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带着笑脸 挥手寒暄(二)

如果有人问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是谁,除了我爸妈和爷爷,我会说耗子。

如果有人问我这辈子做得最愧疚的事是什么,除了当着我爸妈的面要自杀,我会说当初欺骗了耗子。

两三年过去了我都没法释怀。

没敢再进入游戏告诉他真相,虽然真相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虽然现在还在乎的只有我一个。

我和耗子认识得挺曲折的,认识他之前我换了两个服务器。

老区的号玩了近七年,进了我们区最顶级的公会,首贡得交10W,每个月月贡缴纳1W,vip,200级以上。那时候我已经快300级了,装备一大把,好友一箩筐,打开列表,一个都不认识。每天挂号躺尸,上线对我而言只是七年来的习惯。

自从把号扔给代练后,我开始频繁换服务器了。大概是不安定的人都很寂寞吧。

第二次换服务器后认识了一帮…小孩,平均年龄还在15岁,一群读着高一高二的小弟弟小妹妹们。

几个星期后我们组团一起换了第三次服务器,并把昵称全部叫成了“XX学长”或“XX学妹”。

木木改成【慢热学妹】,我建了男号,跟她叫起了情侣名,【慢热学长】,建完号就去结婚了。

伴郎伴娘不够,我们去当前频道喊人过来帮忙,这时候遇到了耗子。

浩王:跑区的?

游戏里的vip各个服务器通用,那时我正顶着v4的一级小号。

慢热学长:嗯。

浩王:是女的?

慢热学长:我是男人!男人!

之前喊话时可能太过活跃暴露了自己的性别。

他带了一帮朋友帮完便离开了。

第三天,遇到一个名字跟耗子类似的玩家,两人是同一个公会的,于是我跟那人聊起来了。

慢热学长:孤王加个好友以后玩吧。

好友请求发送过去,关系建立为【死党】。

当天晚上九点多,孤王叫了几个朋友过来一起玩,耗子是其中之一。

我眼熟耗子的ID,发送了好友请求,关系也建立为【死党】。

没想太多,毕竟好友这么多,一直以来都是别人不来找我,我也不会去找别人。会主动找的永远只有那么一两个。

一起打了十来把,我一直垫底。

孤王:学长硬起来啊。

慢热学长:硬不起来,萎了。

他们笑。

后来才知道原来孤王也是女玩男号。

不止一次被他们嘲笑过技术渣。

后来我偷偷一个人练技术,被耗子发现了说他陪我一起练。

一直玩到晚上十一点多。

孤王:我下线了,还在网吧。

浩王:你又去网吧,早点回去吧。

还剩我跟耗子,几把后我也下线睡去了。

第二天,我换了个只有我一个人的频道准备挂机,突然耗子找来了。

浩王:学长怎么一个人?

慢热学长:没意思准备挂机。

浩王:要一起去玩吗?

慢热学长:好啊。

于是我跟着耗子从一个房间跑到另外一个房间,再从另一个房间跑到下一个房间。

后来我想,如果那天耗子没有找我,可能我以后也不会去找他了。

我会一个人挂机跑区换服务器,再找个差不多的时候退游。

所以啊,缘分有时候真的很奇妙。

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不一样了哈哈。

头疼得厉害,拖延症太严重了。

晚安。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11G00NO3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