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现代女穿越清朝,她被送入乾隆后院当小妾

【编辑推荐】穿越清朝,玉瑶想过悠闲点的生活,可家族想将她送入历史上在位六十年的乾隆帝后院当小妾。想想就累得慌,或许,她还活不了那么长,还不如当雍正帝的妃子。至少她有自信活过雍正,当太妃,后半辈子就悠闲多了。不过,进宫了发现这雍正和她想的不太一样啊!而且明明她只是想当太妃,后宫却逼着她成了太后!

“格格,您要的豌豆黄。”蓝衣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先搁着!”玉瑶头也不抬的说道。  待她写完最后一笔字后,才慢慢的放下手中小号的毛笔。  整理好自己跟前的桌面后,接过一旁丫鬟递过来的帕子,边擦手,边对蓝衣说道:“端过来吧!”  擦完手,伸手进碟子里,捻起一块豌豆黄,玉瑶眯着眼睛,享受的吃了起来。  边吃,边心里感叹,还是如今的日子好过,以前……啧。  玉瑶不知道是不是投胎的时候,没有喝孟婆汤,所以一出生便带着上辈子的记忆。  等到她能听见,能看见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这一世是清朝人。  一开始,她还感叹,父母对于她是女子,并没有不喜,似乎还蛮看重的。  可随着她渐渐长大,她才知道,并不是。  她阿玛额娘是典型的重男轻女,她阿玛和玛姆还以貌取人,而额娘是个万事跟着夫君走的,也对玉瑶这个亲生的不甚在意。  庶姐玉容长的很好看,像生母方姨娘。  而她虽然也捡了父母好看的地方来长了,可容貌比起庶姐来,还是不如的。  加上她为人懒散,不想争,让学什么,也只是得过且过的学了。  这不,长的不是非常美貌,也没什么才艺,在亲人眼里废物一样,没啥价值。  结果,庶姐越来越被看重,而她这个嫡女越来越被边缘化。  下人都是捧高踩低的,见老爷、老夫人,甚至就是格格的亲额娘也忽视她之后,便越发的不将玉瑶这个小主子当回事了。  而小孩都是学身边人行事的,大人看不上玉瑶,庶姐玉容也看不起玉瑶,平常捉弄玉瑶就算了,还对玉瑶使坏,差点将她推进的池塘里。  玉瑶记得那时,她吓坏了,那可是大冬天里的池塘啊!  忍无可忍之下,去找了阿玛额娘告状。  结果,她记得,庶姐玉容什么事都没有,反而是她,被禁足,被骂,甚至被罚跪了。还说她坏,污蔑庶姐,看不得庶姐比她好……  明明,下人们都看到了,却问也不问,就给她定了冤枉庶姐的罪。  此次以后,她在府里更加没有地位了,若是还像从前那般只是众人忽略她还好,可有人不想玉瑶活着。  以前吃残羹冷炙,此后残羹冷炙都没有,差点饿死。  除此之外,大冬天的,她睡觉的时候,窗户被打开,差点被冷死。  大冬天的,差一点又被推进池塘……  种种手段,如此亲人,让玉瑶明白,她要是想继续活着,必须改变,必须让势利的亲人,看到她的价值。  于是,对于府里教导的东西,她很认真的去学。  玉瑶到底是有过一世记忆的人,坐的住,一沉浸下去,很快进度喜人。  渐渐的,玉瑶又得到了些亲人的关注,下人们也不敢再忽视她,对她阳奉阴违,于是她过的更好了些。  而那想要对她下手的人,也不敢肆意对她下手了。  或许是古代没有什么好的娱乐方式打发时间,玉瑶这一用心读书,就发现还是读书这种方式,好打发时间。  渐渐的,她还从中领悟了读书的乐趣。  这有了乐趣,就越发的喜欢上了读书。  这进步,就发的大了,渐渐的赶上了庶姐玉容,然后没过多久,还赶超了她许多许多。  或许是看到玉瑶还有些价值,还不算太废,于是,给了她嫡女应有的待遇。  但庶姐,凭借着容貌的出众,即使是庶女,也和玉瑶一样很被势利的亲人看重,得到了嫡女的待遇。  对此,在玉瑶身边伺候的丫鬟们,是很看不过眼的。  “格格,您这字写的真好,二格格拍马都赶不上您。”