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不怕!印度互联网市场潜力巨大

导读

如今,印度的人口已和中国旗鼓相当,达13亿之巨。到2025年,印度的互联网人口也将从现在的5.1亿增长至8.5亿。这将超过G7国家的总人口数。而按下载量计算,印度是全球第二大移动应用市场,2017年,印度占全球1750亿移动应用下载量里边的580亿,仅次于中国的650亿。

我们先从一个流传广泛的小故事开始说起——

一个做鞋的公司派了两个市场调查员去一个小岛调研那里的市场,两人到小岛后看到了同样一幅场景——岛上的人几乎都不穿鞋子。

然而两人回去给公司汇报的结果却截然不同,第一个说——那里没有市场,因为没有人穿鞋;第二个却说——那里市场巨大,因为现在还没有人穿鞋。

从某种意义上,现在的印度,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就是那个小岛——一方面移动互联网普及率低,具体仅为35%左右,市场潜力巨大;另一方面,他们的支付能力的确相对有限——iPhone在那里并不受欢迎,只拿到不到3%的份额,亚马逊则在印度巨额亏损.....

如何客观了解印度市场?它能够成为中国公司出海的首选地?进入印度市场需要考虑哪些问题?

这篇文章就带大家一起来透视印度的移动互联网市场——

一、巨大的人口基数和增长潜力

全球有76亿人口,其中月41亿已经接入到了互联网,而在剩下的未接入互联网的人口中,约四分之一在印度。

据互联网和印度移动协会(IAMAI)的数据,印度整体互联网普及率估计在35%左右,城市地区为65%,农村地区为20%,如今,印度互联网人口为5.1亿,而据尼尔森的预测,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达到8.5亿,这将超过G7国家的总人口数。

印度对于包括美国和中国互联网公司而言,都是一块让人垂涎欲滴的市场——一方面源于其庞大的人口基数,由于没有计划生育,印度的人口在过去10年迅速增长,如今已和中国旗鼓相当——13亿左右,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Facebook、WhatsApp用户数最多的国家是哪一个?并非美国,而是印度。

庞大的人口基数让印度即便在互联网普及率低的情况下依然能提供巨大的规模,据eMarketer的数据,印度是Instagram用户第三多、Twitter用户第四多的国家,而据美国的“探探”—Tinde的数据,世界上左右滑动最多的10个城市中有4个位于印度,其推出的Tinder Gold服务斩获了300万付费用户,超过了很多热门游戏成为付费APP之首。

尽管印度的手机用户中还有一半为功能机,但印度4G用户增长也十分迅速,印度首富Mukesh Ambani于2016年9月推出了一个疯狂的移动网络Reliance Jio——

新用户可以获得6个月的免费4G高速互联网,这一举动的效果是惊人的,它大幅削减了印度人上网的数据成本,在推出两年后,Jio已经收获了超过2.5亿人的用户群,增长速度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电信运营商汗颜。

一位印度农村爬上树寻找信号的青年

App Annie的数据显示:按下载量,印度是全球第二大移动应用市场,2017年,印度占全球1750亿移动应用下载量里边的580亿,仅次于中国的650亿。

对美国和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而言,本土用户不再增长、人口红利已经消失,而欧洲市场则面临极其严厉的监管,非洲市场尽管规模庞大但极其分散、运营难度极大,因此,拥有高基数、低普及率以及统一市场的印度是一个梦寐以求的新大陆,而更加让这些科技公司兴奋的是——

印度有一个开明的政府,市场非常开放,在技术上并不排外,美国的谷歌、Facebook、亚马逊;中国的小米、UC、阿里甚至韩国的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在印度市场非常受欢迎。

二、切实的进入挑战与门槛

尽管在市场规模和潜力方面,印度有着非常巨大的优势,但对于任何想进入印度市场的公司而言,挑战也是非常明显的,下边我们一起来看一看进入印度市场会面临哪些挑战——

1、多语言问题:印度繁多的语言对任何公司的进入构成很大障碍,据《哈佛商业评论》的数据,印度有约7亿文盲,而人口中只有不到1亿人可以读写英文,而整个印度有32种不同的语言,每种语言至少有100多万人使用。

