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定要遮住你的电脑摄像头?

3月16日,美国《纽约时报》爆出了一个惊天新闻:

Facebook被发现其5000万用户资料被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获取,用算法进行大数据分析,根据每个用户的日常喜好、性格特点、行为特征,预测他们的政治倾向。

然后,借助Facebook的广告投放为用户定制新闻推送,潜移默化地影响用户对大选的投票抉择。

这个事件爆出地偶然,但绝非个例。

社交购物等依托大数据的网站都在无间断判断你的浏览和消费习惯,然后潜移默化地强化你对某事件的关注度和喜好倾向。

你接受什么样的信息,就成为什么样的人。

在这个互联网大数据如洪水猛兽的时代里,我们赤手空拳,毫无抵抗之力。

我们能做的,至少是像扎克伯格一样,遮住我们眼前的摄像头。

一、你身边的电子设备是一把双刃剑

全世界所有的麦克风和摄像头组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任何居心叵测的黑客都有可能在这上面游刃有余地收割,而受害者通常全然不知自己手里的设备已经沦为黑客满足私欲的眼线。

网络安全研究人员已经证明,黑客可以“黑进”摄像头来监视在另一端的人。

从这个角度想想,也许南加州某个缩在沙发上的白人极客正在用他的奇淫巧技夺取你电脑摄像头的使用权限,就着可乐和薯片对你的家具摆放和罩杯大小品头论足。

摄像头和麦克风双管齐下

他们把你的生活变成了一场peep show

身边的电子设备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方面让你享受科技日新月异的成果,一方面也有可能将你的生活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如果不是最近发生了一件怪事,大多数的人都不会像Diego那样拔掉家里原本用来监控猫和小偷的网络摄像头并且把iPhone 6s换成诺基亚,还用金属探测器排查了家里所有可疑角落。

妻子Bella试图制止疑心重重的丈夫,却换来一句反问:

难道你想让你爸在pornhub上看到你把蜡烛滴在我后背的视频嘛?

我严重怀疑,有人正通过我身边的麦克风和摄像头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Diego这一系列异常的举动都归咎于几天前Instagram推送给他的一条投影仪广告:

那天跟表弟在酒吧小酌,我说要是在家里装个投影仪,就不用来酒吧看球赛了,结果第二天当我打开Instagram,就出现了这款产品的广告推送。

Diego一想到自己从来没有在Google上搜索过投影仪,而且从来没有分享或点过赞,也没有在社交网络上跟别人讨论过这个东西,他就背脊发凉。

直觉告诉我,Instagram肯定在搞事情。

Instagram只有一种方法能够知道我说过这个东西,就是它一直都在通过手机的麦克风监听我日常生活中的对话。

我的Instagram的麦克风权限一直都是开着的

照Diego这么说,你和女同事在电梯内的尴尬聊天,甚至是闷在被窝里的屁响,以及你半退牛仔裤后的窸窣声都会被麦克风如数捕获...

都会解析成无数个0和1的字符串传递到隐藏在互联网黑洞某个角落的耳朵里。

你的生活也许正在某个黑客的屏幕前熠熠生辉。

二、算法大数据能为侵犯用户隐私背锅吗

其实不只是Instagram,2016年Facebook也因为疑似使用麦克风侵犯用户隐私,遭到南佛罗里达大学教授Gizmodo的投诉。

Facebook最终在官网发布了新闻稿澄清,坚称他们的广告推荐算法是根据用户的兴趣和大数据来提供的,而不是通过手机麦克风窃听用户。

Facebook说他们不会通过手机麦克风窃听使用者的对话来决定广告或动态消息,却无法得到大多数人的信服。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扎克伯格在屏幕后面看你

你所有的数据全都归扎克伯格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样的解释反而招致更多人浮想联翩。

原本你上网搜个包皮过长,人工智能算法就会把所有割包皮的广告推到你面前,现在你只要被女友口头嫌弃,手机就很可能自动识别出你的丁丁尺寸,给你推荐small size的安全套礼包。

