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每天都在刷新我对它的认知

社会的财富分配的固化,社会阶层的固化,在任何社会里都是很正常的现象。聪明的穷人,聪明的年轻的穷人,搞一些大概念出来,掠夺财富,其实很正常。甚至任何一代人,都有他们掠夺财富的方式,与有没有“应用”,是否是“泡沫”,是否是“骗局”都没有本质关系。

文/刘大猫

最近忙得要命,只有周末有空写点公众号,今天写一篇随笔再聊聊比特币。

因为今年这玩意儿的行情如同一头经济野兽一般突然迅猛冲高,到此时此刻似乎都没有要降温的意思。我的注意力实在不得不聚焦于此。

我在努力的回忆, 2013年我第一次购买比特币的时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姿势,当时似乎就是觉得:区块链这个似懂非懂的概念好酷啊,比特币这个“新型货币”太神奇,买了还会涨,还能赚钱,还能让我拥有“分别心”(因为大多数人完全没听过,不能理解,也不敢相信这个东西)。

彼时与今天一样比特币社区的狂热分子们,努力高喊着口号“币价迟早过万”,“币价迟早过十万”“币价迟早过百万”“一币一嫩模”“一币一别墅”,诸如此类。

那谁不想赚钱呢,“赌性”是人性最上瘾的弱点之一,这促使着我去最初购买比特币。

从那到今天,我对比特币的认知已然也发生了几多庞大的变化。而且对比特币的认知,也只是一个最小化的缩影,背后映射着对这个世界某些规则,规律的认知。

我其实有一度很讨厌比特币,2013年后的一年多里,我觉得这东西就是一个骗局。唧唧歪歪了这么多年,根本没什么狗屁应用,就他妈会吹牛逼,割韭菜。

唯一看到的应用,就是交易所和比特币赌场,其实这两个也压根儿不是什么区块链的应用,只是用比特币作为筹码来对敲的平台。

至于传说中的什么“洗钱”,“灰产应用”也都只是听一帮自以为是,故弄玄虚的傻逼们吹牛的时候说说,反正我是没看见过,网上做灰产的也不少,好像真用什么比特币结算的,我也没见过。估计有肯定是有,但事实是还没有多到“刚需”的程度。

但对它的认知确实是在一直变化的,且在持续思考观察这个领域。我发现在区块链这个大的产业链条中,活力一直是有的,新东西曾出不穷,从比特币式的电子系统,到以太坊式的图灵完备的智能合约,围绕比特币,围绕区块链,搞出了越来越多的新东西,虽然这些东西目前不一定对人类的生活生产有什么落地的应用,但活力是无限的,是一直在进化的。

而比特币已然是这个产业里的老树桩。彼时比特币的价格又很低迷。巴菲特那句“人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人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谁都知道(其实后来我发现,这句鸡汤话,根本就不懂是不是巴菲特说的,人人都说巴菲特说过这句话,但我专门考证了,发现没有任何实实在在的来源)但我就想着在低迷的时候开始购买吧。我在2014年下半年,2015年,2016年几乎都在定投比特币。

那时候我就告诉自己,这玩意儿肯定会涨,我提前布局,只买不卖。果然到了2017年,它的行情一飞冲天。我起先觉得能到8000多块钱,已经很高了,已经突破历史高位了。

我警惕的神经已经上来了。而他居然自顾自的跑到一万多,接近两万。这时候我已经获利很多了,虽然我一直说,我要只买不买,但他拉伸的时候这是恐怖,不是慢牛,而是冲天的疯牛。任何人面对超级疯牛恐惧肯定是有的。

并且我不是那些在牛市中刚刚入场,如同中了彩票一般的暴发户。我等获利的这一天,等了两三年,中间有不少煎熬和没耐心。这不是那些站着说话不要疼,被一洗脑就去购买的暴发户所可以理解的。

所以我的风控体系让我选择在两万元之前出售掉比特币。

然而后面的故事,大家也都正在亲历。短短几个月时间,比特币已经从那时候的价格,冲到现在快要突破10万人民币的整数心理关口了。

这个过程里,我当然每天都保持关注,对于自己少赚了多少钱,我是没任何好后悔的,因为我的风控体系真的不允许我把币拿到今天,但这些都会让我重新审视这件事情,认知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演化。

以前我常常喜欢使用“进化”这个词语,但最近发现“进化”这个词语并不准确。更准确的用词应该是“演化”。因为我们的变化,不一定真的就是“进步”,而演化则更为准确。

在自己认知演化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身上很多的问题和缺点:

譬如有的时候,真是过于谨慎。

譬如“人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人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这句话是政治正确的,价值正确的一句话。但其实也等于是一句屁话。

人人贪婪的时候,你恐惧了,你可能就真没跟上车。人人恐惧的时候,你贪婪了,也可能继续一跌至死。这些都没有绝对。读过很多金融泡沫的书籍,人类社会的泡沫有过太多次,其实无论多不靠谱的泡沫,都是有赔有赚。

而且衍生开去,我觉得自己做很多事情的时候,还是思前想后,有点纠结。我觉得这可能也是江苏人的通病,身边有不少很聪明的人,他们很精明,做生意,账算得比谁都清楚,自我保护色很强烈,宁可让别人吃亏,也从来不做让自己吃亏的生意。

