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商途》第1-12章

世纪之交

经济衰退

网络时代

群雄并起

第11章摸到方法

这次PK定下的规矩,就是在两分钟之内攻入对方学校的校园网,夺取网络操控的主动权。这种方式,说白了就是黑客行动。

黑客的历史由来已久。最早发生在1961年麻省理工学院的技术模型铁路俱乐部,当时俱乐部成员们为修改功能而黑了他们的高科技列车组,早期黑客就是这样对技术极为感兴趣,致力于探索、改进现有程序的极限,因此也被称为“极客”(geek)。到了70年代,黑客也还没有进入计算机网络,他们玩的是电话系统,免费享用长途通话,史蒂夫•乔布斯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在成功之前,就经常操控电话交换网络,打免费长途,还宣称可以随便给英国女王或者美国总统打电话。所以,我们在《黑客帝国》中,看到主人公尼奥经常在打电话,而不是在玩电脑,因为当时的黑客就是“黑”电话系统的。

80年代是黑客历史的分水岭,因为它标志着完备的个人计算机被引入了公众视野,在美国随着个人电脑的广泛普及,引爆了黑客的快速增长。90年代是黑客真正开始臭名远扬的起点,黑客这个词,被屡屡犯下网络罪行而遭大量高调抓捕的“破解者”所玷污。

但是,不管“黑客”代表的是一种值得炫耀的身份,还是一种遭人唾弃的恶劣行为,“黑客”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技术过硬,能入侵别人的系统。为此,“黑客”其实就是入侵者,是不经允许进入他人的领地的闯入者。

所以说,韩峰和黄涛要入侵校园网,扮演的是一种拨号上网时代的“黑客”。这是触犯法律的行为。

见韩峰和黄涛已经站在了电脑边上打算比拼,细心的陆可儿忽然说道:“你们等一等,应该先签订一份责任协议。”

黄涛和身旁的那些学生,都奇怪地看向陆可儿,“什么责任协议?”陆可儿不紧不慢地说:“不管是韩峰入侵江中大的校园网也好,还是黄涛入侵了江中师大的校园网也罢,一旦被学校发现,肯定会来找你们麻烦,到时候责任谁来承担?必须先讲清楚。为此,我建议你们PK的双方要承担起各自的责任。如果韩峰成功入侵了江中大的校园网,责任由黄涛你来承担;如果黄涛入侵了江中师大的校园网,责任由韩峰来承担。愿赌服输,怎么样?”

韩峰听陆可儿一说,觉得很有道理。自己想得最多的还是技术层面,对法律责任层面的事,基本没去多想。尽管自己脑海中也有这方面的隐忧,但也只是一掠而过。其实,这里面还是有很多隐患的。如果真闹出触犯法律的事情来,可不是他一个学生能够承担的。于是,他朝陆可儿投去感激的一瞥。

黄涛自然捕捉到了韩峰的目光,更是不爽:“我觉得这个责任协议没有必要签,因为只会是我入侵你们江中师大的系统,而不会是他入侵我们江中大的系统。”

黄涛身边的两个同伴也起哄道:“没错,我们江中大的系统,岂是这么好侵入的?”“这个世界上,只有江中大‘黑’江中师大,反过来,绝对没有可能。”

陆可儿却依然坚持:“你们的话别说得这满,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况且,如果你这么有信心入侵江中师大的系统,那就更应该签定这个协议了,一旦签定,责任就在韩峰身上!除非……你嘴上这么说,其实内心很怕韩峰会顺利入侵你们江中大的校园网。”

听到陆可儿为韩峰助阵,黄涛的醋意更浓,狠狠地看了韩峰一眼,冷冷地道:“真是笑话,我会怕了你!签就签!”于是,从店老板那里找来一张记帐纸,写了一张协议,明确了双方的责任。黄涛在上面龙飞凤舞地签了字,韩峰也在上面一笔一画地签了字。

陆可儿看到两人签的字,心想,字如其人。一个轻佻、一个踏实,就在这里显露出来了。陆可儿嘴上什么都没说,但是内心里,她对韩峰是充满信心的。

黄涛首先站到了笔记本电脑前面:“我先来!你们给我记时吧!”两分钟!周围的学生都看着手表,等到指针回到12时,就一起喊道:“开始!”

