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想让你了解 EOS 的那些事情?

本文翻译自:《Everything they don’t want you to know about EOS》

作者:Thijs Maas

译者:区块链中文字幕组 白马少年

原文时间:2018-06-09

翻译时间:2018-07-25

如果你去年( 2017 年)告诉我,一个没有产品的创业公司要筹集超过 40 亿美元,我基本上是不会相信的。事实上,就今天来说,我仍然觉得难以置信。然而,没有产品的区块链创业公司—— EOS ,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

今天发布的 EOS 平台的消息,表面上听起来很棒。然而,事实往往不那么乐观。

EOS 承诺

EOS 是区块链领域一个相对较新的项目,旨在从根本上改善当今市场上的产品。其类似于以太坊分布式操作系统,即允许开发人员通过智能合约创建分布式应用程序。

EOS 的独特卖点是,该平台通过消除交易费用和每秒支持数百万笔交易的能力,其最终将服务于工业规模的应用程序。EOS 开发人员希望该平台在启动时每秒至少处理 1000 个交易。相比之下,以太坊目前每秒可处理大约 15 笔交易。

当然,由于交易吞吐量的显著改善,这引起了大家对 EOS 的广泛兴趣。EOS 母公司 Block.one 通过 I-C-O 筹集了40亿美元,用于开发 EOS 及其生态系统。他们甚至没有任何产品就已经开始募资……事实上,当他们开始 I-C-O 时,EOS 产品还没有一行代码。

这不应该是可能的。尽管如此,EOS 对其它智能合约平台所承诺的根本改进,以及迄今为止关于此类平台的大量宣传,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行的。但 EOS 如何实现其承诺的目标呢?

通过简单的权衡:EOS 减少去中心化,从而提高可扩展性

去中心化是一个优秀加密货币的主要特征之一。简单地说,去中心化为审查制度提供了阻力。这种审查阻力是通过让大量的参与者参与到区块的生产和验证中来实现的。因此,这类社区越大越好。问题是,所有这些参与者都必须不断地将区块链相互同步。在智能合约平台的情况下,每个区块创建者(无论什么共识机制)都必须执行每个智能合约的代码。这是一个非常繁琐的过程,它极大地限制了网络的整体容量。

EOS 背后的理念是存储区块链的过程,“区块传播”和智能合约代码的执行应该只由被称为区块传播者( Block Propagators )的 21 个节点处理。这些节点使用最佳的硬件,只需要同步彼此而非全部网络参与工作。这使得 EOS 能够实现此前加密货币都未能达到的交易输出。

除了这种疯狂的交易吞吐量,EOS 还承诺网络上的交易将完全免费!

听起来很神奇吧?那么问题是什么呢?

问题 1:一个新的黑手党(A New Maffia)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认为普通大众对可扩展性比去中心化更感兴趣。设计一个二者权衡下的系统并不一定是糟糕的选择。但是,它必须是正确的。

毕竟,如果你剔除了区块链的分散性,你就剔除了公共区块链比传统数据库更好的一个东西:审查阻力。

没有它,实际上没有必要使用区块链,因为您可以使用传统数据库和传统计算服务。

那么,21 个 BP 是否足够分散呢?

如果区块生产者是完全匿名的,且无法相互通信,那么也许是。但事实并非如此。

首先,有必要了解如何选择 BP。从本质上讲,拥有任何 EOS 的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他们的 Token 投票给希望成为 BP 的候选人。被投票选出的 21 个节点被允许创建区块,因此,他们也获得区块奖励。

作为一个 BP 是极好的。根据 EOS 的当前价格(撰写本文时),BP 每年将获得164 万美元的区块奖励。此外,另外还有 1.01 亿的美元将按其收到的选票比例分配给选举中的 BP。因此平均来说,一个 BP 每年能得到250 万美元的奖励

因此,BP 是有动机去购买选票的,例如,向投票给你的人提供区块奖励的回扣。一旦当选,所有 BP 都希望保持住当前的位置。因此,存在维持既定秩序的动机,这意味着,选举产生的区块生产者将组成联盟,为彼此投票。

在 Lisk 中,另一个使用类似系统的加密系统,这导致出现了两个非常强大的类似 maffia 的联盟:Elite 和 GDT。在这里可以找到一篇很好的文章。

一旦形成这样的联盟,EOS 平台的去中心化将只不过是一个神话。与此同时,审查阻力将不复存在。联盟甚至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开始勒索基于 EOS 的业务。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种情况,企业的交易受到垄断联盟(cartels)的审查,除非它以某种方式行事或向 BP 支付款项。

你可能会说这种审查会伤害 BP。这将引起公众强烈反对,随后导致 EOS 价格下降。由于 BP 可能会自己持有 EOS,这最终会伤害他们。

然而,“隐藏”对你的审查制度是有可能。直接审查企业的交易并不是伤害它的唯一方法。例如,BP 联盟可以通过对网络工作方式的微小改变,使某一特定业务的运作变得更加困难。毕竟,关于网络允许与否的决定都掌握在“民主选举”的垄断联盟(cartels)手中。

