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玩主”—记新普矽谷科技CEO史朝翔

一张属于科技公司的名片是什么?是让人觉得产品的价格便宜? 还是让人觉得气派的办公场所?懂的人,由衷地觉得是让人信赖的产品质量,是引以为豪的技术实力。 而技术的核心是人,今天我们不需要靓丽的介绍资料,不需要惊艳的演讲,我们平淡地讲一个创业故事,讲一个“海归”的抱负!

史朝翔,1964年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日本东京大学电子工程博士,美国密歇根安娜堡大学博士后。26岁时,由于在光通信领域研究方面的突出成就,荣获第二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并被美国的《美国光学学会杂志》和《光学快报》聘为论文评审人。曾经在日本和美国公司工作,担任过设计师。技术总监、技术副总裁、技术研发副总裁。2002年回国,成立跨中、日,美三国的新普矽谷科技有限公司。 也许,小时候那个喜欢在树上搭房子午睡的聪明顽童一直在他的血液里跳荡着。   所以,这位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近百篇学术论文、在日本和美国取得二十余项专利、在世界光通信研究领域的年轻“老”专家,才会“下海”去日本和美国的多个公司任职。   所以他才会在一天早上起来后一拍脑门:何不自己去大干一场!   所以他的公司一创立就拿到了第一期800万美元的投资。   学者生活――淡泊人生   夏日傍晚,在北京海淀黄庄一家咖啡馆的二楼,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子坐在角落里,背靠大门,悠闲地喝着矿泉水。第一感觉告诉我,他就是史朝翔。   自报家门后,史朝翔对我笑了笑:“对不起,白天确实太忙。”   史朝翔给我的第一印象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谈起话来的史朝翔却是另一番模样:滔滔不绝,神采飞扬。没有故作姿态的深沉,没有刻意的言语修饰,眼神中一会儿流露出孩子的天真.一会儿流露出胸无城府的真诚。我想,这就是史朝翔的魅力,也是他的成功所在。   采访史朝翔,感觉很惬意。就像和老朋友聊天,亲切、轻松、自然。   史朝翔是一个随性的人。他从不给自己制定什么目标,逼迫自己去取得什么成功。“记得小时候,我的玩儿心可大了。偷瓜,摸鱼,上树,沙丘下挖窑洞……能想出来的一切调皮把戏我全玩儿遍了。”史朝翔说他的玩儿和别的孩子不同,很忘我,把自己所有的聪明才智都发挥出来了。他做的事情都是自己喜欢的。也正因为喜欢,他才投入。而投入后的执着与认真是他小时候玩儿出来的“后遗症”。   对史朝翔来说,做自己喜欢的事,再难也不觉得苦,反而更激发了他做到底的决心,一如小时候做数学题。大学毕业后,光通信是他的最爱。史朝翔当时的理想很单纯.就是在大学当教授,从事他钟爱的光通信研究。于是,他一路按着这个想法走来。   从北京邮电大学的本科生到研究生,这期间,他荣列第二届中国青年科技奖获奖者名单,被美国的《美国光学学会志》和《光学快报》聘为论文评审人……此时的他,可谓是少年学者,意气风发。   提到自己今天取得的成就.史朝翔说离不开一个人,那就是他的恩师――大越孝敬。读研究生时,在一次国际会议上史朝翔认识了大越孝敬。这个领域的人都知道.大越孝敬是“世界相干光通信之父”,日本东京大学高技术研究中心的奠基人。大越问他想不想到日本留学?他说,想。“那你能拿到奖学金吗?”大越问。他说:“不可能。”于是,爱才的大越孝敬帮史朝翔申请了日本政府(文部省)奖学金。这个奖学金,东京大学一年只有一个名额。就这样,1991年,史朝翔东渡日本,开始了在东京大学的博士生涯,向光通信领域新的高峰攀登。 1996年,初衷未改的史朝翔赴美国密歇根安娜堡大学,继续光孤子通信研究。   就这样,在长达十几年的研究工作中,史朝翔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近百篇学术论文,在日本和美国取得二十余项专利。在世界光通信研究领域,史朝翔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年轻“老”专家。   史朝翔本想一辈子就这样研究下去。然而,一件事情的发生改变了他的想法。这之后,他结束了学者生活,进入世界著名的大公司,与这个充满竞争同时也充满希望的社会开始了亲密接触。 1996年是光通信行业腾飞的一年,贝尔实验室的一批年轻人率先走了出来,成立了公司,自己创业。这时的史朝翔内心充满矛盾。一方面他仍希望在大学里继续搞研究,另一方面美国某些学者只知道变着方法搞钱而不注重纯学术研究的风气使他很不适应。经过一番权衡,他选择了离开,进入美国的日立公司,做10G的WDM光传输系统设计。   从此,史朝翔的人生掀开了崭新的一页这一年,他33岁。   公司生涯――厚积薄发   在硅谷,史朝翔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接触了很多著名的精英人物,比如美国Sun公司的创始人――Vnold Kosla。他们所经历的那种打工・创业・投资――用自己拥有的财富去成就一个他们认为有前途的行业――这种硅谷的发展模式.深深地融入了他的血液。   从美国日立公司到美国Sprint公司的中央研究所,史朝翔都干起来得心应手,心情愉快。如果就此下去,史朝翔的生活会很安逸、舒适。   可是慢慢地,史朝翔发现,在这些所谓的国际知名大公司,个人的价值很难体现出来。它的运行靠的是一种惯性,是维持而不是创新。每个人在里边都是一粒无关紧要的棋子,可有可无,棱角很快就被磨没了。这样的工作不是史朝翔想要的。   就在他困惑的时候,发生了一件震动硅谷的事情,对史朝翔的冲击很大,他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未来。 1999年,思科以7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一个创业公司――Cerent。一夜之间,Cerent的所有员工都成了百万富翁。也就是从这时起.美国的大公司开始纷纷留不住人了。史朝翔也不断地问自己:我在这儿混什么?我到底想要什么?为什么不趁自己年轻出去闯一闯?外面的世界也许无奈,但也许很精彩。我为什么不去试一试?   这时史朝翔又想起了自己刚到硅谷,当一家只有二三十人的小公司热情地邀请他加入,并向他详细地介绍了他们的产品、资金和会被成功收购的前景时,他莫名其妙地问对方:“那收购以后你们干吗?“人家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他说:“有了钱,你愿意干什么都可以。到时候成功了,你还担心什么?”史朝翔不理解,觉得他们的理论很滑稽,最终去了响当当的Sprint。两年后,这家小公司如愿被收购,史朝翔也终于明白了硅谷的游戏规则。   此后的几年中,史朝翔先后换了好几家公司。职位也一次比一次高起来:从总设计师到技术总监、技术副总裁,他一步步地实现着自己的价值。从一个以前只知道搞研究、设计的学者,到后来参与产品最初的融资、定项、选型、材料的选择,以及测试、销售等整个过程,史朝翔获益非浅。虽然比大公司辛苦得多,但史朝翔乐在其中。此时的他,正慢慢地走进硅谷,走近成功。   这段时间里.史朝翔深切地体会到了什么是硅谷精神。他说:“硅谷其实是一个很悲壮的地方。很多人向往,很多有雄心壮志的技术人才都集中在这里。无数人在这里跌倒,当你第二天睁开眼睛,会发现很多公司一夜间倒闭了。但他们不怕失败,倒下了找机会再爬起来。爬起来又倒下了,再找机会东山再起。”