黄涛的手指开始在键盘上飞快地活动起来。他所做的事情,就是在极短的时间内,编制出一段病毒程序,利用校园网系统的漏洞侵入到网络的主机,夺取校园网的操控权。只要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他就宣告成功了。

江中师大校园网的主机是带有杀毒软件的,只不过当时的杀毒软件,与当前广泛被运用的360等云查杀软件不同。现在的杀毒软件,已经具有了识别和学习功能,提前预防病毒的入侵。但是在上世纪中期末,杀毒软件还只能依赖特征码杀毒。比如,有一种病毒使用了一段破坏硬盘的程序,那么把这段程序代码提取出来作特征码,就能达到用一个特征码查病毒的功效。但是,对于没有这个特征码的新病毒,就没办法了。

为此,黄涛如今要做的,就是编写一段新的病毒程序,躲避江中师大主机上的特征码查杀。说说简单,但是真要编写一段全新的病毒程序又谈何容易。况且是在短短的两分钟内!所以,黄涛不会选择编一段全新的病毒程序,而是把他头脑中现有的病毒程序编码都试一遍,希望能够找到江中师大校园网的漏洞,然后成功入侵。

黄涛是保送生,在江中大的学生中也算是佼佼者,平时在导师的指导下,也研究过很多病毒程序,还自主编写了几个病毒程序。所以,起先黄涛还是充满信心的,在手指的飞快弹动之中,将一个个病毒发出去,向着江中师大校园网发起攻击。

最先发出的十来个病毒都没能找准漏洞,为此都失效了。一分钟悄然而过。黄涛开始有些焦躁了。他又连续尝试了好几个病毒,其中有一个真的进入了校园网,正在他心跳加快,要拍案而起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这个病毒也失效了。这时候,只剩下半分钟了。

黄涛的两个同伴,走到他身边,轻声提醒道:“黄涛,只剩26秒了,时间不多了。”黄涛本来就已很是着急,听到提醒,更是烦躁:“我知道,别烦我!”黄涛的额头开始滋出了汗珠。

忽然,黄涛闹钟灵光一闪,导师曾经给他展示过自己编制的一段病毒程序,非常具有杀伤力,而且,他还曾警告他们,不得使用这段病毒程序去攻击其他网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黄涛出于好奇,当时就把那段编码记了下来。此刻,在自己的病毒程序都失效的情况下,黄涛决定使用导师的这段病毒程序了。

如果造成巨大危害怎么办?脑海里快速闪过这个念头。

不过,黄涛的视线快速飘过放在桌上的责任协议,最后的顾虑也消失了。就算造成江中师大的校园网全网瘫痪,责任也是韩峰这家伙承担。他心中幸灾乐祸地想:陆可儿,你想要帮韩峰,其实却是帮了我!

这么想着,黄涛就将导师的那段病毒编码打了出来,向江中师大的校园网再次发起了进攻。这段病毒编码果然厉害,一下子就找到了漏洞,向校园网各个主机攻击过去,下一步就要在里面狂轰乱炸、肆意破坏!

“大功告成!”黄涛双掌一击!众人听黄涛这么说,都向笔记本电脑凑了过来,要看一看江中师大的校园网是不是已经瘫痪?

黄涛为了证实给众人看,就刷新了一下页面。江中师大的校园网果然打开的速度非常慢,就好像已经瘫痪了一般。“你们看看,我成功了,时间正好!”果然,两分钟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韩峰站在一边,看了黄涛键入病毒程序的过程,也感觉这个病毒程序很精妙,会不会江中师大的校园网真的要被攻破呢!

