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隔离见证违反法律原则

熟悉比特币历史的人应当知道,2017年7月份,比特币核心开发组(Bitcoin core)为了应对区块容量限制(上限1M)和交易可扩展性,推出了隔离见证方案,即将一项比特币交易的签名数据从原来的交易数据结构拿出,不放入矿工打包的交易区块而放入另外一个mekel数据结构中。这样,一个交易区块可以容纳更多的交易,可从原来的交易容量1M突破到3-4M;据还称,由于隔离了签名,余下的交易数据更具有可扩展性,比如可以更好地通过第二层网络如闪电网络进行无拥堵交易。

隔离见证,简单说,就是将交易者签名从一份合同或一张支票的签名处去掉,第一时间传给对方的只有合同或支票内容,而无交易者签名,交易者的签名系通过另外一个文本、在另外一个时间传来。

从律师的角度,我认为隔离见证方案是不符合法律原则的。因为众所周知,一份有效的合同或支票票等,必须是同时具备交易内容与交易者签名,而且法律实践中,对于两造双方的合同签名,应以后一签名的时间为合同生效时间,简言之,合同生效时间与签名时间是同时的,假如合同生效与签名不同时,那么哪怕只需要一秒钟,交易一方便可在合同生效后悄悄伪造一个签名,这种情形在司法实践中屡见不鲜,各种笔迹涂改液大行其道就是例证。在计算机科学上,合同生效与合同签名的同时,是指以同一时间戳来标示。

但是,隔离见证方案改变了这一极其重要的法律原则。因为,隔离签名后,矿工在第一时间收到的交易将是一笔没有签名的交易,其将该交易放入内存池的打包行为实际上是一个无效的法律行为。虽然,矿工很快会收到验证信息,但这个验证信息与交易信息的广播存在时间差,无论这个时间差多么短,哪怕只有一毫秒,也不符合合同生效与合同签名的同时性原则。而且,实际操作中,确认验证信息的时间取决于矿工,故广播时间只差一毫秒,但实际验证的时间可能远超过一毫秒。

我不是计算机专家,但我认为,签名信息与交易信息不在同一数据结构而造成的传输时间差,已足以让一个不诚实的矿工作弊。从根本上,隔离见证亦改变了中本聪白皮书之“时间戳服务器”的本质。关于时间戳,白皮书写道,“本解决方案首先提出一个“时间戳服务器”。时间戳服务器通过对以区块(block)形式存在的一组数据实施随机散列而加上时间戳,并将该随机散列进行广播,就像在新闻或世界性新闻组网络(Usenet)的发帖一样。显然,该时间戳能够证实特定数据必然于某特定时刻是的确存在的,因为只有在该时刻存在了才能获取相应的随机散列值。每个时间戳应当将前一个时间戳纳入其随机散列值中,每一个随后的时间戳都对之前的一个时间戳进行增强(reinforcing),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链条(Chain)。”

所以,我的观点,隔离见证不仅违反法律原则,也违反中本聪白皮书之“时间戳服务器”之定义与本质,其危害(即不诚实矿工的攻击)将在日后出现。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506A0J83Z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