正是这种不屈不挠、永远不灭的斗志,造就了硅谷,造就了一批批的成功人士.也造就了史朝翔。   创业成功――梦想起飞   史朝翔喜欢梦想。小时候,全家随军到了新疆。他听大人说江南很美。于是有一天,他独自一人偷偷扒上火车奔向了南方。毕竟年龄小,火车走了几站,不到十岁的史朝翔害怕了,又扒车回来了。人虽然回来了,可他的心依然渴望着,坚信有一天会梦想成真。正是年少时这种对梦想的执着,造就了史朝翔后来创业时不屈不挠的精神。 2002年的一天,在一次国际会议上,史朝翔遇到了以前在日立工作时的一个同事。那时光通信行业正走入低谷,同事劝他回日立,而他此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为公司融资,于是他向对方讲述他所在公司的前途,希望日立投资做合作伙伴。日立方面也表现出了兴趣。突然有一天早上起来,史朝翔望着湛蓝的天空,一个念头在不觉中冒了出来:我为什么不自己干,成立自己的公司?   这个想法把史朝翔自己吓了一跳,也着实让他兴奋不已。他不敢肯定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否能实现,但就像儿时上树搭窝睡觉、扒火车回老家一样,他一定要试试。   没有一兵一卒,史朝翔孤身一人开始了创业的融资游说。“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最艰难的9个月。”史朝翔不无感慨地说,“我要做的就是怎么能够说服这些大公司来给我投资。”   史朝翔首先面对的是这些国际知名公司的技术和市场负责人。因为有了在这个领域工作多年的经验以及对高端技术的准确把握,史朝翔胸有成竹地告诉他们自己拥有什么,能够克服其他公司的什么弊端,能够给投资商带来什么收益等等,让他们觉得投资给自己,回报率会很高。当然,说服这些人只是万里长征刚刚走完了第一步,还远远不够。第二步,技术和市场负责人会拿着史朝翔给他们的信息材料去询问公司的大客户,问他们是否需要,是否感兴趣?这一关通过了,紧接着就要进入最艰难也是最关键的考验。这些技术和市场负责人拿着史朝翔的资料一一向财务、技术、市场等相关部门的副总裁汇报。他们会提出诸如为什么要给他投资、将来在财务上怎么控制、你怎么知道他这个产品有市场卖点等问题。如果其中有一个人不同意,就会被pass掉。 “单纯的拥有技术是远远不够的,要懂得如何去和别人沟通,交流.让对方相信你,最终成为你的合作伙伴,这才是最重要的。”史朝翔如是说。   经过9个月的努力,史朝翔在焦急的等待中迎来了好消息。日本日立、住友、三井和美国、欧洲的两家公司同意注资,一期投资额800万美元。2002年底,新普矽谷科技有限公司(CNMPNetworkslnc.)组建,控股公司设在日本,研发、生产实体分别设在美国硅谷和中国北京的中关村,形成了一个中国、日本、美国三位一体的跨国公司结构。 “这是资源整合的一个最佳定位。”史朝翔不无得意地说。因为公司的主要投资商都在日本,而且新普矽谷科技有限公司准备在日本上市,所以母公司设在日本,既便于财务管理,又方便包装上市。之所以把研发公司设在硅谷,是因为世界上最先进的通信技术和顶尖人才都集中在那里,公司能够及时获取最新的信息和研究成果,保证在产品的研发上始终走在世界前列。而把生产业务放在中国,主要考虑到降低成本问题。与此同时,也给国内的相关企业带来了了解国际市场、技术走向、信息与交流的机会。而且,史朝翔把资金和市场带回国,把订单给了国内的几家公司,带动了他们的就业。   史朝翔带着他的梦想起飞了。2003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50万美元。认识史朝翔的人都说这是一个奇迹。一位美国同行感叹:“在美国,一般公司要走到这一步,至少需要三年,而且要烧掉4000多万美元。”史朝翔听了,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因为他清楚自己赢在哪里。中国一日本一美国.在这三个国家成长、学习、工作的经历.是史朝翔独特的资源优势。他利用这种资源优势放飞着他的梦想。   我问他:“你这么三个地方不断地飞,累不累?”他说:“由于倒时差的问题,已养成了习惯,一天只睡4个小时,但不累。就跟小时候玩儿一样,只要是‘玩儿’自己高兴的事、喜欢的事,就一点儿也不累。”   看着史朝翔,你会不知不觉被这张有些皱纹却依然年轻的脸所吸引。从这张脸上,你读出的是自信、热情与真诚。史朝翔说:“人活着就应该投入地做一件事,让更多的人从中受益,这样才算没有白活。

