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将信息保存10亿年?

编辑:大数据文摘

昨天,看到一篇文章,“互联网之父”温顿•瑟夫(Vint Cerf)担心我们在计算机上储存的所有图像和文件最终都将丢失。他认为由于硬件和软件过时,这种情况会发生。他担心,由于我们进入他所称的「数字黑暗时代」,未来的人对21世纪将几乎没有任何记录……

这让我想起了《三体》中关于信息保存的一段文字,在地球即将毁灭,人类也将消失的历史时刻。人们给自己提出的问题是“如何将信息保存10亿年”。

以下文字摘自《三体III 死神永生》

“那也是个美人,这些年我也常想起她。唉,真的是四百多年前的古人了吗?”罗辑(曾经拯救过地球的德高望重的老人)双手撑着拐杖长叹,“是她最早想起这事,提出应该做些事,使得人类消亡以后文明的一部分遗产和信息能够长久保留。她计划发射装着文物和信息的无人飞船,当时说那是逃亡主义,她去世后事情就停了。三个世纪以后,在掩体工程开始时,人们又想起这事儿来了。你们知道,那一阵子是最提心吊胆的日子,整个世界随时都会完蛋,所以,刚成立的联邦政府就决定,在建掩体工程的同时造一座墓碑,对外叫地球文明博物馆;任命我当那个委员会的主席。

“最初是搞一个挺大的研究项目,研究怎样把信息在地质纪年长度的时间里保存。最初定的标准是十亿年。哈,十亿年,开始时那些白痴还以为这挺容易,本来嘛,都能建掩体世界了,这算什么?但很快他们发现,现代的量子存储器,就是那颗一粒米大小可以放下一个大型图一书馆的东西,里面的信息最多只能保存两千年左右,两千年后因为内部的什么衰变就不能读取了。其实这还是说那些质量最好的存储器,根据研究,现有的普通量子存储器,有三分之二在五百年内就会坏。这下很有意思,本来我们干的这事是那种有闲心的人才干的很超脱的事,一下子成了现实问题,五百年已经有些现实了,我们这不都是四百多年前的人吗?(当时的科技已经可以将人冷冻,所以活个几百年也是常事)政府立刻命令博物馆的研究停下来,转而研究怎样备份现代的重要数据,让它们至少在五个世纪后还能读出来,呵呵……后来,从我这里分出一个研究机构,我们才能继续研究博物馆,或者说墓碑。

“科学家发现,要论信息保存的时间,咱们那个时候的存储器还好些,他们找了些公元世纪的U 盘和硬盘,有些居然还能读出来。据实验,这些存储器如果质量好,可以把信息保存五千年左右;特别是我们那时的光盘,如果用特殊金属材料制造,能可靠地保存信息十万年。但这些都不如印刷品,质量好的印刷品,用特殊的合成纸张和油墨,二十万年后仍能阅读。但这就到头了,就是说,我们通常用来存储信息的手段,最多只能把信息可靠地保存二十万年。而他们要存十亿年!“我们向政府汇报说,按现有的技术,把10G 的图形图像信息和1G的文字信息(这是博物馆工程所要求的最基本的信息量)保存十亿年是不可能的,他们不相信,但我们证明了真的不可能,于是他们把保存时间降到一亿年。”

“但这也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学者们开始寻找那些在漫长的时间中保存下来的信息。史前古陶器上的图案,保存了一万年左右;欧洲岩洞里发现的壁画,大约有四万年的历史;人类的人猿祖先为制造工具在石头上砸出的刻痕,如果也算信息的话,最早在上新世中期出现,距今约二百五十万年。可你别说,还真的找到了一亿年前留下来的信息,当然不是人类留下的,是恐龙的脚印。

“研究继续进行,但没有什么进展,科学家们显然已经有了一些结论,但在我面能是欲言又止。我对他们说,没什么,不管你们得出的结果多么离奇或离谱,没有其他的结果,我们就应该接受。我向他们保证,不会有什么东西比我的经历更离奇和离谱的,我不会笑话他们。于是他们告诉我,基于现代科学在各个学科最先进的理论和技术,根据大量的理论研究和实验的结果,通过对大量方案的综合分析和比较,他们已经得出了把信息保存一亿年左右的方法,他们强调,这是目前已知的唯一可行的方法,它就是——”罗辑把拐杖高举过头,白发长须舞动着,看上去像分开红海的摩西,庄严地喊道:

“把字刻在石头上!”

