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们都在关注互联网“大佬”的乌镇饭局,“互联网之父”在想什么

今天的乌镇饭局,其实只是互联网大会的一个小插曲。在饭局之外,还有许多“干货”在等待着我们。比如,有一个人就没有出现在这次的“饭局”中,他就是罗伯特·卡恩,互联网之父,TCP/IP协议的发明人之一,DOA理念的提出者和践行者。

“这些礼物太棒了,”两年前,接到新闻官陈玉洁送出的茶叶等礼物时,罗伯特·卡恩赞叹道,“我能保存这些(礼物)一百年。”

可惜,除非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新闻官送出的茶叶是品质上佳的普洱或黑茶,不然这位年过古稀的互联网之父或许难以实现保存礼物一百年的小目标。

好消息是,两年后卡恩再次受邀来到世界互联网大会。如果当年的茶叶已经用尽或受潮的话,他大可以在乌镇茶馆买些上好的茶叶带回美国。当然,如果卡恩很喜欢茶叶,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主办方应该会主动送上好茶。毕竟,这位科学家曾经无私地送给世界一份大礼,在一个讲究礼尚往来的国度,回礼是非常有必要的。

1975年,当罗比特·卡恩和文森特·瑟夫一起布设互联网时,他们早已决定:要把这个礼物贡献给人们,让大家自由地分享。之后,当他和瑟夫一起开发出TCP协议和IP协议,有效地解决不同电脑间数据传输的问题后,他们非常自然地放弃了专利申请,将这一技术更好地推向世界。

简单来说,协议就是计算机与计算机之间通过网络实现通信时事先达成的一种“约定”。这种“约定”使那些由不同厂商的设备、不同的CPU以及不同的操作系统组成的计算机之间,只要遵循相同的协议就能够实现通信。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有三个人A、B、C。A只会说汉语、B只会说英语、而c既会说汉语又会说英语。现在A与B要聊天,他们之间该如何沟通呢?若A与C要聊天,又会怎样?这时如果我们:

1.将汉语和英语当作“协议”

2.将聊天当作“通信”

3.将说话的内容当作“数据”

那么A与B之间由于各持一种语言,恐怕说多久也无法交流。因为他们之间的谈话所用的协议(语言)不同,双方都无法将数据(所说的话)传递给对方。

接下来,我们分析A与C之间聊天的情况。两人都用汉语这个“协议”就能理解对方所要表达的具体含义了。也就是说A与C为了顺利沟通,采用同一种协议,使得他们之间能够传递所期望的数据(想要说给对方的话)。 如此看来,协议如同人们平常说话所用的语言。虽然语言是人类才具有的特性,但计算机与计算机之间通过网络进行通信时,也可以认为是依据类似于人类“语言”实现了相互通信。

自TCP/IP协议逐渐推广后,互联网迅速地发展起来,因特网本身也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然而,对全球使用互联网的30亿人来说,保证他们在虚拟世界交流无碍的仍然是TCP/IP协议。

尽管已经为世界送出一份礼物,年近耄耋的卡恩老爷子还是没有闲着,他又提出DOA理念,即“数字对象体系架构”

这种架构的建立有利于改变传统互联网的树状结构,打破国界制约,实现互联网向“多中心开放结构”的转变。在提高互联网的安全性、公平性,打破有关国家的技术垄断和技术壁垒方面,具有极大价值。

举例来说,现在的互联网是树状结构,其根节点在美国,目前的唯一一个主根服务器也在美国。而我们在互联网上访问一个网站时,关键在于其域名能否被解析,而域名的解析则与根服务器密切相关。将“根服务器”称为互联网的“中枢神经”也毫不夸张。谁控制了根服务器,谁就控制了整个互联网。

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国家的互联网安全怎么能得到稳固的保障呢?

打破传统结构,建立新的“多中心开放结构”的需求越来越强烈。卡恩提出DOA理念,强调我们需要尽快建立“数字对象体系架构”。

他这样说,也这样做。

两年后,卡恩又一次来到世界互联网大会,再次于接受《浙江在线》采访时提出:“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应该考虑如何推动互联网的管理,从而可以真正的相互依靠,相互信任。”

这位创造了互联网奇迹的老人还在为自己所钟爱的互联网事业而进行探索,正如他42年前所做的那样。

他对青年的忠告:尝试着相信自己的直觉,认清自己所做的事情,忠于自己的想法,并且坚持下去,现在仍是他所信奉的行动指南。

而如今,这位老爷爷就要来到人大了,没错,就在

在“双十二”当天下午,卡恩将到访中国人民大学,演讲《互联网变革与人类文明沟通新形态》,并与国务院新闻办原主任、人大新闻学院院长赵启正对话。

文字:陈靖

插图:陈靖 杨茜婷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10F06KP4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