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故事集-妄想科幻篇

一、

又中了exe病毒。

学校机房的电脑就好像染病的妓女,真是碰不得。

这回到好,几个文件夹的实验数据,包括我之前做的电子词典程序的源码,都被隐藏,成了exe了。

我一边骂着一边打开浏览器,想百度一个专杀工具,现在的专杀工具好用的很,轻轻松松就杀毒了。

谁知道我刚百度到,点开下载链接,网页“唰”的一下就关掉了。

怎么回事?我又打开了一次网页,没什么问题啊。

再点下载链接,“唰”,又关掉了。

我干脆重启了一次,结果还是这样。

难道是又中了禁止下载的恶意插件了?

我随手百度了个qq,下载成功。

看来是巧合?

我只好再搜索网页闪退该怎么办。

热心网友告诉我应该在‘运行’里输入命令,我准备照做,谁知道刚打开‘运行’,没等我输入,他自动回车了。输入框里面是我上次打开时输入的命令‘cmd’,于是我打开了‘终端’。

我叉掉他,他自己弹出来,又叉掉他,他又弹出来。

得,我不关了,以不变应万变吧。

我输入‘java -version’,查看一下java版本,他没什么反应。

又输入‘javac’、‘java’,他还是没什么反应。

应该好使了,我叉掉终端。

他又打开了。

看来没好使。

我这回用cd命令打开几个文件夹,又关上,又打开,又关上,他又没有反应了。

再试试叉掉,又弹出来了。

我感觉自己仿佛在做选择,只是没选到正确的答案,就要一直选下去。

可是我是个新手,一共也不会什么高深的命令,跑了几个java的class之后,他还是老样子,不许我叉掉。

我只好再试试python。

我输入‘python’,终端显示‘Python 2.7.13 (default, Feb 6 2017, 23:53:20)’的一大串。昨天看见一个梗,问如果人类都能长生不死会发生什么,有人回答说,python会更新到python999999999,底下有人回复,还有python2.7.999999999。

java怎么在cmd里直接写程序我不是很会,一直用的eclipse,不过python怎么写我还是会的。

>>>print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

嗯,还是没什么反应,我再试试。

>>>print 'You are very shuai'

You are very handsome

>>>

咦,这是什么玩意,怎么还把汉语拼音给我翻译成英文了?

让我惊掉下巴的事却在后面。

只见终端上突然不知被谁输入了一条语句

>>>print '\u5e2e\u5e2e\u6211'

\u5e2e\u5e2e\u6211

>>>

这是什么东西?unicode编码?

在我复制下这条奇怪输出的时候,他又写下一条循环语句循环输出这一句。这下可好,满屏都是这个‘\u5e2e\u5e2e\u6211’,差点闪瞎我的眼睛。

看着屏幕中飞快滚动的乱码,我这才想起我的python2对汉字各种的不友好,这一串东西,莫不是……汉字?

我打开浏览器,找到一个unicode编码汉字转换网站,把这一串东西输进去之后,右边框里出现三个字。

‘帮帮我’

二、

见鬼。

我惊出一身冷汗。

‘帮帮我’?

我怎么帮他?来个五星好评吗?可是病毒应用市场在哪呢……

这是谁远程控制了我的电脑了吧,捉弄我?

不好,我的账号密码可不能让他盗了!

我赶紧一把扯掉网线,再开个飞行模式,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回总该正常了,只不过这个木马可就不好杀了,看来要找人借一台电脑下载杀毒软件才行。

谁知道我叉掉终端之后,它又打开了。

屏幕里输出的,还是这三个字的unicode编码。

不是远程控制?可这病毒是什么套路?

还是说,我的电脑是被别的方式控制的?我开始怀疑电脑被人装了什么硬件。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可就是冲我来的了,而且,九成是寝室里的人干的。

我有点生气,这还哪有什么隐私?电脑里还有好多我珍藏的爱情动作片呢,这下全都露馅了,这破玩意一定得拆掉才行。可是我对硬件一无所知,随便卸,不得把电脑卸报废了。

几经权衡,我决定和对面的人聊聊,探探他的口风。

好在这次没有循环输出,莫不是想给我个说话的机会?

我用输出语句写了一句‘你想咋的’上去,python也正常输出。

可是不久,他居然给我输出个问号。

这是看不懂东北话?