AA 嘻嘻笑了起来,但程心没笑,她被深深震撼了。“把字刻在石头上。”罗辑又用拐杖指着洞壁说道。程心走到洞壁前,在黯淡的灯光下,她看到洞壁上密密麻麻地刻满了字,还有浮雕的图形。洞壁应该不是原始岩石,可能经过了金属注入之类的处理,甚至可能表面完全换成钛合金或黄金一类的耐久金属,但从本质上讲,仍是把字刻在石头上。刻的字不是太小,每个约有一厘米见方,这应该也是为长久保存考虑,字越小越难保存。

“这样做能保存的信息量就小多了,不到原来的万分之一,但他们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罗辑说。

“这灯很奇怪。”AA说。

程心看看旁边洞壁上的一盏灯,首先注意到它的造型:一只伸出洞壁的手擎着一支火炬。她觉得这造型很熟悉。但AA 显然指的不是这个,这盏火炬形的灯十分笨重,体积和结构都像古代的探照灯一般,但发出的光却很弱,大约只相当于古代的二十瓦白炽灯泡,透过厚厚的灯罩,只比烛光稍亮一点。

罗辑说:“后面专门为这些灯供电的部分就更大了,像一座发电厂。这灯可是一项了不起的成果,它内部没有灯丝,也没有激发气体,我不知道发亮的是什么,但能够连续亮十万年!还有你们进来时的那两扇大门,在静止状态下,预计在五十万年的时间里能够正常开启,时间再长就不行了,变形了,那时要再有人进来,就得把门破坏掉。在那时.这些灯都已经灭了有四十万年了,这里一片黑暗。但对于一亿年而言,那只是开始……”

程心摘下宇宙服的手套,抚摸着那寒冷石壁上的字迹,然后她背靠着洞壁,看着壁上的灯发呆。她现在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造型:那是法国先贤祠中的卢梭墓,从墓中就伸出一只这样擎着火炬的手,现在这些灯发出昏黄的弱光,这光不像是电发出的,更像奄奄一息的小火苗。

“孩子,你好像不爱说话。”罗辑走过来对程心说,声音中有一种程心久违的慈爱。

“她一直是这样。”AA 说。

“哦,我以前爱说话,后来不会说了,现在又爱说了,喋喋不休的,孩子.没让你烦吧?”

程心失神地笑笑说:“哪里,老人家,只是……面对这些我不知该说什么。”

是啊,能说什么呢?文明像一场五千年的狂奔,不断的进步推动着更快的进步,无数的奇迹催生出更大的奇迹,人类似乎拥有了神一般的力量……但最后发现,真正的力量在时间手里,留下脚印比创造世界更难,在这文明的尽头,他们也只能做远古的婴儿时代做过的事。把字刻在石头上。

程心仔细观看刻在洞壁上的内容,以一对男女的浮雕开始,也许是想未来的发现者展示人类的生物学外观,但这一对男女与公元世纪旅行者探测器上带着的金属牌上的图形不同,并非只有呆板的展示功能,表情形体动作都很生动,多少有些亚当和夏娃的样子。在他们后面,刻着一象形文字和楔形文字,这些可能是照着远古文物上面的样子直接刻上去的,现在大概也没有人知道它们的含意,如果是这样,又如何让未来的外星发现者看懂呢?再往前,程心看到了诗,从格式看是诗,但是字她一个不认识,只知道那是大篆。

“是《诗经》罗辑说,“再往前,那些拉丁文的东西,是古希腊哲学家著作的片段。要看到咱们能认识的字儿,还得向前走几十米。”

程心看到那一大片拉丁文下面有一幅浮雕,好像是表现穿着简洁长袍的古希腊学者们在一个被石柱围绕的广场上辩论。

这时,程心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她返回去,返回到洞壁的开始处又看了一遍,没找到她想找的东西。

“想找罗塞塔石碑那类东西?”罗辑问。

“是的,没有辅助译解的系统吗?”