但是仔细看看他们,都发现,生意做不大。也许赚的钱是越来越多,但始终未能有大的突破,就是因为他们总是感觉到处是坑,一件事情摆在他们面前,反正哪儿哪儿都是坑,哪儿哪儿都是问题,不敢拥抱泡沫,不敢拥抱风险。

更别说什么比特币,ico了,ico要是在他们看来就是愚蠢至极的荒诞庞氏骗局。但其实即便就是庞氏骗局吧,那又怎么样呢?确实有人在里面有过暴发式的获利,我相信如果有靠谱的方法论来支撑,一定也可以大概率的获得可观收益。

我不是说比特币这个东西,我们都要去冒险。我就是觉得很多时候,真不能想那么多,很多人都在玩儿的东西,你唧唧歪歪的时间如果真的去搞,可能就顺着泡沫或者趋势增长了。

现在的我,对于比特币这个东西,我不敢说我的认知有多高,但因为每天都在观察和思考,我对它的认识已经确实演化到不同的角度。

我也不再会去关注什么[比特币是不是泡沫] [区块链是否有什么实际的应用][比特币是否会成为主流货币]这样的问题。这些都是上一个维度的人思考的问题。

其实衍生开去就像[共享单车是不是泡沫][全民创业万众创新会不会出现旁氏骗局]这样的问题也没那么重要。

站得更“高”来看这些问题的时候,就会发现,其实是不是泡沫,有没有“应用”,“是不是靠谱”,真没那么重要。

因为在我现在的认知里,类似比特币这样的东西,本身就是一种“小型革命”。

“革命”这个词语百科上的定义是:革命,本义指变革天命,后词义扩大,泛指重大革新,不限于政治。

在我看来革命的本质,其实无非就是“财富和权利的转移和重新分配”。最归根结底的其实就是“财富的转移和重新分配”。

而一般,为啥需要“财富转移”“财富重新分配”呢?其实就一个字:穷。

穷,没钱。你就要去想尽办法获得更多的钱。这时候如何最有效率的获得大量财富,要么是杀戳式的掠夺。要么就是重要的发明创造。

譬如蒸汽时代,电气时代。这些伟大的技术革命都是伴随着日后的财富转移雨分配。

再譬如重大的理论和概念的发明,意识形态的兴起,,也会促成革命。譬如:基督教的兴起。 《共产主义宣言》的兴起。

在20世纪初叶,共产主义的思潮,就全世界一个非常新颖,“进步”的理论体系,远胜过今天的“区块链”。那时候“共产主义”没有任何“落地的项目”,也就是一个“白皮书”的阶段。

结果一群斗志昂扬,挥斥方遒的人,拿着这个白皮书,解放了全中国,掌控了这个国家的社会财富分配。那时候革命领袖们也没什么钱,都是一帮穷人,搞了一些大概念,大新闻。但终究是搞成了。社会财富就由他们分配了。

而今天的人类再度进步,很多事情已经无需去靠流血才能搞定。因为技术基础设施的完善,而且在现行的政治体制中,聪明的穷人都不用脱离政治体制,都可以有了越来越多更高明的革新方式,小范围的财富分配的方式。

他们把生产自行车的方式通过互联网共享经济的方式一包装,就可以从50后,60后出钱的投资机构里,获得数以亿计的风险投资。这不就是年轻人在转移社会财富的过程中发挥驱动力嘛?

社会的财富分配的固化,社会阶层的固化,在任何社会里都是很正常的现象。聪明的穷人,聪明的年轻的穷人,搞一些大概念出来,掠夺财富,其实很正常。甚至任何一代人,都有掠夺财富的方式。

这些转移社会财富的方式,有很多确实是能够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为人类的技术,创造产生正向能量的,我相信在这个过程中,区块链这项单纯的技术本身是会被推动的。但转移财富,与是否泡沫,是否有应用,其实关系不大。

现在这些聪明的穷人,通过区块链这一套概念,建立了一个区块链的生态圈,新世界。在这个新世界里产生交易的可能性。区块链真是太符合一场革命的特征了。

在这个世界里,有领袖,有炮灰,有喊着口号的激进分子,有幕后的“装”,有信仰,有谎言,有既得利益者,有阴谋篡权之局,有内部的敌人,有外部的打压。当然还充斥革命成功之后的无限遐想与可能性的诱惑。

总之在我看来,区块链这个东西,已然不再是什么技术上的应用,生活中的便利。它就是一场小范围的社会财富转移运动,而且到目前为止,这场运动非但没有失败,还取得了令很多人喜悦,厌恶的阶段性成绩。

未来能走多远,真不好说,或许所有人都是泡沫,或许已无限临近末日前的狂欢。也或许它真的能够深刻的改变这个世界,然后让它的追随者,让顺从其原教旨,努力为之奋斗的人以莫大的蛋糕。

但作为这场运动的亲历者,也感觉很有意思,让我见识到,思考了太多太多。

但我也知道,既然是一场革新运动,它一定会饱受质疑,打击,甚至诽谤,抹黑。

这场运动里,一定有炮灰,死无葬生之地的无名烈士。每一个投资者,都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变成炮灰,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激烈战斗。

(end)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09A0DLYR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