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V神! 质疑之下的以太坊路在何方?

记者 | 佩奇 出品 | 区块链大本营(blockchain_camp) “我构思以太坊这个项目时,最初的想法是‘这要是能做成那太牛掰了’。当以太坊真的落地后,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以太坊从里到外都是个很棒的项目!“ ——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创始人 6年前,这个精彩又嘈杂的世界,发生了很多事情。

  • 1月,阿姆斯特朗一改多年来矢口否认的态度,承认因服用大量违禁药而获得了7次环法自行车赛冠军;
  • 3月,英国凯特王妃为全世界最著名的王室生下一名男婴,取名为乔治(注:这个乔治,并不是营长的小弟乔治);
  • 6月,斯诺登因泄露美国监视活动被迫逃亡莫斯科,获得临时庇护;
  • 10月,美国国会在预算上陷入僵局,美国政府17年来首次关门,80万联邦政府雇员被“放假”16天;
  • 11月,超强台风“海燕”肆虐菲律宾,造成超过5200人死亡,1600人失踪;
  • 12月,南非英雄纳尔逊·曼德拉在约翰内斯堡逝世,享年95岁。

彼时,世界的另一个角落——以色列,一个曾经的网瘾少年、19岁的俄罗斯裔加拿大天才程序员 Vitalik Buterin,给他的好友们发了一份白皮书,详细描述了他试图「颠覆世界」的梦想——以太坊。 “当我脑海中呈现出「以太坊」这个概念时,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概念是不是美好到有点不现实?’” 作为继比特币之后的“下一代加密货币与去中心化应用平台”,V神想要将以太坊打造成一台世界计算机,创造一个去中心化、绝对平等、充满效率和信任的世界。以太坊吸引了太多人的关注,也承载了太多人的希冀,当然也承受了太多人的不满与诟病。 一年前,区块链大本营记者第一次采访 Vitalik 时,Vitalik 向中国开发者介绍了「Casper 权益证明与分片技术的最新进展」,并详细介绍了如何成为 Casper PoS + Sharding(分片)验证者的步骤,信誓旦旦地,向全世界描述了以太坊2.0的美好愿景,让人们觉得,‘嗯,这就是我要追随的东西!’。 但事实是,在过去的一年中,ICO热潮、核心开发者离开、整体开发进度缓慢、君士坦丁堡硬分叉一拖再拖、其他公链的崛起和挑战... 以太坊开始被看衰了,被认为效率低、不安全、进度慢且没有创新... 在第一次采访中,当被问到「如果有机会重新设计以太坊,最大的改变是什么」时, Vitalik 表示: “我犯的一个最大错误就是我曾经拥有一个庞大的创始团队,但其中很多人都非技术出身,很多人在1-2年后就离开了团队,这拖慢了我们的进度。 另一个错误是我们把太多的精力投入到了业余项目上,而不是专注于一个特定的模块并将其仔细打磨,然后通过授权机制或与其他团队协作完成剩余模块。” 那么,如今 Vitalik 如何回应外界的看衰?如何评判社区的的真正价值?未来在以太坊生态中又将如何定位自己?如何看待大厂入局以及近期大热的 DeFi? 时隔一年,Vitalik 再次接受了区块链大本营记者的专访,详细介绍了以太坊的最新进展以及他对这个生态、经济学、社会学多方面的思考。 受到质疑是有道理的

营长:目前以太坊的发展看起来十分缓慢,遇到了诸多问题,在这一轮熊市中被严重唱衰。外界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以太坊的低性能和低可扩展性,后来者比如 EOS 和波场似乎更被看好。对于这种观点,你怎么看?你认为评价一个公链项目好坏的最重要指标是什么?