原创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云+社区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新智元

Wired 数字世界最有影响力 100 人:近三分之一从事人工智能

【新智元导读】科技杂志Wired日前公布数字世界“最有影响力100 人”,其中近三分之一与人工智能有关。其中,马斯克第1、扎克伯格第2、马化腾排第4,马云第6,...

2678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从阿里三八节看O2O陷阱

马云对移动互联网踌躇满志,却又对横在前面的微信一筹莫展。三八节,成为阿里再续双十一辉煌的机会。不过这一次幸运女神没有降临,阿里花了钱,节没造起来。 三八生活节...

3129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纪宏:统计人的 “统计梦”

2808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AI一分钟 | 传小米考虑收购GoPro;特斯拉今年或在中国独资建厂

整理 | 阿司匹林 一分钟AI 彭博社:小米正考虑收购知名运动相机制造商GoPro、最高出价10亿美元 消息称特斯拉今年将在华独资建厂 FDA首次批准一种...

3569
来自专栏灯塔大数据

8大数据看2016车市风水流转

? 2016年中国汽车产销均超2800万辆,连续8年蝉联全球第一。而在另一半球的美国,2016全年销量约为1754万辆,保持了7年的连续增长。中美两国车市就像...

3235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企业“事故”不断,除了鞭尸追讨,我们还能干啥?

这两天,整个互联网被魏则西之死事件来回刷屏,这个21岁本应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却因为对 “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技术“的信任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机,而百度这个...

783
来自专栏镁客网

无线充电商业化浪潮已开,但有几个小问题似乎推迟了这个进程

2073
来自专栏SAP最佳业务实践

从SAP最佳业务实践看企业管理(26)-SD-销售政策

售政策 每到年头岁尾,众多的企业都“种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又制定来年的销售政策,以达成新年度的营销目标。 当初,没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就没有人民军队,...

3286
来自专栏大数据挖掘DT机器学习

迷失在数据堆里的中国企业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大数据出镜率越来越高,几乎遍地开花,而且现在的数据不特指传统的阿拉伯数字,而是囊括了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文字、视频、图片、私密日记、就医记录...

3576
来自专栏新智元

【AI 引擎】2015年ACM Fellow 公布 | 机器人远程无线充电新技术 | 无人机交通法规出炉

1.ACM公布了2015年ACM Fellow ? ACM,世界最大的领军计算社团,公布了对数据管理、机器人口语处理和加密学的进步和计算应用方面有杰出贡献的42...

3716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