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工具
TVP
写文章

酒店业遇到区块链 有些坎儿现在还绕不开

因为OTA不仅仅是中介—“中央化的角色”,更有服务者的功能,因此无论区块链多么强大,它都无法代替服务者的作用,因此OTA不会消亡。

(迈点专栏作者 张兴国)酒店业采用区块链为技术平台开展业务,从设想用到 普及,其中的路程还相当遥远和复杂,有一些绕不过去的坎,需要我们认真地进行探索和创新。

我们首先要确定业务的性质以及参与交易的对象的特点,来确定区块链的形式。比如酒店在线预订,属于公共性的电子商务,参与者为酒店集团或各独立的酒店、旅馆、客栈以及成千上万的酒店客户(包括企业客户),这种业务适合选用公有链。公有链允许任何人加入交易并获得确认。而酒店在线采购或酒店积分交换平台,对参与交易的对象,即酒店或供应商,或与酒店积分交换有关的航空公司、旅行社等需要现行认证,获准后方允许进入进行交易,这种交易平台则是属于区块链中的联盟链性质;而酒店集团和大型旅游公司用于内部管理和交易采用的区块链技术搭建的平台,属于私有链性质,本质上与现在用局域网技术搭建的内网一致,只是技术不同而已。

三种区块链的形式决定了走在上面的业务运行模式有很大的不一样。有没有现行的交易平台可以拿来直接给酒店业使用,比方说比特币平台或以太坊或者国际银行业比较常用的R3CEV?没有。每一种商业模式的场景设置都需要和技术进行紧密的纠缠性设计,才能符合实际应用的需求,这就是区块链技术虽然前景光明,却举步维艰的原因。换句话说,中本聪设计的比特币交换网络只能适合比特币,最多扩大到虚拟货币,其他的行业业务附加其上,就有硬装斧头柄的嫌疑,使用时也会会感觉处处不在初衷。同样,其他使用区块链技术进开拓的应用也一定需要对场景进行特别的设定,对共识机制进行特别的规定,才能流畅地开展业务。区块链的实用远景,确实有底层技术的进一步开放和完善,更重要是进行应用规则的创新。

把现有的区块链平台拿来,把酒店业务附加上去,直接运行,为什么不行? 需要做哪些探索和改革?

以酒店业最普遍的应用—在线预订为例(以下称之“酒店区块链预订”)。

首先,我们缺少一个适合区块链的智慧预定浏览平台或叫浏览器(以后这会是一个令人很羡慕的平台),允许几十万家甚至几百万家酒店把自己的房量、房价等信息按照既定的协议所规定的标签合理、方便、醒目、好用地上传上去并组织起来,供上链的上亿客户查询、下单。目前,这种功能是由 OTA的网站和其背后的CRS来提供的,并且这种OTA的网站给了市场尚且不错的使用体验。

其二是记账权的竞争。区块链是一种公共账本,为了保证公平,在链的每个节点都有记账的可能,但每一个区块只能有一个节点获得记账权。为了选择出大家公认的记账者,于是采用的各种各样的共识机制,看谁第一个获得符合计算难度的哈希值。目前比较流行的有几十多种共识机制,其中用得最多的就是”POW”(工作量证明)。现在的问题是,酒店区块链预订的记账权如何确立,才能既保公平又保效率,甚至说既达目的又绿色环保。这是一个相当难的规则破解和创新,直接考验酒店业的智慧。以”POW”工作量机制为例,它体现公平不假,但牺牲了效率。现在为了抢到一个记账权(俗称挖矿),需要动用大量的专业矿机组成矿池,去没命地计算。耗费了大量的算力和电能,非常的不具环保。但是在比特币市值走高的背景下,所有的投入变成很有性价比的一个挖宝场景。然而这一切对酒店业的应用来说,将变得不可思议。酒店区块链预订的节点包括数以亿计的一般客人,他们已经习惯了移动预订,如果为了追求记账权确定过程的公平性,让他们退到用PC(作为矿机)参与记账权的竞争,从而完成一次预订,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再说,客人的目的是为了获得一个满意的预订,有无记账权对他们而言根本是无所谓的一件事。然而没有他们参与记账权的竞争,酒店区块链又如何保障交易两端的“机器信任”,又如何确保记账的区块的公信度呢,又如何实现预订过程的去中心化和体现每个节点的同等重要,又如何确保全链51%认同机制得以实现?