黄涛及其同伴正要鼓掌庆祝的时候,江中师大的校园网忽然一跳,竟然顺利打开了。黄涛一愣,有些不敢相信,他再次刷新,还是正常的。这时身旁的人发出了“哎”地一声叹息。“入侵不成功啊!”“黄涛的病毒程序没用啊!”

黄涛有些恼羞成怒:“这不可能啊,这段程序是我导师编写的,他是江中大编程的权威,掌管校园网安全,他说这个病毒程序攻击性特别强,不可能没用啊!”黄涛还想再试。这时候,陆可儿却阻止道:“黄涛,两分钟时间已过,你没有成功。现在应该轮到韩峰了!”

黄涛很不情愿地挪到了一边,冲走上前来的韩峰说道:“韩峰,我们江中大校园网的系统很成熟,你休想成功!”韩峰没有理会,站到了笔记本电脑前。他的双手刚刚放到电脑上,黄涛就急不可耐地道:“开始!”

接下去,韩峰也进入了与江中大校园网的搏斗阶段。韩峰将自己所知的病毒程序,大概不下几十种都进行了尝试,江中大的校园网却岿然不动。韩峰感觉自己好像轻视江中大的校园网系统了。每一个网络都是有漏洞的,问题是有些漏洞显而易见,有些漏洞却难以察觉。江中大校园网的漏洞非常隐蔽、难以察觉,这其实也是一种技术实力的体现。

时间一秒秒地过去,韩峰还在不断努力,却收效甚微。最后剩下十五秒钟了,就连一向冷静的陆可儿都为韩峰焦虑起来。黄涛和他的同伴却嘲笑着:“我都说过了,以你的水平也想攻破江中大的校园网,真是痴人说梦。”

只剩下十秒钟了,韩峰也感觉恐怕时间要不够了。

就在此时,一个灵感从他脑中闪过。他转向一旁的黄涛问:“你说,你刚才用的那段病毒编码,是你掌管校园网安全的导师编写的?”黄涛不知韩峰什么意思,但还是颇为骄傲地道:“没错,怎么了。”韩峰就笑着道:“这就好办,恐怕能行。”

第12章内部攻破

在剩下的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内,韩峰的手指再次飞掠起来,一行代码出现在了界面上。别人并不觉得这行代码有什么特殊性,但是黄涛看了之后,却瞪大了眼睛。因为,这行程序代码就是黄涛先前用来攻击江中师大校园网的病毒程序,也就是黄涛导师编写的程序。韩峰打出这段程序,到底要干吗?

还没等黄涛弄明白,韩峰手指一动,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出现了江中大的校园网。黄涛这才明白,韩峰竟然用他的这段病毒程序去攻击江中大的校园网。

这有什么用?黄涛觉得韩峰的行为很可笑。因为黄涛所用的病毒程序,就是他导师自己编写,校园网又是导师亲自掌管着安全问题,难道还会容许自己编写的病毒入侵不曾?

正在黄涛这么想的时候,却见韩峰刷新了一下江中大的校园网。江中大校园网的首页竟然不见了,出现了一行鲜红的字:林思城的病毒最厉害!

林思城!黄涛整个人震住了,这不就是自己导师的名字吗?原来,导师编写的病毒入侵之后,就会出现这个字样。难道这是导师私下里搞的一个恶作剧?所以,导师才不容许他们使用这个病毒!

“林思城是我们江中大的老师呀!”“他不仅仅是老师,也是江中大理工学院的院长!”“这个病毒是他编写的啊!”“平时看他板着脸,没有想到也这么好玩。”“我对他刮目相看!”

黄涛冲上去,飞快连刷几次江中大的校园网,除了鲜红的“林思城的病毒最厉害”之外,什么都没有!

