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不搞自建改引入Meta Quest2?腾讯“复刻”任天堂模式

作为一个需要软硬件强结合的业务,缺乏硬件基因的腾讯在XR(扩展现实)赛道“退而求其次”。2月20日,针对腾讯XR未来将引入Meta旗下VR(虚拟现实)设备Qculus Quest 2的传闻,腾讯相关人士未予表态,但透过腾讯和黑鲨分手、变更XR硬件发展路径等信号,外加已有腾讯和任天堂合作这个可借鉴的样本,腾讯和Meta合作一事并非空穴来风。其实,放弃自研,转向代理合作更经济实惠,也符合腾讯CEO马化腾2015年就立下的规矩:腾讯决定不做手机、不做硬件,要合作做生态。

“腾讯游戏XR业务将变更硬件发展路径,相关业务团队进行调整”,被曝团队调整后,业内人士的关注点自然聚焦在腾讯为XR硬件选定的路子,放弃自建是坊间最流行的版本,“在黑鲨收购一事受阻后,腾讯原先通过直接收购来自建XR硬件生态的路径将有所改变,因此对XR业务线内部分项目进行了调整”,知情人士曾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最新消息是:腾讯XR这一部门仅留存了少量员工,未来将推进引入Meta旗下的Qculus Quest 2。据悉,这一计划在2022年11月XR部门负责人沈黎走后便开始推进,2023年1月腾讯XR部分业务暂停之后,临时负责接管的GM(部门总经理)钱赓,也是腾讯游戏任天堂合作部的总经理。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腾讯相关人士对此未予回应。

提到腾讯和任天堂的往事不是无缘无故,原因在于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腾讯与Quest 2的合作也将参照这一模式。

2019年,腾讯与任天堂达成引进合作,合作方式是:由腾讯代理销售国行版Switch,并负责线下渠道的铺设,双方一起推进游戏的本地化翻译。

从游戏硬件到XR硬件,是腾讯不想自研硬件吗?答案或许没那么简单。

2015年,马化腾曾划线“腾讯决定不做手机、不做硬件,要合作做生态”。后来腾讯与任天堂的合作就是在践行上述承诺。但如果注意到2020年腾讯和黑鲨科技合作推出游戏手机,2022年坊间曝出腾讯收购黑鲨科技,同年腾讯成立XR部门。腾讯似乎在犹豫究竟要走哪条路?

一个有趣的传闻这样说,“对于是否做XR硬件,马晓轶(腾讯高级副总裁、腾讯游戏直接负责人、腾讯XR部门总负责人)和任宇昕(腾讯COO,负责腾讯集团平台与内容事业群,腾讯游戏第一负责人)意见并不一致。马晓轶是坚定的不做硬件、只对外投资派;而任宇昕更倾向于在内部对硬件进行布局,知情人士称,在任宇昕的支持下,具有硬件经验储备的沈黎,强势推动了对黑鲨的收购”,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

抛开传闻的真假,任何公司布局新业务时,都是优劣势并存。腾讯做XR的短板在于,“没有持续和清晰的定位,做XR不一定要软硬结合,也可以专注做内容研发,但腾讯近两年一直在路线调整中,所以也没有积累下什么经验和团队”,易观研究总监廖旭华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腾讯可以在XR领域复制与任天堂的合作。具体做法可以是“作为Oculus或者HTC的国内代理。但是市场并不成熟,腾讯没有必要在VR上大力投入,坚持做内容研发‘等风来’可能更好”,廖旭华说。

如果走硬件路线呢?可以通过Meta的成绩管中规豹。IDC数据显示,2022年三季度Meta头显出货量同比下降48%。字节跳动旗下的PICO正在蚕食Meta辛苦拿下的市场份额。进攻者PICO的日子也不是一帆风顺,2022年11月媒体曾援引PICO内部人士消息,PICO公司对PICO 4现阶段的销售数据不满意,“想要在2022年完成100万头显的销量目标,差了很多”。

对模式的差异化选择,也不会直接反映在公司竞争力上。廖旭华认为,“在内容行业,内容和渠道(平台/硬件)是两种业务模式,孰优孰劣没有定论,单独做或者同时做都可以,各种路线也都有很多成功的公司。选择哪种业务模式不会影响腾讯的竞争力,关键在于腾讯能不能在选定的方向上坚持投入研发和运营”。算上之前林林总总的试错成本,当下腾讯XR最大的敌人或许是时间。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230220A07TY9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