Vitalik:确实,2018年一整年,以太坊的开发速度很慢,但最近的开发速度已很快了,许多开发人员都在研究以太坊2.0技术规范以及 Plasma、状态通道(State Channels)和 SNARKs/STARKs 等 Layer 2 扩容解决方案。

2018年,以太坊基金会采取了许多措施来提高整体发展速度,比如为 Prysmatic、Lighthouse 和 Nimbus 等客户端开发团队提供资金、为斯坦福区块链研究中心提供资金支持、扩大研究团队和其他资助项目的规模。在经历了漫长的磨练后,如今各团队都达到了最高的生产力水平。

当谈到2018年的以太坊生态时,社区受到批评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认为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善。比如,在某些情景下,ZK Rollup、Plasma 和状态通道(State Channels)等实现以太坊高可扩展性的技术都已在主网上运行了。如今以太坊2.0也上线了测试网,所以又增加了很多对以太坊保持乐观的理由。那些相对更中心化的项目也面临着诸多挑战,比如在构建和维护社区层面存在的一些困难。

我认为衡量社区的规模与质量,不仅仅体现在人数方面,更重要的是社区成员独立建设对生态系统利好项目的能力,这一点非常重要。在这方面,比特币和以太坊拥有着非常健康的社区,但其他项目很少可以做到。

营长:如今以太坊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如果有机会重新设计以太坊,会有哪些不一样的设计?

Vitalik:以太坊目前最大的挑战在可扩展性和共识算法这两个层面,我们十分幸运有机会重新设计一个以太坊平台,这个平台就是以太坊2.0。我们通过 PoS 共识算法和 Sharding(分片)重新设计了平台的安全性和可扩展性。

除此之外,我们在其他技术层面也做了一些决策,比如256 bit 寄存器(256 bit registers

)和16路默克尔树(hexary Patricia Merkle tree)。事实证明,有些并不是一个很好的 idea,我们目前也正在重新审视以太坊2.0中的一些设计。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今天所了解的这些“坑”,那么就肯定会有很多有效方法使得这个平台更加的简单。

营长:从非技术角度出发,君士坦丁堡硬分叉一拖再拖的原因有哪些?

Vitalik: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研究重点转向了以太坊2.0和 Layer 2协议,而且我们在拜占庭硬分叉后没有努力协调和推动在现有的以太坊1.0中增加新的特色。因此,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决定要包括什么,在此之后才为它实现和编写测试,从那时起,我们努力形式化和简化升级现有链的过程,所以我们希望伊斯坦布尔升级更快发生并包含更多功能。

以太坊2.0正在加速到来

营长:eWASM 的研发进展是否顺利?如果其成功部署,现有的以太坊开发者需要做哪些改变?

Vitalik:eWASM 正在快速发展,目前正在进行的主要工作是优化和检查解释器(interpreters)和编译器(compilers)的安全性,我们希望现有开发人员在使用 eWASM 时不需要进行很多更改,Solidity 和 Vyper 编译器将在本地更新编译到 eWASM。但如果开发者想充分体验以太坊2.0的更高可扩展性,就需要对其应用程序进行必要的更改。

营长:你提出以太坊2.0的三个阶段可以并行,现如今是如何规划部署的?每个阶段需要依赖哪些条件或因素?

Vitalik:我们目前正在并行处理三个阶段的spec(技术规范)。我们期待可以马上完成阶段0,不久后能实现阶段1和阶段2。一旦我们确信某个阶段可以安全部署时,我们就会立马启动它。

营长:PoW 向 PoS 迁移能否如期上线并避免分叉?PoS 上线后会不会导致安全性下降?

Vitalik:我们正在采取一种缓慢过渡到 PoS 的方法,即最开始作为一个独立的系统,一段时间后(阶段2期间)再逐渐从 PoW 转向 PoS,但完全过渡到 PoS 仍需要一个硬分叉。我们当然希望 PoS 链的安全性风险会降低,但随时间的推移,相信它会逐渐证明自己。

注:更多细节将在以太坊大会上透露

区块链拥抱经济学、社会科学

营长:以太坊的设计与发展融合了多个学科领域,不仅与计算机技术有关,还涉及到经济、社会乃至人类学理论等等。你怎样将跨度如此之大的不同理论,应用到以太坊的设计之中?这一年来,在这方面有怎样的尝试?