在印度,由于语言障碍,该国90%的出版物没有网站,95%的视频消费使用当地方言,一个互联网应用至少需要兼容五种印度语言才能真正打入这个市场。

2、令人担忧的性别平等:由于印度的传统观念依然根深蒂固,女性在使用手机方面受到了极大的制约,特别是在农村地区。

有研究表明,在印度使用手机的女性比例仅为38%,而另一些研究则显示这一数字仅有28%,在距离艾哈迈达巴德不远的一个小村庄Suraj,未婚女性被禁止使用或拥有手机,如果被抓住,那么这名女性就会被罚款2100卢比,而200卢比则会奖赏给线人,整个村庄有2500人赞成这个决定。

麦肯锡世界研究所于2018年6月发布的报告称,印度女性对该国GDP的贡献仅为18%,是全球最低的国家之一。在中国很难想象的事,在印度正在发生,这也让全球互联网企业在印度会面临着与国内市场完全不同的用户使用习惯。

3、印度整体消费能力依然不够:比如苹果公司的iPhone在印度智能手机的市场份额约为2%,这一数字和发达国家或中国这一的发展中国家相比都非常低。

对于大约99%的印度人来说,Netflix高昂的价格是无法承受的,对于Facebook和谷歌来说,来自印度的收入依然不够高,而亚马逊的印度子公司在截至2018年一季度的亏损增长了30%,达到630亿卢比(8.8亿美元),在印度买一台智能手机也要花费60美元以上,而大多数印度人仍然使用的功能机只需12美元即可购买,对于许多印度人来说,即使是最便宜的智能手机也显得昂贵,他们平均每年收入不到2000美元。

因此,在一个消费能力目前还尚弱的国家,很多互联网公司需要保持耐心,即优先占领市场后续再考虑盈利,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

三、如何进入印度市场?

事实上,印度是中国公司出海的重要市场之一,也是中国公司出海最为成功的市场之一,从硬件到软件,中国公司在印度市场取得了很多亮眼的成绩——

UC是最早进入印度市场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公司之一,早在2011年就在印度取得了不错的成绩,UC早期主打网页压缩功能在印度网速并不快的网络环境下大受欢迎,如今UC已经占领了印度移动浏览器44%的份额,甚至超越了谷歌的Chrome浏览器,超过1亿的用户让印度成为UC除大陆之外最大的市场。

小米、OPPO、Vivo也是中国在印度市场的另一个重要亮点,三家公司的市场份额加起来甚至超过了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50%,为适应印度的线下市场,小米的线下店——小米之家甚至比中国本土店还要多。

Netflix在印度街头的广告

另外,猎豹旗下Live.me、抖音的国际板Tik Tok、联想之前的茄子快传以及众多中小手游开发商在印度市场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要进入印度市场,以下几条原则可能必不可少,而谷歌的做法或许值得我们学习——

第一,本土化产品,印度市场有着足够的特殊性,比如谷歌在印度专门推出了本地化的社交网络平台——Neighborly,Google的产品经理伍德沃德说:“我们在做这个产品的时候是在考虑孟买的年轻人需要什么,而并非考虑硅谷的山景城需要什么”,为了让印度用户更好地在无网络环境中使用产品,谷歌还推出了YouTube 和谷歌地图的离线版本。

第二,考虑经济因素,印度经济发展水平和选择进入的产品是息息相关的,比如UC主打压缩网页、茄子快传主打无网络传输其实都和印度实际发展水平非常匹配,谷歌就和Railtel合作,在安得拉邦400多个站点,覆盖800万用户和数量提供免费的公共WiFi接入,很多印度人通过谷歌的这个计划第一次接入互联网,谷歌还通过一些计划向印度妇女提供互联网相关的接入和教育,进行数字扫盲 。

谷歌为性能更低硬件打造的Android Go也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为印度这样对价格敏感的国家设计的,如今,搭载Android Go系统手机(如小米的红米系列)占据了印度极大的市场份额。

