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身份危机

这个世纪的主题之一将是追寻人类的集体身份。我们正在寻找“我们是谁”的答案。作为人意味着什么?还有其他种类的人吗?事实上,究竟什么是人?

干细胞疗法、基因测序、人工智能、可控机器人、新的克隆动物、跨物种杂交、大脑植入、增强记忆的药物、肢体修复、社交网络——这其中每一件工具都模糊了我们作为个体与物种一员之间的界限。

我们是谁,我们想要成为什么?

与此同时,超现实正在兴起。这些模拟如此复杂、令人信服、逻辑一致,以至于超现实拥有了自身的现实力量。

我们的现实生活有多少是想象出来的?有多少是交感幻觉?我们的思维会在哪里终结,外部世界从哪里开始?假如它们——我们之外的一切事情——都是想象的呢?

我们的生活变得间接的速度越快,规模越大——我们通过技术沟通的时间越多,回答“什么是真实”这个问题就变得越迫切。

我们如何能分辨真实和模拟之间的区别(如果有的话)呢?这些区别会如何重新定义人类?

几十年内,当我们每天都能和更好的人工智能打交道,当基因修正的孩子长大,当思维增强药物奏效,当虚拟现实变得寻常,当社会蜂巢思想永远在线时,我们将面临难题。

深刻的焦虑和不确定性会滋生多种诡异的小众文化和奇怪的信仰,即便是那些能逃避暴力的人——普罗大众和网民——也将面临一个悬而未决的疑问。我是谁?

接踵而来的是一系列问题:人的种类只有一种吗?机器人能成为上帝的孩子吗?对智能机器的奴役是否可被接受?我们是否应该把同情心由动物和生物扩大至所有造物?如果它能造成伤害,它是不是真实的?

盖亚假说(GaiaHypothesis)是由英国大气学家詹姆斯·洛夫洛克在1972年提出的一个假说。

WhoShould We Be?

技术并非毫无生气的表层事物,而是人类生活中一股活跃的力量。

语言、文字、视觉感官,以及法律和正义的观念——这些人类所创造的东西,塑造了我们的内心生活。

这些东西一旦出现,就会反过来影响我们。

互联网以及过去十万年间我们创造出的所有其他工具,都在重塑人类。

重塑成什么呢?至少在未来的几个世纪里,这都是一个大问题。我们是什么?我们能成为什么?我们应该成为什么?

人类创造的每一项新技术,如网络或克隆技术,都迫使人类一再追问:我们将会成为什么?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要深入到人类的本性、传统,以及最为重要的一项因素——新技术。

我们都认为答案的线索就是人性中最好的东西(至于人性中最好的东西是哪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然后对自己说:我们能够更多地做到这些!

因此“更多人性中最好的东西”可能是我们的目标答案之一。

我们也可以探寻自己的幻想。超人、科学怪人、奇点、X战警以及科幻作品中的外星人,是我们集体无意识所想象出的未来人类。

我们的想象力是广阔的,且仍将是我们想要成为什么这一问题的主要源泉。

我们利用科学技术设计基因组,或让生命延续,在这些过程中,我们不可避免会汲取一些科技的力量(正如我们将进化和适应的能力引入科技创造物之中时,科技也无法不吸取自然的动力)。

也许我们会在某些新技术中发现仅存于其中的全新能力或潜力,然后心想,好的,我们就要变成这样。

但无论这些可能性的灵感库多么广多么深入,我都不认为人类能够将自己重塑成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

一些人相信,奇点所谓的超能力就是推动人类变异和转变的秘密武器(尽管其他人并不需要变异和转变)。

在这个框架下,只要时间足够多,大脑就无所不能。但与此同时,宇宙之所以真实,仅仅是因为其有限性。

真实的事物之所以真实,是因为物质、实体、自然规律及其他基础,在某些方面限制了可能性。若非如此,一切皆有可能,如魔法。

在较短的长期内,我们距离穷尽人类进化的所有可能方式还很远。

我们也许能够做到令肉体永生不死,获得心灵感应的能力和绝对可靠的记忆力,对感冒的免疫,拥有更好的脊柱,能够无痛生产等等。

我们甚至还可能重新设计人体,令其拥有惊人的可塑性,从而让每个人都能自行取舍自己的能力。

但是我认为,决定人类想要(或应该)成为什么,是一个更大的挑战。我们知道,现实的规则是有得必有失。

任何消耗能量或需要信息的东西,都需要付出代价。

在我们思考人类想要成为什么时,一些大问题涌上了心头:我们是否(应该)仍然作为同一个物种,还是以多个物种的形式出现?人类无论走向何方,作为一个集体而存在是否重要?我们应该仍然做人类吗?人性(无论它是什么)值得保留吗?我们能够进化到什么程度而仍可被视作人类?人类将以普通人来定义?还是应该让另类的极端版本——未来优秀的爱因斯坦和莫扎特——来代表人类?

“人类是什么”这一问题的核心在于人的心灵;更大的道德进化或许根本不会出现在人类身体上,而是出现在我们的社会中。

也许,如何做比做什么更为重要。

我们已经在决定,作为一个物种,人类想要成为什么。年长的新式父母会定期进行遗传咨询。他们的选择会对后代的遗传特征造成微弱但实在的后续影响。

我们正在重塑自己。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没有去思考这些问题,我们想要成为什么?人类为何而生?我们应该成为什么?

一般设想技术奇点由超越现今人类并且可以自我进化的机器智能或者其他形式的超级智能的出现所引发。

由于其智能远超今天的人类,因此技术的发展会完全超乎全人类的理解能力,甚至无法预警其发生。

心归航,再启航

愿每日微小知识激发你的深刻思考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28B1E1JO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同媒体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