其三,在比特币的交易中,为了鼓励参与者积极挖矿(争抢记账权),对成功者予以奖励比特币的规则(最初每次奖励50币,每四年减半。现在每次奖励12.25个币。总共2100万枚比特币到2140年全部奖励完毕,实现不可再生的“数字黄金”的承诺)。这个规则也是完全针对虚拟数字货币而设的,与酒店业没有半点的必然联系。客人上网预订酒店,以房价为接受的要件,其中若发生中介费都是酒店给OTA,他们从没有关心过。在区块链的预订平台上,他们更没有关心的可能。酒店在没有OTA收取佣金的区块链预订平台上获得订单,掏出比佣金低许多的“通道费”予以奖励记账权获得者,是愿意的。并且,酒店的预订绵绵流长,并无需要人为设置终点。因此奖励机制和奖励资金的来源对酒店预订区块链来说倒是容易解决的事情。

其四,改革比特币区块链的区块生产时间和区块大小,对酒店区块链预订来说十分必要。现在的规则是,每十分钟产生一个区块,每个区块的大小是1兆。当链上的挖矿者完成符合难度系数的哈希值计算而抢到记账权时(获得奖励),如果其所化的时间小于十分钟,系统就会加大难度;如果其所化的时间大于十分钟,系统也会自动降低难度,从而使挖矿的时间始终回归在“十分钟”这个标杆上。当一个区块获得记账机会时,在这个时段上的交易信息都会打包在这个区块上,记到每个节点的公共账本上,获得不可更改的特性。这个规则对酒店业而言必须改变,否则无法获得应用的前提。因为,十分钟一个区块,每个区块一兆大小,意味着着酒店预订区块链平台上,每天可确认的交易只能是不超过3.6万笔,这个容量与每天发生在中国在线预订交易量48万笔左右的规模冲突太大;十分钟的区块记录确认时长与现实中的预订即时确认,差距也特别巨大,令人难以接受。就是说,目前区块链应用中的“低频”、“小容量”特征与现时酒店业预订的“高频”、“大容量”并不相符,需要改革。缩短区块记录时间、扩大区块容量是必由之路。但从“十分钟”缩短到多少才符合酒店业在线预订的现状和未来同时又满足区块产生的科学性和严谨性。因为,一味强调缩短区块产生的时间,可能会使系统失去对区块记录进行多重哈希摘要的时间,失去建立区块标头的必要时间,进而失去建立区块的必要数学条件;同时,过短的区块产生时间,必然降低计算难度,也会在挖矿者中产生并列的记录权拥有者,从而产生区块的分叉。因此,规则要改是共识,如何改却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技术问题,需要进行大量的测试。

其五,如何解决酒店区块链预订过程中的实名认证的问题。实名预订是国家对酒店业态的基本要求,其意义大家都明白并严格执行。在区块链上进行代币交易,并无实名规定,但要求交易者拥有一个数字钱包。钱包并不用来存放你的虚拟货币而是存放公钥和私钥。电子钱包是一个160位的二进制数字,转换为16进制就是一个难以记住的20-35位的字母和数字的字符串。对于虚拟币交易来说,钱不是支付给个人的,而是支付给某一把私钥。但私钥背后的主人是谁就是一个秘密,于是形成了区块链(虚拟币)交易匿名性。这是区块链的一个优点,也是恰恰成为酒店区块链预订绕不过去的一个坎。我们既需要保留区块链的安全特性(特别是其非对称加密的特性),又必须满足酒店行业监管要求;既要让客人拥有数字钱包的私密,又必须实现国家对私钥的实名追溯;既要让数字钱包满足在酒店区块链预订上的需求,又要满足这个钱包在其他区块链应用的通用性。这在当前是一个比较窘迫的难题,然而又是必须解决的问题。当然,当我国推行数字法币时,这个问题会引刃而解;在数字法币推行之前,可行的技术方案就是对数字钱包进行实名认证,确保私钥的可追溯性,但这个方案的市场接受度如何确实是一个有点玄妙的问号。

要推进酒店区块链预订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谁来承担这场技术和场景应用革命的始作俑者?