第三,考虑语言因素,谷歌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好——谷歌的语音助手支持了八种印度语的输入,其Chrome浏览器则支持印度的11种语言的翻译。谷歌印度副总裁Anandan称:“由于多语言的原因,印度用户更愿意与互联网语音对话,而不是点击或打字,印度的语音搜索每年增长270%,这一增长率超过了世界上任何国家。”

第四,注意监管需求,印度尽管是一个开放的市场,但其监管依然有着极大的不确定性与不透明性——WhatsApp等应用曾经就因为隐私等问题受到过印度政府的严厉监管,因此进入印度市场也应该充分考虑监管因素,和本地合作伙伴充分沟通,理解政府意图,在隐私、内容尺度、信息披露方面充分考虑到可能的监管风险。

谷歌已经在印度建立了极其完善的产品链条——从搜索、安卓系统、Play商店到YouTube、地图等垂直服务,也积累了海量的印度市场数据。

事实上,本文的很多数据就源于谷歌团队,对于中国出海类APP而言,进入类似印度等海外市场,谷歌的广告投放已成为必不可少的选项之一,谷歌的全球推广服务最近还为出海的APP推出了专业的翻译服务,获取更多关于APP出海投放、海外市场分析、出海数据及技巧,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直接联系谷歌官方团队。

微信7.0新版界面

纯净、轻盈、简洁、活力——这是微信7.0传达给人的第一印象。当微信已经成为手机中功能最“重”的应用,7.0版却希望传递出如一张白纸般轻盈欲飞的感觉。

微信图标由深绿转为浅绿,灰色状态栏的透明化,发现页图标的“空心化”,聊天列表边框的淡化,无一不在降低自身的“存在感”,用户只需在“白纸”上挥洒社交印迹,而可以完全忽略掉白纸本身。

扁平化与简约风,也是新世代社交产品的“标准色系”,微信的“年轻化”比QQ 更加大胆激进。这种高饱和度的纯白界面,与中老年人的表情包审美恰成两个极端,对于他们的视力与操作也并不友好,由此可以看出微信拥抱年轻化的用心之坚决。

微信新图标

操作界面的焕然新生,意味着微信希望从UI 层面为用户“心理减负”。而用户面临的 “社交压力”与“语境崩塌”,微信同样也希望通过改版卸掉用户在自我展示与社交分享方面的心理包袱。

用自己的方式回应“短视频冲击波”

无论是“朋友圈三天可见”引发的信任危机,还是一次次被分组、屏蔽、顾虑所打消掉的分享欲望,甚至是年中“互怼群”对于僵尸群的“报复性使用”,都共同合奏出了“天下苦微信久矣”集体心理。

和Facebook一样,当微信成为用户社交关系图谱的“全息映射”,当所有的一次性关系都转为永久的社交关系,当用户深浅远近长短期的关系都汇于一处,用户的社交关系和数字身份管理负担将变得前所未有地沉重,用户只好举手投降,回归沉默。

当朋友圈日渐沉寂,当微信形象窗口一个个都上了锁,当僵尸微信群让用户放弃抵抗,微信又回归到电话、短信时代的私密交流,半公开的“社交广场”渐渐人声寥落。

当朋友圈内容不再精彩斑斓,鲜料不断,微博、抖音这样的公开内容平台将会更具吸引力,加速用户注意力的转移。今年短视频的爆发性增长既得益于微信的“内容真空”,又反过来促使了微信的“注意力真空”。

微信7.0用自己的“解题方式”,给出了对于“短视频冲击波”的回应,那就是全新的时刻视频。

稍微关注社交产品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时刻视频是对Snapchat和Instagram Stories功能的“移植”。微博在去年已经抢先一步推出了微博故事。然而,不支持转发扩散,24小时自动焚毁,让微博故事无法借助其最大的社交传播优势,最后只变成了爱豆为粉丝撒“福利”的地方,并没有激活“小透明”用户的分享欲望。