人们都担心,总有一天麦克风会记录下你那不到1分钟的性爱时间,会根据你的呻吟声自动将整个莆田系男科塞满你整个网页。

我和朋友聊天说想养一只猫,我从来没有在网上透露出这样的意向,但还是莫名其妙的开始收到关于猫粮的广告推送。

我和我的朋友们说过家里的洗手间需要一个手机架,几个小时后我就收到了这样的广告推送。

麦克风一边收录你的呼吸,摄像头一边捕捉你的动态,你的一颦一簇也许被人恶意上传到色情网站,被来自五大洲的狼友消费。

一名23岁的弗罗里达男子就因为涉嫌通过笔记本电脑的麦克风和摄像头监控10名女性,面临重罪指控。

他自己写的这个程序能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动打开摄像头进行拍摄,并且上传到互联网的服务器上,这样他就可以随意浏览。

但是在法庭上他拒不承认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的,直到他说漏了他从哪学会了做lasagna。

他只是在享受掀开底裤前的盛宴

在这种环境下,你的摄像头不仅可以被黑客访问,还可以被用来录制。

每个人就像身处楚门的世界。

三、是危言耸听还是被害妄想,谁都说不准

对网络摄像头的恐惧已经深入到大众文化中,奥利弗·斯通拍摄的传记片《斯诺登》里,扮演主角的演员约瑟夫·戈登莱维就在与女友亲热的时候,紧张地盯着他的电脑摄像头。

现实中类似的事情屡见不鲜,加拿大多伦多,一位女孩收到了自己和男友躺在床上观看Netflix的私密照片,并且对方威胁要一笔钱否则会把更多照片和视频披露。

一石激起千层浪,网络上关于摄像头可能被用作隐私侵犯的讨论不绝于耳:

试想一下,你买了一台手机,但是你却对它没有绝对的控制权,它就像被安插在你身边的定时炸弹。

穿再多的衣服也没用,暴露在这样的空气中,每个人都跟赤身裸体没有两样。

但也有人秉持另一种观点,他们认为那些说自己被监控的人要么是幸存者偏差,要么都有被害妄想症。

全时段监控分析对话在技术上现在基本上是无法实现的,那个录音功能应该是用来语音输入的,在普通环境下噪声杂音非常多,这种语音很难分析,而且谁会只为了给你推荐广告去冒这么高的成本和风险。

别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

知乎的相关话题讨论也被打上了被害妄想症的标签

马上有人拿出实锤反击这不是危言耸听。

2016年,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社交网络上发了一张庆祝Instagram增加用户的照片,在照片的背景中他的电脑摄像头和麦克风插口似乎用胶带遮住了。

我觉得扎克伯格采取这些预防措施是明智的。

网络安全领域的专家和顾问格雷厄姆·克卢利在他的博客说到:

除了情报机构和可能觊觎他那数十亿财富的传统网络犯罪分子之外,无疑还有大量喜欢恶作剧的黑客,他们会认为暗中监视这么有名的人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面对潜在的攻击,选择用遮住照片、视频和音频入口这种物理隔离向来是一种划算的基本安全保护措施,导致网友纷纷效仿。

“感觉给电脑贴上眼睛仿佛赋予了它生命”

哪里有恐惧,哪里就能赚钱,这场摄像头隐私权的争夺战甚至催生了一批创业公司。

CamPatch公司自称自己的镜头遮罩为“摄像头贴纸界的奔驰”,该公司的创始人在2013年听取了五角大楼网络安全专家的有关言论后就创建了这家公司。

随着人们越来越注重隐私,该公司的收入也水涨船高,它们为超过25万台电脑提供了物理庇护。

达芬奇密码的作者丹·布朗在《数字城堡》中提出一个疑问:

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 (谁来监视那些监视者?)

那些监控你的人也许并没有什么窥探癖,他们只是正常人,因为工作或者某项原因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就像电影窃听风暴里的男主角,这才是最恐怖的事情。

你只会相信你愿意相信的东西,至于到底有没有这种现象,我没有办法下结论,也许二三十年后答案就会揭晓。

现在是北京时间00:34,办公室空无一人。

当我在键盘上敲完这篇文章最后一个字符,点击保存,合上Macbook前,我与摄像头对视。

此时此刻,希望看着我的,能是身在贵州的前女友。

本文为LinkedIn经授权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LinkedIn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转载文章所包含的文字和图片来源于原作者、影视截图和yestone.com及视觉中国。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于本文刊发30日内联系LinkedIn进行删除,并就版权问题联系相关内容来源。

2018 领英 保留所有权利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21A1HTQ0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