按照区块链理论,在所有的上链环节中,每个节点地位是一致的,并没有中心节点,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公共账本。照字面狭隘理解,酒店区块链预订平台应该是一个没有组织者的公有链;如果有的话就与“去中心化“理论相悖的。其实并非如此,万事总有起始的推动者。比特币的原始区块和所有的共识机制都是由中本聪建立的,他就是一个始作俑者,他的地位和功勋极其重要。同样,酒店业若要推行区块链预订或其他相关业务,也需要有领头者。领头者的作用是拉大旗建联盟,寻找平台的技术合作伙伴,推进平台的物理建设,建立和测试各项技术和共识机制,探寻资本的介入以扩大平台的规模和影响力。

那么领头者是否会成为酒店预订链的事实上的又一个“中心”呢?结论是否。因为,它并不参与到具体的运行中,无法左右区块的记录权,无法改变区块记录的内容,无法终止或加快平台的运行速度。就像区块链的创设者一样 ,他创立了区块链却无法左右比特币平台的运行。那么这样一个领头者该由谁来担任?国外的情形是由大公司或行业联盟发起比较多,在国内也是如此。中国的酒店业从一个小行业发展到如今,已是国民经济中一个影响力的现代服务业,大的酒店集团或几个联手有无意识来承担这样一个角色 ?国内众多科技公司和酒店信息服务商有无能力和魄力来开拓这一领域的疆土?各层级的行业协会有无号召力来进行这样的探索 ? 一切看上去似乎迷雾重重。

从以上分析中可以看出,区块链技术在酒店业中的应用,没有现成的平台和现成的机制和规则可用,酒店在线预订从互联网上的OTA平台或某个酒店品牌平台上转移到区块链平台的真实场景并未创立起来。

并且,注意到,以OTA为代表的在线预订之所以为广大的客人所接受,除了其提供一站式的预订体验和价格优势,当前的OTA还提供者着大量后服务和质量托底的功能。我们强调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功能,强调区块链平台上的公开、互信和不可篡改性,在这些功能的指引下,我们推测区块链会在某一天成为中国预订的新景观河新模式,但是我们想过没有,当这一天来临时,OTA曾经扮演过的售后服务和质量托底的角色该由谁来承担?这个问号背后的自信来自于我的几位OTA朋友,他们相信,因为OTA不仅仅是中介—“中央化的角色”,更有服务者的功能,因此无论区块链多么强大,它都无法代替服务者的作用,因此OTA不会消亡。

例如,现在许多酒店因为担心客人“no show”,常常会采用一种“over sale”的销售策略,特别重节假日尤其频繁。这时,客人到店碰到的常常就是“有单无房”,纠纷由此而起。这时OTA就担负起为客人托底的责任,解决客人的住宿。区块链预订平台能不能解决这类问题?也就是能否解决客人的信用问题,能否解决no show时的补偿问题?如果能解决,酒店为什么还要over sale?有人会说,酒店依然有动机执行“收益管理”的策略,因而仍然会有酒店“悔单”,造成客人有单无房的窘境。现实会是这样吗?区块链的信用保障机制和交易公示机制,将确保已经成立的交易是透明的不可更改和撤销的,这对酒店执行条约是有极大制约的,尤其是在客人执行no show 赔偿制的背景下更是如此。这时,中间者的托底服务不就很大程度上消弭了吗?但是,还有许多服务确实是区块链预订所无法替代的,怎么办?

综上所述,我以为,区块链会在很大程度上,建立酒店与客人之间的直接信任关系,因此会导致许多现行制度和策略以及服务的改变或消亡;但无论技术如何的进步,它总是和现实的需求和变化有差距的,与现实保留“遗憾”是一种常态,也是迫使技术进步的动力。虽然区块链技术直接拿来用在当前的酒店业并不具备可行性,它离成熟的应用还有相当大距离。它必须在技术前行途中,由酒店业对它进行多方位的场景建设和规则打造(文中所例举的几个方面仅仅是管窥蠡测)以及漫长的市场培育和多方推动,才会逐渐为社会所接受。相信随着国家对数字货币的推进和区块链技术的鼓励,区块链技术在酒店业中的应用有可期可待的一天。

(张兴国,郑州大学SIAS未来信息技术学院 院长,中国酒店科技联盟(CHTA)首席运营官,中国饭店业信息化委员会 首席顾问)

本文来自迈点网,创业家系授权发布,略经编辑修改,版权归作者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 下载创业家APP,读懂中国最赚钱的7000种生意 ]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16A0WITO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