除非如一些用户猜测放开5000人的好友上限,否则时刻视频不可能变成Instagram Stories、微博故事那样的公共广场。时刻视频为用户提供了无分享压力的私人影集,满足其非即时性分享需求。

比如去参加演唱会,你完全可以用一段段小视频来串联起现场,而不用担心朋友圈刷屏,还可以招呼你的闺蜜来围观。你不用费尽心思分组、屏蔽,只有打过招呼或特别关心的人才会进来。入口的“私密性”给了用户以安全感,在公开无隐的朋友圈中开辟出一块私人空间。

然而群视频入口(就像QQ的群文件夹一样,你的时刻视频会出现在微信群的“群友短视频合集”中),却可能会破坏掉这种分享的私密性,给人带来一种过分曝光的感觉,一种私域和公域界线的模糊。这也让时刻视频的分享类型变得扑朔迷离,既可能私人生活(私域),也可能是抖音段子(公域)。

我注意到很多人发的第一条时刻视频都是从抖音搬运过来,所以这里可能成为抖音入侵微信的秘密通道,实现抖音视频借助于微信的分发,但同时也会抽走抖音上普通用户日常分享的那部分流量。从这个角度来看,微信可谓小小地扳回了一城。

一个按钮,拯救“看一看”与“社交分发”

微信7.0的另一项“自我革命”。是对社交分发的重新思考与重新定位。微信公号打开率的不断下降,用户分享欲望的日渐阑珊,公号与粉丝的“失联”似乎都在宣告社交分发的“大势已去”,而微信上线的看一看看似也是对于算法、兴趣分发的妥协。订阅列表改为信息流的呼声也一度甚嚣尘上。

然而,“看一看”的不温不火说明了走“头条路线”不会有出路,订阅号改信息流也只会是为渊驱鱼,自废武功。最终,微信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社交分发重生之道”。

公号文章底部点赞按钮变为“好看”,被“好看”的内容自动推荐到看一看。这样一个按钮的变换却有着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它将分享的动作极端“轻量化”,你再也不用在分享之前思前想后,为分组、屏蔽和形象管理煞费苦心,只需要一键分享。

这对于分享流量枯竭的公号运营者来说,无疑是绝处逢生的好消息。虽然不少用户喜欢喜欢点赞的“私密性”,不喜欢“好看”这种强制公开表达,然而对于公号来说,它需要的是公开传播,而不是偷偷喜欢、点赞为止——点赞等于传播链的中断。

不仅如此,“好看”这个“一键通道”,也解决了入口过深、用户没有养成“看一看”习惯的问题。当你通过“好看”分享到“看一看”一篇文章,自然想看看好友中同好有谁,其他人如何评论。虽然基于共同推荐的讨论很难出现,但是“好看”把用户由公号带到了“看一看”这一“信息流”之中。“看一看”也有望成为朋友圈之外另一个大型“流量池”。微信公号们都已经在摩拳擦掌,准备在其中尽情畅游了。

而“看一看”也会分担朋友圈部分的资讯分享、获取功能。资讯流减少,生活流增多之后,朋友圈将会回归分享个人动态的地方。让生活归生活,信息归信息,朋友圈有望回归订阅号出现之前的干净、纯粹。当然,定期被一篇爆款文刷屏的“扰民”景象将会一去不复返。

除了“年轻化”的界面,普通用户可能看不出微信有什么其他改变,然而经过上面的分析,你就能看出来微信内部正在进行着“脱胎换骨”的自我进化,回归初心的自我纠偏,不变的是对自我路线偏执狂式的坚持。

是迎来新生,还是在生命周期的下滑曲线上加速坠落,微信7.0之后,我更相信我们在2019年就能够见到分晓。

作者简介

卫夕,资深广告产品经理,致力于剖析互联网及商业化的基本逻辑、思路及技巧。作者微信公众号:“卫夕指北”(weixizhibei)yaphet.zhang@datayuan.cn

本文分享自微信公众号 - 数据猿(datayuancn)

原文出处及转载信息见文内详细说明,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原始发表时间:2018-12-27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