陆可儿一看韩峰真的把江中大的校园网搞瘫痪了,很是高兴,就冲黄涛说:“刚才的比拼大家都看到了,韩峰赢了你。所以,请你以后别在我们面前得瑟!”黄涛不想认账:“可他用的病毒程序,是我编的!”陆可儿却冷冷一笑道:“真是你编的吗?我们刚才都听到了,你说这个病毒程序是你导师编的,现在又说是你自己编的,难道你想要剽窃你导师的成果?再者,如果你导师知道,你泄露了他编写的病毒程序,并攻击了自己学校的校园网造成瘫痪,不知他会作何感想!”黄涛一时语塞,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才不敢多说了。

此时,边上的学生已经议论开了。“到底是谁赢了?”“是江中师大赢了。”“怎么可能?竟然是江中师大赢了!”“今天的比拼,对江中师大来说,可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件啊!从此以后江中师大也可以牛逼一回了。”

“我是江中师大的!”“我也是江中师大的!”原来在这家小饭馆中,就有三四个是从江中师大过来吃饭的学生。他们因为自己的身份,一直处于潜水状态,担心被江中大的人看不起。如今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地冒一下泡了。

此刻,小饭馆老板不失时机地上来,冲着韩峰和陆可儿说:“两位,刚才是你们赢了,我看得千真万确。本店兑现承诺,给你们这顿饭免单!”韩峰和陆可儿笑着说:“谢谢老板。”就在此时,周围的看客忽然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看到这个情形,黄涛感觉自己在这家小饭馆是没脸再继续呆下去了,否则只会落得非常没面子的下场。但是,在走之前,黄涛还是忍不住充满敌意地瞪着韩峰:“你今天之所以能黑江中大的校园网,完全是投机取巧,靠得也是我导师的程序。我看你本身并没有什么能力。有本事的话,就参加两个月后的挑战杯!如果你在挑战杯上能够获得一等奖,才是真本事。”

韩峰还没有回答,陆可儿就接过了话头:“黄涛,我们会组团参加挑战杯,我们也一定会得到一等奖,你就等着吧。”黄涛冷冷一笑道:“好,我就等着,咱们挑战杯上走着瞧。”说着,黄涛甩了下手,快速走掉了,他的两个同伴看了一下韩峰和陆可儿后也走了。

韩峰也对陆可儿说:“我们也走吧。”陆可儿点了点头。这时候,店老板又上来问:“请问两位同学,你们的尊姓大名能否相告?”韩峰朝陆可儿看了一眼,然后对店老板说:“还是算了,我们都是无名小辈,不值得老板您记住。”韩峰不想出风头,他的性格本就不喜欢张扬。店老板也是人精,看出了韩峰的性格脾气,就笑着说:“高人都不喜欢透露自己的名字。这样吧,这是我的名片,您拿着,以后有这方面的比拼,就请到我店里来,你知道这样可以给我带来生意。我呢,也不会让您白来,以后只要你来吃饭,我一律免单。”

没有想到店老板开出这样优惠的条件来,韩峰笑着道:“如果我带十个、二十个人来吃饭,你也给我免单吗?”店老板拍了拍胸部说:“我老朱说话,从来说话算话。只要你和这位美女,随便哪一个人来,我都一律免单。”陆可儿也笑了:“老板,你这么做生意恐怕要亏本的。”店老板说:“你们不用担心我会亏本,我自有我的经营之道。”

韩峰觉得这个店老板颇有意思,看了一眼他递上的名片,上面写着“朱曰成 西溪谷饭庄店家”,下面就是联系电话,没有其他东西。这个店名以及老板的名字和身份,都颇有武侠味道。韩峰虽然是个理科生,但是空下来也会读金庸的武侠小说,为此对这些有侠义风的人和事都有好感。于是,韩峰主动伸出了手,对老板朱曰成说:“朱店家,你的名片我收下了。别人的名片是‘明摆着骗人’,但是你的名片却让我觉得很有意思。你这个朋友我交了,以后我也不会客气,会经常来蹭饭吃。”朱曰成脸上露出了笑来:“欢迎来蹭饭,这样最好!”