“孩子,这是石刻,不是电脑,那玩意儿怎么刻得出来刻得下?”

AA 打量着洞壁,然后瞪大双眼看着罗辑说:“就是说,他们把这些连我们都看不懂的东西刻在这儿,指望将来有外星人能破译它?”

事实是,在遥远未来的外星发现者面前,洞壁上刻下的所有人类经典,其命运大概都与最前面那些远古的象形和楔形文字一样,没“人”能懂。也许,根本就没指望谁读懂。当建造者们领略到时间的力量后,他们也不再指望一个已经消亡的文明在地质纪年的未来真能留下些什么,罗辑说过这不是博物馆。

博物馆是给人看的,墓碑是给自己建的。

编者:

《三体》是我非常喜欢的科幻小说,读后,久久不能释怀。在宇宙的残酷,时间机器的巨大力量面前,人类是多么渺小、无力。

借此机会,再与大家分享一段《三体》文字

太阳系人类很可怜,直到最后,大多数人也只是在那一小块时空中生活过,就像公元世纪那些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山村的老人,宇宙对他们仍然是个谜。

《三体》作者:刘慈欣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大数据文摘(BigDataDigest)

原文发表时间:2015-02-16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CDA数据分析师

分析:Inmarsat是如何追踪MH370的(为什么马当局未见残骸就得出坠毁结论)

3月24日北京/吉隆坡时间晚上10点,马来西亚突然召开新闻发布会,其总理纳吉布宣布,根据新的数字分析,MH370航班在南印度洋坠毁。最终位置在印度洋的中央,在珀...

2548
来自专栏CDA数据分析师

颁奖乌龙就算了,怎么还性别歧视,好莱坞电影怎么了?数据笑而不语

原作者 Amber Thomas 编译 CDA 编译团队 Mika 本文为 CDA 数据分析师原创作品,转载需授权 颁奖乌龙 第 89 届奥斯卡颁奖典礼昨日落...

1979
来自专栏VRPinea

AR手机游戏《哈利波特:巫师联盟》计划明年发行,准备好你手中的魔法棒了吗?

38414
来自专栏程序人生

创业杂谈

上周和一个投资人见面,聊了很多创业的事情。我虽然目前不在创业的节奏,几年内也不太会重返创业领域(需要花时间陪孩子,为孩子营造好的环境),但还是很关注创业圈的一举...

33710
来自专栏程序员互动联盟

黑程序员最狠的十句话

1. 今天去买了几箱水果,结账一共260元。我说:“都是老顾客了,零头就抹了吧。”老板也很爽快:“行,凑个整,你给256块吧。”我顿时肃然起敬:“您以前当过程序...

3757
来自专栏VRPinea

《毒液》|漫威史上首位黑暗风超级英雄,索尼让“我们是毒液”成真

自10月5日在北美公映以来,关于《毒液:致命守护者》——漫威史上第一部黑暗风超级英雄独立电影,“何时能在国内定档”的猜测就从未断过。尤其是,10月9日官宣确定“...

1392
来自专栏知晓程序

重归智力巅峰,这些小程序不能错过

1296
来自专栏VRPinea

YouTube上最受欢迎的VR视频,总有一款是你的菜!

3157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领导者“滥情”的17种表现

时而像春天般温暖,过阵子又似冰雪一样冷酷无情。和人际边界不清的领导打交道,就是在与一个滥情的浪子谈恋爱,会把你拖进纠结、麻烦的深渊,而不是上下级正常的职场关系。...

3455
来自专栏新智元

华人明星AI科学家被控学术造假,谷歌前员工揭黑竟遭暴打?

【新智元导读】南加州大学助理教授、视觉与图形实验室主任黎颢被前雇员指学术造假,向计算机图形会议SIGGRAPH提交伪造的图像并称是计算机自动生成的结果,这名雇员...

902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