玉瑶无所谓的笑笑,没有应答。  她根本不在意和庶姐比,她只想让阿玛和老夫人看到她的好,然后能好过些。  可玉瑶不想和玉容比,玉容可没有这个想法。  以前,玉容可是老爷、老夫人捧在掌心的明珠。  可自从这个她不太看得起的三妹玉瑶读书越来越厉害之后,她感觉自己不那么被重视了。  阿玛和玛姆竟然把对自己的看重,分了一半给三妹,她怎么甘心。  于是,玉容总是逮着机会就针对玉瑶。  因着她年纪小,算计浅显,这些小针对玉瑶三下两下就摆平了,于是也不放在心上,可多了,也烦。  “格格,时辰差不多了,您该去松林院了。”  蓝衣一句提醒,玉瑶从回忆中回过神。  她点了点头,接过丫鬟递来的帕子擦了擦手,然后吩咐下人将自己做好的功课拿好,便站起身往松林院走去。  松林院,因院里种有两棵俩人环抱的大松树而取名,如今天气热,有这两棵大松树遮挡太阳,舒适了不少。  当然,冬天嘛,就不管用了。  这冬冷夏凉的松林院,就是玉瑶、玉容两姐妹上课的地方所在。当然,上课的不仅仅是她们俩姐妹,还有她们的堂姐。  不过,堂姐年纪大了,最近不怎么来松林院读书了,听说是在学着掌管家务。  玉瑶家的府邸并不大,所以,穿过走廊,走去松林院,很快就到了。  玉瑶到的时候,玉容还没来。  她先将自己的书还有功课放好在桌子上,然后,按照自己使用的习惯摆好砚台。  在等待教书先生的时候,玉瑶习惯性的磨起墨来,她先将清水滴入砚面,磨好的墨汁推入砚池,反复研磨。  没一会儿,玉容来了。  以前有着堂姐玉英在,玉容有所收敛,如今堂姐不在,玉容想针对玉瑶的心思蠢蠢欲动。  心动就行动,她特意从玉瑶的右侧经过,然后故意撞了撞玉瑶磨墨的手。  玉瑶早有防备,即使手被撞了,砚台里的墨水还是没有溅出。  玉容不甘心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好,忍不住的,琢磨着,一定要让玉瑶好看。  而玉瑶对玉容总是三番两次来找她麻烦,而感到厌烦。  也在琢磨着,如何才能让这位庶姐消停下来。  就在姐妹两各有心事的时候,教书先生来了。  因着玉瑶在读书上出色,教书先生对她也更为看重,于是乎,在教学的时候,难免的玉容就感觉自己被忽视了。  这让从小被重视的玉容如何开心,她心里对玉瑶更是厌恶的很。  于是,等先生走了后,玉容看着自己跟前的砚台,心里蠢蠢欲动。  “哎呀,我的砚台。”  玉瑶闻声望去,哐当一声,砚台砸在了玉瑶的桌面上,她的书,她的功课,她的衣裳,甚至她本身,都被墨汁给溅染了。  “对不起啊,三妹,都是姐姐的不是,不过姐姐不是故意的。”  玉容嘴里说着道歉的话,可玉瑶看的很清楚,对方面上分明是带着幸灾乐祸的笑。  玉瑶是生气的,可想想自己想达成的目的,忽的,又觉得这次是个好机会。  于是,又不怎么生气了。  当然,这是心底的。  面上她还是气愤道:“什么不是故意的,分明是有意的,不然,都下课歇息了,准备收个砚台而已,你那还隔着我那么远,还能弄飞到我这儿。”  就这样,玉瑶和玉容吵了几句后,便气呼呼的跑去找老夫人院子,找她的玛姆告状去了。  这府里虽然她额娘是女主人,可她额娘都听她阿玛的,而她阿玛总是听老夫人的,老夫人才是这府里的食物链顶端。  这次告状,不像以前玉瑶找阿玛额娘告状那次,老夫人给玉瑶做了主。  而玉容得了这次教训,也再没有用那些浅显粗暴的手段来骚扰玉瑶了。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page.om.qq.com/page/OQjR5oqZ_TgQG6XcwUmEQE2A0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相关快讯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