韩峰与陆可儿出了饭店,坐上了公交返程。此时已经晚上七八点钟模样,下班高峰已过了,当时的宁州还不是一个创业特征非常明显的城市,到了晚上大家就很少出门,为此公交车上也比较冷清了,也有位置空出来了。两人不约而同地就坐在了一起。

刚坐下不久,陆可儿就问道:“刚才你和黄涛比拼的时候,真的是用了黄涛导师的病毒程序,侵入了江中大的系统吗?”韩峰也不讳言:“没错。”陆可儿:“那我就奇怪了。为什么,那个病毒程序攻不破江中师大的校园网,反而却能攻破他们自己的网络?”韩峰一笑道:“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的!还别说,江中大的校园网系统真的很牛,我刚才试遍了我所掌握的所有病毒,还临时编写了几个攻击程序,没有一个成功,因为他们的漏洞真的太隐蔽了。最后我灵机一动,既然校园网的安全是黄涛的导师林志城在掌管,这个病毒程序又是林志城编写的,他会不会没有防范自己编写的病毒呢?一试,果然如此。所以,黄涛其实说得不错,我这次赢得很侥幸。”

韩峰如此一说,陆可儿终于是完全明白了,韩峰是如何赢得了这次比拼的。至于韩峰承认自己赢得很侥幸,陆可儿却有不同的看法,她笑看着韩峰说:“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一个单纯的技术男,看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儿。今天你能赢黄涛,的确不是赢在技术上,而是赢在了机智上。”韩峰眨了眨眼睛:“是这样吗?我可没觉得自己有多么机智。”陆可儿微微笑着说:“也许你还不了解自己。”

陆可儿的话让韩峰一怔,他不知道如何去接。也许他真的还不太了解自己。一个人如果真的了解自己,会是怎样的呢?

接下去两人都没有多说话,公交车窗半开着。夜空中月朗气清、微风吹进车厢,扬起陆可儿顺滑如丝的秀发,拂过韩峰的脸,带着一丝动人的清香,一丝莫名的悸动。韩峰不由想起了一个迷人的短语:春风沉醉的晚上。

回到学校后,韩峰送陆可儿到楼下。陆可儿转身看着他,微笑道:“快去休息吧,明后天有空的时候,我可能要跟你商量做项目的事情,我现在也还没完全想好到底要做一个什么项目。”韩峰道:“我也会去想的,再见。”说着,韩峰便干脆利落地转身走了。陆可儿看着韩峰的背影,脸上的笑容带着春天的暖意,全然不似她看其他男生的样子。

大学里消息总是传得特别快,关于江中师大一个男生和江中大一个男生PK电脑黑客技术并战胜了江中大男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在江中大,这被当作一个耻辱传得很快;在江中师大,这被当作一个荣耀,所以传得更快。

第二天早上,韩峰照例给女友徐音的宿舍打热水。尽管与徐音的父亲有一次很不愉快的谈话,但是他并没有责怪徐音。

打热水回来,徐音一脸兴奋地对他说:“你有没听说我们江中师大一个男生,跟江中大一个男生PK黑客技术赢了的事?”

韩峰本要脱口而出:那个人是我。可是,转念一想,或许等她自己发现,会有不一样的惊喜,便淡淡说道:“恩,听说了。”徐音说:“你知道他是谁吗?那个人太厉害了。”显然徐音并不知道这就是韩峰干的。韩峰看着她青春洋溢的脸容,笑道:“不清楚。”徐音说:“有机会的话,你该去打听一下。你不是对电脑技术感兴趣吗?你可以向他讨教讨教。”韩峰面不改色地点了下头:“哦。”

《商途》,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晚八点准时更新,偶有请假会提前通知。这一年让我们一路相随。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22B0WCKP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