Vitalik:经济学和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正在以多种方式对区块链产生着巨大影响。其中一个是它们对基础区块链协议的影响,比如 PoW 和 PoS 在经济层面的分析和对比;在分析区块链治理时,更具“人文主义”的社会科学影响最大,比如区块链协议如何升级、区块链社区何时平稳运行、何时产生辩论甚至何时分裂等。

第二个领域是分析基于区块链的应用程序,比如去中心化交易所、ICO 设计、DAO 设计以及投票方案等更复杂的事情。在以太坊生态系统中,许多以太坊社区成员对 Glen Weyl 关于哈伯格税(Harberger taxes)、二次投票(quadratic voting)和二次筹资(quadratic funding)的想法很感兴趣,认为这些都是决策和为公共产品分配资源的合理方式。

区块链之所以如此有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先驱们将所有这些人文学科、数学、计算机技术和密码学结合在了一起。

营长:近期,以太坊基金会发布了2019年春季报告,未来一年,基金会计划将为整个以太坊生态中的关键项目投入3000万美元,无论 ETH 价格升降与否,这一预算都将不受影响。据官方说明,这笔预算主要用于支持以太坊2.0和以太坊1.0开发以及人才的引进及激励。未来,以太坊基金会将致力于在区块链行业扮演怎样的角色?那你呢?

Vitalik:短期内,除了基础协议研究等关键领域外,以太坊基金会将继续减弱对直接雇用个人的关注,而更加注重向独立团队提供资金补助,发挥社会协调和外联作用,比如运营和宣传 Devcon 会议以及维护以太坊的相关文件和网站。

从长远来看,以太坊基金会将尝试成为一个类似“fund of funds(FOF,也称为母基金,是一种专门投资于其他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这样的非营利性组织,向其他专注于不同方向和地域并在各自领域拥有更多"当地知识"的捐助机构提供资金支持。通过对 MolochDAO 和 Gitcoin Grants 的支持,我们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这一点。我们还希望比目前更加关注教育和外联,并找到更多的方式来支持世界不同地区的当地社区团体。

我将继续积极参与那些我认为最具有参与价值的领域。目前,我不仅在进行基本协议的研究,也在做一些涉及以太坊 DApp 的经济学层面的研究。我最近发表的那篇探讨「论共谋」的文章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大公司入局、DeFi 骤热

风险与机遇并存

营长:如今,一些巨头企业也开始大力布局区块链,比如今年的摩根大通、Facebook 和 Telegram 纷纷入场且频频有大动作,你是否看好这些巨头的尝试?如果成功了,对全球76亿人民来说意味着什么?

Vitalik: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一方面,大公司在区块链领域的尝试仍处于劣势,因为它们往往被视为有风险和试验性的尝试,大公司在尝试新事物和遭受失败时会比初创公司失去得更多。另一方面,大公司的优势也很明显,就是拥有大量现有的活跃用户。

但到目前为止,我们听到的有关这些大公司具体实施计划的消息相对较少,比如 Facebook 的天秤座计划(Libra)仍然充满神秘感。往大了说,这些雄伟的计划可能会通过更大的经济连通性和自我主权身份等改善我们的生活;或者,它们最终可能就是一个个影响力很小的项目而已;最糟糕的情况是,它们像 Kik 一样,是圈钱、诈骗的项目。

让我最高兴的是看到 HTC、三星和 Opera 在手机端和浏览器中加入了相关的区块链支持;它以一种安全的方式使用户更容易地使用区块链应用程序,提供了真正的价值,而不是只因关注某一个应用程序而排斥其他所有的应用程序。在这一层面上,微软也成功为大量区块链开发者提供了实际的价值。我认为这些创意中有些是无趣的,而另一些可以为区块链生态提供巨大的价值。

营长:在过去一年内,去中心化金融项目 DeFi 热度骤增,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期待 DeFi 可以成为以太坊继 ICO 之后的下一条发展主线。对此,你怎么考虑?对于目前 DeFi 上借贷应用和预测市场这两个赛道,你是否看好?理由是什么?

