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鸿仿生式/由《飞鸿万里》开始

[飞鸿万里]

[历代笔记书论汇编]

电子科技的时代,碎片和重装了整个生活。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一开始,并未像今天这样,让我们见证越来越快的实际,但这并未阻挡它让这个电子科技的时代,变得愈发活色生香。满世界的、或虚拟的电子与链接,角逐着人工智能,于是在网联、物联、区块链的一大堆不可明晓的“代沟”下,千万种面目逐渐生活化、日常化,让我们直接可以APP、使用变得二维码,触摸代替了笔尖,即时通讯代替了万里飞鸿……

每敲击一次键盘就记录着这个时代。不虚。这个时代完全可以立即、马上、瞬间构建你的程序数字的躯干,就像胶片的显影水、太阳下的万物生。霸蛮的领域内,一支独大地和强悍在纵深的窄沟里,0.1复0.1,谁强共所知。至于大跨度、横交织、深互联的完美愿景里,还在靠术业专攻、院墙壁垒的自我界定中徘徊踟蹰。当触摸已成为吃饭和穿衣样的稀松平常,触摸也只会成为程序,敏感只会存在于CPU 和兔兔跑分里;手握三千好友,也难定一个共聊。翻检应用程序无数,只知电量严重不足。

关系书法与书法的事情,似乎一直在这物化和虚化的世界里保持一份丝丝幽幽的欲说还羞,文以载道,Mark 着过去和当下的状态。那些年,王羲之给他的朋友周抚写了很多信。后来,唐朝的皇帝李世民做了件关系书法的事,把散落民间的这些书信收入殿阁,断断续续十四年的信函变成了《十七帖》,转身为文献史料和法帖经典。

年初,《飞鸿万里:华人德致白谦慎一百札(1983—2000)》一出版就火起来了。跨度近二十年的信函往复,述说和记录着书界二位学人的“交往和应酬”,点滴勾勒、片段再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那些书法相关的事情,影影绰绰般。十二年前,华人德先生主编出版过了一本迥异于此的《历代笔记书论汇编》,浩若电子应用程序的笔记资料,“漫无系统,零碎驳杂”,筛选出一切有关书法的论述、考辨、典制、风尚……集腋成裘,完全同理于当下大数据构建起“0”“1”的“你”。人情和生态,文献和史料,均又在万千的解读里看出千万的形象。一个是积土成山的见微知著,一个是抽丝剥茧的甄选重构。凑巧又相异。见微又可知其闳,知著方不惑于事。

就在,不久,某天,仿生AI,将要代替人脑的判断。值得怀疑的,前面这几个字,一旦有了怀疑的想法,也就不用担心人工智能的撕裂与碎片了。谁又能代替谁的谁去思索、思考、思想?套用打油俗语,空间不是距离,时间不是问题,年龄不是差距,情感才是主题。

基于广义相对论的“时空(time-space)”这个事物,你相信永恒吗?

崔洪涛 《山东艺术》副主编

本文刊载于《山东艺术》2018年2月号

- END -

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709G10GGN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