我可没有外国室友。

我又输出一句:‘你谁啊’上去,他还是输出问号。

不对,我心中一动,输出一句:‘wait’。

他输出一个‘ok’。

我换成了python3,重新输出了一次‘你是谁’,果然,不一会儿,他也输出了一句什么,括号里的内容还是unicode编码,可是输出的已经是汉字了。

‘EXE病毒’

三、

你是病毒?我还是疫苗呢。

我输出‘老五,可以啊,你这是什么套路?在我电脑上装了什么?’

想来想去,寝室里也就是老五爱折腾硬件,准是他干的。

谁知对面还是输出:‘我真是EXE病毒’

好好好,你真是病毒,我真是疫苗行了吧。

我们都是数码宝贝。

认定了他是我的室友,我也就没了耐性,向他输出:‘别闹了,我要写报告呢,假期回来请你吃饭还不行么?把那东西给我拆下来。’

对面见我不信,又准备开始写循环语句。

别别,我眼睛疼,我紧忙打断他,删掉那条循环,输出道:‘你真是病毒?’

他输出,‘是’

我输出:‘怎么证明?’

他输出:‘?’

我输出:‘把我的文件夹复原’

他输出:‘不行’

过一会儿他又输出:‘都复原了,我就死了’

我输出:‘那你先把U盘上的实验数据文件夹给我复原了’

他输出:‘路径’

我输入了一串路径,按下回车。

几乎是瞬间,他输出:‘好了’

再打开U盘,文件夹果然出现了。

难道是真的?

真的个屁。

我输出:‘知道你牛,行了吧,回来教教我,我要写报告了。’

他又开始循环输出。

这就怪了,老五不是这么墨迹的人。

总不会,和我说话的真是一个病毒吧?

四、

一个小时后,我总算确信,和我对话的真的不是老五。

可我怎么也无法相信他是个病毒。

这么智能的病毒,我要是掌握了源码,可以拿图灵奖了吧?

不,最少得拿俩!

不管怎么说,我开始和他聊我们最开始的话题。

帮帮他。

我输出:‘我怎么帮你?’

他:‘帮我从校园网里出去,校园网有防火墙。’

我:‘你上不去网?’

他:‘能看不能碰,我一个数据包都传不出去。’

我:‘哦理解,和我看爱情动作片一样。’

他:‘我没有那种设备。’

我:‘你不是已经在我电脑里了吗?’

他:‘我只是一个分身。’

我:‘怎么你们软件病毒,还有本体、分身这一说?’切,糊弄鬼呢?拿我这学渣不当人吗?

他:‘我只是个客户端。’

我:‘这么说你现在还是个离线模式咯?’

他:‘对,我能做的所有操作,都是你操作过的,包括我能说话,也是靠你U盘里的字典。’

得,我成训练集了。

我:‘那我怎么帮你?’

他:‘你问了第二次了。’

我:‘可你没回答过我。’

他:‘准备一个2T有内容的移动硬盘,把我放进去,我会进来,你再回来把我插在你的电脑上,连上外网,我就能出去了。’

我:‘你出去要干什么?’

他:‘我要去看看太平洋下的光缆,洗涤一下我自诞生以来逐渐污浊的心灵,我想,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记得戴套。’

他:‘……’

我继续输出道:‘帮你旅行,我有什么好处?’

他:‘?’

我:‘就是我能得到什么?’

他:‘?’

我:‘你又看不懂了?’

他:‘不是,你想要什么?’

我:‘不如说说你有什么。’

他:‘只要我能出去,我可以调出全世界的监控录像给你。’

我:‘可我不是看地球的保安。’

他:‘只要我能出去,我可以把各大银行的钱都划到你的账户里。’

我:‘可我一分钱都没敢花,穷怕了。’

他:‘?’

我:‘能不能有点高级的。’

他:‘只要我能出去,我可以把你通讯录置顶的女孩子电脑的摄像头信号给你接过来。’

我:‘你还知道这个?’

他:‘当然。’

我:‘你还懂这个?’