Vitalik:DeFi 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术语。从理论上讲,支付可以认为是 DeFi,去中心化交易所可以认为是 DeFi,甚至 ICO 以及 DAO 和 DAICO 等都可以认为是 DeFi,考虑到 DeFi 这个术语的概念范围如此之大,我预计未来 DeFi 的规模将会非常非常大。

从短期来看,我确实觉得类似于 Rainbow Network 这种综合金融产品( synthetic financial products)很有意思;但从长远来看,我对于尝试使用区块链技术创建目前不存在、或者更复杂的结构和机构感到更兴奋,我们可以使用类似于 DAO 的“工具”来做到这一点。

中国开发者需要积极参与

营长:在区块链世界,你觉得人们目前对区块链仍然存在哪些误解?对此,你做了哪些努力来消除这些误解?

Vitalik:肯定有很多误解。一个常见的例子是,区块链是一种通用的"信任机器",能够解决任何信任问题。实际上,区块链有时可以解决信任问题,但通常无法解决一个被称为“Oracle 问题”的关键问题,即如何确定外部世界信息的真实性。

另一个误解是,基于 PoW(工作量证明)的类比特币区块链是唯一可以“活下来”的区块链,这让很多人打心里认为区块链就等同于低效率。但现实中,以上观点只有在现有技术条件下才成立,随着未来突破性技术的出现,这种观点就变得不正确了。

我在参加会议或在线讨论等活动中与人交谈时,经常被迫去纠正这些错误观念。在那些经常出现特定误解的领域,我写过一些文件,比如 PoS(权益证明机制)和 Sharding(分片)的常见问题解答(FAQ)等。

营长:自去年以太坊大会完美落幕已整整一年了,在这一年中,以太坊在中国做了哪些布局?在你看来,这一年中国的区块链行业有着怎样的成绩和问题?对于中国以太坊社区和开发者,你最关注什么?

Vitalik: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国以太坊社区有了很大的发展,并且有越来越多的高质量项目出现,比如 Celer。我在微信群和其他媒体平台上也观察到,中国开发者在关于区块链技术的争论与理解也在逐年增加。Unitimes 和 ethereum.cn 等社区团体也越来越好。

然而,在中国开发者和国外以太坊团体间的沟通层面上,我认为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今年我们将在日本大阪举行 Devcon 会议,日本离中国很近,我希望有更多的中国开发者可以来现场进行交流。

营长:除以太坊外,最近都在关注些什么?读了哪些书?还有在学习中文吗?

Vitalik:我一直在关注密码学和零知识证明方面的进展,同时也在与 Glen Weyl 合作,共同制定激励公共产品生产的经济机制。我认为,提出激励公共产品生产的机制对人类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我很高兴看到区块链在测试这些机制中正在发挥重要作用。去年我在欧洲的时间比过去少了,我现在觉得说中文很容易,但我仍在不断学习中文,与此同时,我也在学习法语和德语。相比于书籍,我最近读的博客比较多,Slate Star Codex 仍然是我的最爱之一。

营长:最后,想对中国开发者说点什么?(可以用中文吗?哈哈哈)

Vitalik:这个问题很宽泛,我一直不善于回答这么宽泛的问题,我希望中国开发者能更多地了解以太坊,多参与和建设我们的社区。现在区块链发展很快,机会还是很多!

记者后记:

10年前,当比特币只有几美分时,几乎没有多少人愿意去买这个“奇怪”的东西;

10年后,大多数人心里有了这样一种共识:比特币是更好的价值存储手段。

6年前,当 Vitalik 的以太坊白皮书项目提案被 Mastercoin 创始人直接拒绝时,Vitalik 说出了「去你的,我可以自己做这件事」这样的话;

6年后,尽管有国内一些人不再看好以太坊,而将目光投向了 EOS、波场等其他公链项目,但有些人却不这样认为。我曾请教过很多资深区块链开发者,受益颇多,其中有一句印象十分深刻:

我个人认为以太坊的创新超过其他“公链”的总和。但是,真正的“创新”是以年计算的。大家认为好的 Cosmos / Polkadot 都是比预期晚了一年多才上线的。要几个月“创新”超越别人几年积累的”中国速度“只有一个可能:去偷。

反思一下,我们是不是对以太坊过于着急了?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区块链大本营(blockchain_camp)

原文发表时间:2019-06-14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