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帽峰会2018第二天:“人”的改变

2018年5月9日,美国旧金山,第十四届红帽峰会第二天。以下是InfoQ中文站记者从一线发回的报道。

往年的红帽峰会,红帽CEO Jim Whitehurst的主题演讲都有一个特点:他会在历史上找出一段可以代表“开放”精神的小故事拿到台上分享。比如,他在2017年讲了一个本田公司的轻便摩托车在20世纪中期入主美国市场并大获全胜的故事。

今年,Jim Whitehurst没有再讲历史小故事了。他今年的做法是:在主题演讲之前发布了一篇新的博客,在现场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博客当中的观点,然后把现场的时间都交给了红帽的客户们。

这篇博客的标题叫做:Rethinking how we work in an era of disruption。翻译过来就是:对我们在这个变革时代将要如何工作的重新思考。文章大意摘录如下:

针对Jim Whitehurst在上面分享的思考,笔者希望分享自己所看到的、红帽在上述方面所做的三个尝试的最新进展:

1、CTO办公室的新技术研究小组/新市场研究小组

CTO办公室是一套从五、六年前开始运作的机制,现任红帽CTO Chris Wright从三年多前接手这套体系。该组织重点关注业界一些新生技术与新生市场,在它们尚未成熟之前进行相对轻量级的关注与参与。

五六年以来,已经有相当数量的技术从CTO办公室“毕业”成为红帽产品线的一员,目前红帽最重要的产品之一OpenShift最早也是在CTO办公室“孵化”出来成为产品(当时还没有Kubernetes这个方向。OpenShift最早用的是红帽自研的Gears/Cartridges体系,后来是到2014年才全面往Kubernetes方向转变,重写了几乎所有的代码)。

当前在CTO办公室的两个代表性“新技术”分别是区块链与Serverless(Cloud Functions)。其中,基于Apache OpenWhisk的OpenShift Cloud Functions已经进入开发者预览版阶段,看起来有可能在数年后转化为一个新的企业级产品。区块链工作小组目前主要是与BlockApps公司有一些合作,也在密切关注Hyperledger等上游项目。

2、开放创新实验室 Open Innovation Labs(OIL)

红帽的开放创新实验室创建于2016年,可以简单理解为红帽在“企业咨询”方面的尝试,只是这个“咨询”不是针对某个具体的业务需求的咨询,而是红帽的工程师们将自己在开源运作方面的经验结晶出来,形成一套协助其他企业/组织架构进行“组织优化/变革”工作的体系。

换句话说,OIL的目标是协助“客户”一起将其团队的“文化”改造成更加适合创新的模式,但是并非通过直接改造“文化”的方式来进行。按照Jim Whitehurst的话来说,文化是“输出”而非“输入”,尝试直接改变文化只能以失败告终。OIL会针对对方的情况设计“流程产品”,比如按照devops的思路或者敏捷开发的思路,但是重点在于对方最终能够掌握这套工具的使用方式,乃至于没有这套工具也能够按照新的方式去运作,这是OIL的真正目标。

所以OIL具体是如何操作的呢?以下举例说明。OIL刚刚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合作完成了一个项目,项目为期2个月,合作方式如下:

  1. 双方找一个一起居住+封闭办公的场所,这个地方不是红帽的也不是UNICEF的。OIL在这个项目参与大约2-3人规模,UNICEF方面也不是一个很大的团队。之所以要寻找一个中立的场所,是为了避免人在公司总是要开会这样的干扰因素。
  2. 双方进行“探索集会”(discovery session),寻找项目的“关键使命”(driving mission)。
  3. 为期一周的“设计周”,制定目标,确认在有限的时间、有限的资源下,如何以“周”为单位交付价值。
  4. OIL的工作重点在于,确保自己交付的产品是“可用”(workable)的。
  5. 大量的节点检查、采访调研,探索团队获取他们所需信息的合适方式。
  6. 每一次出产品原型,OIL都会向UNICEF成员面对面展示原型,双方进行讨论。
  7. Demo Day:由UNICEF的成员独立进行产品展示,最理想的情况是:这个展示不需要依赖OIL成员的干预。

这样一个合作模式是OIL探索了两年半之后的一个阶段性成果。此前,OIL试过4个星期的周期,其结论是:4个星期做个实验还可以,但是想要改变一个组织的习惯,至少需要6-8个星期,否则的话,就算有了新工具也只会被束之高阁。

UNICEF方面对这次合作表示是满意的,项目期建立的工作习惯目前仍在延续,工具仍在使用。

3、Co.Lab

第二天下午的主题演讲,有这样一群十几岁的中学生们上台分享:

笔者这两天跟一位老Fedora开发者谈起一个话题:在十几年前,Fedora是当时非常酷的东西,年青人愿意去玩这个东西,在上面开发一些好玩的小应用,Fedora社区也因为他们的加入而蓬勃发展。但是现在,Fedora已经变成老古董了,如何能让年青人对这个东西感兴趣呢?还是说,Fedora还值得年青人们去感兴趣吗?如果一直没有年青人对Fedora感兴趣,那么Fedora的未来要怎么办呢?

老Fedora说:年青人始终会为“我能做些什么”这件事情感兴趣。他们发现,当他们把Fedora与开源硬件结合做成一个教学平台的时候,那些孩子们对这件事情是感兴趣的,这让他们觉得“我可以让这个东西变得更好”。

他说的这个教学平台长这样:

这就是Co.Lab做的事情:让更多的女中学生接触开源技术、喜欢开源技术并因此进入开源技术的世界。

Co.Lab是红帽开源故事汇(Open Source Stories)项目下的一个衍生项目。Open Source Stories是一个很难描述清楚的项目,笔者一开始听说这个项目时,还以为他们的工作是拍摄纪录片;后来才知道,原来拍摄纪录片只是该项目的一个阶段性成果展现方式。

简而言之,Open Source Stories项目的宗旨是在软件产业——乃至科技产业之外的领域——发现“开源”可以在其中发挥作用的故事,并探索红帽能在其中做些什么。目前,红帽已经探索了科研、设计、教育、交通、博物馆、医疗、农业等多个领域,拍摄了约七、八集纪录片并撰写了两篇“论文”(如果那可以算是论文的话)。

总的来说,还是非常有意思也很有价值的一些尝试!

相关阅读

  • 发表于:
  • 本文为 InfoQ 中文站特供稿件
  • 首发地址http://www.infoq.com/cn/news/2018/05/rhsummit-2018-day2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