多人接触和接受VR,再带动娱乐性VR的发展,不失为一种曲线救国的方式?

1482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图解德鲁克强调的管好自己的六个重要维度

1986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大数据带你看清孩子内心的四大渴望

不少人都说现在的孩子越来越难懂了。因为现在的孩子们都很有自己的想法的。你可知道你家孩子内心最渴望的是什么吗?也许读完这篇文章后,你可以和孩子说一声:我懂你~

761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