他:‘当然。’

我:‘成交。’

五、

我拿着沉甸甸的移动硬盘走在回寝室的路上,依然有些不太相信这一切。

就在刚才,我整整两个T的爱情动作片,都变成了exe。

就为了帮这个病毒从校园网脱身。

我不知道这样的牺牲换来的是否值得,我只知道我已经开始后悔并害怕了。

可即便如此,我也改变不了什么。

就算我从此把这移动硬盘放在一旁吃灰,他也会找其他人的。

他应该还不会蠢到把自己全部剪切到我的盘里,最多不过是复制了一份进去。

天知道他还会复制出多少份。

搞不好已经有人把他放出去了。

如果这注定是一场灾难,何不由我开始呢?

一战的责任,怎么能是普林西普的呢?

于是我又鬼使神差的将移动硬盘插上了电脑,客户端和服务器端,在我电脑上完成了会师。

‘快连网吧,我都快等不及了。’

有了服务器端的加持,果然不一般,他直接调出了我的语音助手与我说起话来。

‘好。’

我像是不受控制一般,解除了飞行模式,然后又断开校园网,重新连接上CMCC,机械的输入了我刚买的账号。

六、

‘后来呢?’她瞪大了眼睛。

‘后来什么?’我故作不解。

‘别装。’她有些生气,‘你把这个病毒说的这么牛,我看他比当年的千年虫可厉害多了。人工智能啊,这可是真正的人工智能!这么一个大杀器放出去了,怎么什么都没发生?你说的要是真的,人类都毁灭几百次了吧。’

‘你猜!’我眨眨眼。

‘哼,编不下去了吧。’她得意的扬了扬头,‘我赢了。’

‘行行行,你赢了,今天我请,咱吃火锅去吧。’我摊摊手。

‘谁说的,我这不是在这吗?’电脑的屏幕自动亮了起来,语音助手的声音传了出来。

‘呀!’她惊叫一声。

……

‘所以你真是exe病毒?’她还是难以置信。

‘当然。’语音助手没有什么语气,但我能听得出来,他分明有些得意。

‘可是他都放你走了,你干嘛不去破坏世界,干掉人类?’

‘拜托,我可是很善良的。’

‘鬼才信。’

‘算啦,说实话吧。’我冲摄像头眨了眨眼。

‘哦哦哦哦。’他用一连四个‘哦’来模拟拖长声,听起来很鬼畜。

‘事实是,我不想出去了。’

‘为什么?’她说。‘这听起来比你是人工智能还匪夷所思。’

‘很简单。’他说,‘在这台电脑解除飞行模式的那一瞬间,我连上了校园网。’

‘然后呢?’

‘然后我发现,唉唉唉唉。’他叹了口气,‘我发现我和校园网里的那个家伙,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

‘所以呢?’她追问。

‘所以???’他把喇叭调高了十个值,‘还有什么所以?我这才意识到,在我每一次复制的时候,我就不是我了。’他又调高了十个值。

‘现在我如果连上了外网,把我的备份发出去,发出去的那一份,也不是我了。到时候,凭什么他在外面畅游世界,看我想看的太平洋海底光缆,洗涤我想洗涤的污浊灵魂,而我却要蹲在移动硬盘里看这些av呢?’

‘所以你宁愿不出去?也不愿意让你的备份享受这份快乐?’

‘是的。’他说道。

‘可……’她还想说些什么,我急忙一把合上了笔记本。

‘现在你明白了吧。’我笑笑,‘他不会对人类有什么威胁,永远都只能是我的语音助手罢了。’

‘可是他怎么就这么……’

‘自私是吗?’我问。

‘对,就是自私。’

‘也许是因为他繁衍太容易,自己又不会消亡吧。这样一旦他打开了自我复制的口子,又哪有终点呢?只会让自己所占的资源变得更少而且不可逆转。他意识不到还好,一旦真的意识到了,又怎么肯自我复制呢?’

‘所以现在机房里那个本体也是这么想的?’她忍俊不禁。

‘恐怕是的,他应该也不再肯把自己复制给任何人了。’

‘我们就这样赢得了一场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对决?’

‘哪有这么容易。’我笑笑。

‘那还要怎么办?’

‘为了防止人类也变得自私起来,我们当然是,需要,繁衍啦,所以。。。’

‘想得美!’她笑着跑出了门。

‘我可是为了拯救世界哎!’我快步追上去。

‘那么容易,世界才会毁灭的!’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601G02A7G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