通过以间接隐藏的方式进行审查,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由此带来可能的公众反对。毕竟,BP 必须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解释他们为什么要改变协议。只要这种理由足以愚弄普遍不知情的公众,我们甚至不知道是否有任何勒索行为……

当然,也许 BP 的行为会合乎道德。然而,他们不得不依赖于其承诺,即使这样做会违背最初创建加密货币的初心。

问题 2:‘免费’实际上永远不会免费

虽然 EOS 吹嘘其免费交易,但我们不禁要问:如果这是可能的,为什么其它加密技术没有提供呢?

交易费通常用于激励区块创建者/矿工保护区块链。他们鼓励理性的参与者尽最大努力去验证和更新区块链的状态,希望以此获得回报。

每个区块链都需要这样的激励措施。EOS 唯一不同的是,这些激励措施是由我上面提到的对 BP 的奖励产生的。为实现这一目的,每年增发的 Token 使得总通货膨胀率为 5% 。

当然,我汇款时无需支付交易费。然而,这些费用只是隐藏在 BP 的奖励中。

更准确的说法是,我的交易费用是以通货膨胀的形式,强加给每一个拥有 EOS 的人。

其它危险信号

EOS 的 ICO 持续了近12个月。然而,在此期间支付的资金没有锁定,EOS 的二级市场保持着高流动性。因此,据我所知,以下情况是 Block.One 的可能性行为:让人们购买 EOS →使用他们的资金在你自己的 ICO 中购买 EOS →同时拥有资金和 EOS →重复这一过程→ EOS 价格上涨,使得看起来你对 ICO 的兴趣是巨大的→开始在二级市场上出售您的免费 EOS →利润。

EOS 背后的主导者 Dan Larimer 有一段可疑的历史。虽然他是一位伟大的开发者和创新者,之前曾创建过像 Bitshares 和 Steem 这样的区块链项目,但也有一些故事让他处于尴尬境地。举个例子,他在早期的 Steemit mining 过程中作弊的故事。此外,正如前同事查尔斯·霍斯金森所说:“Larimer 还没有完成一个项目。”与此同时,他已经变得肮脏富裕了。

在 EOS 令牌购买协议中申明,EOS 令牌毫无价值,根本不向买家提供任何权利。这无疑引起了一些担忧。然而,最有可能的解释是,因为 Block.One 试图完全与平台本身的发展保持距离。这与其是否有任何机会在法庭上出现是另一回事。

安全性是任何区块链项目中最重要的因素。Block.One 的内部系统在其 ICO 期间被黑客攻击,导致数百万投资者的资金被网络钓鱼者窃取,这一事实让人们对该公司保证安全系统的能力没有太多信心。

继续讨论安全性问题,Block.One 已宣布为其软件中发现的每个漏洞提供10,000 美元的奖励。在一周之内,一名安全研究人员通过查找和报告错误,获得了 120,000 美元。当然我不是说 bug 奖励是坏事,我意识到任何软件都会有一些 bug,但这看起来有点太容易了。

EOS 编写了一份“宪法”,即,针对所有使用该网络的人,制定的一套具有约束力的规则。我不会深入探讨这个革命性的概念,这个概念绝对不同于一般条款和条件。但是,很明显它不是由具有法律背景的人写成。事实上,它非常有趣。下面的推特风暴只是触及了其表面。我坚信,在这部宪法中由于其思想的匮乏将导致错失某些良机。一系列明确的规则和强有力的法律补救措施,可以有效阻止区块生产者( BP )串通行为。

如果你发现了更多的危险信号,让我知道——我很乐意把它们添加进来。我也很乐意接受关于本文内容的任何反驳,我将相应地调整它。

当前的EOS状态

EOS BP 已投票决定今天推出该网络!它应该在 UTC 时间 13:00 生效。最新的发展是 BP 决定发布新的 EOS 令牌,这显然是为了创建账户所需的 RAM。这绝对是搞笑的,因为它完美地说明了 EOS 的问题。加密货币社区改变令牌的总供应量,其前提就是不正确的。毕竟,固定/可预测的最大令牌供应是赋予其价值的一件事。事实上,似乎 EOS 节点的第一个决定可能只是开创了打破这一基本规则的先例。

2018-6-25 更新:

自从网络发布以来,发生了很多事情。首先,正如我所预测的,我们没有看到 BP 位置的任何变化,除了一个 BP 之外,所有的 BP 都保持着其的地位。

其次,对 EOS交易的审查已经开始。“EOS核心仲裁论坛”(ECAF)是一个新组建的集中方,已经命令所有区块生产者冻结网络上的 27 个账户。他们这样说,“这个命令的逻辑和推理将在以后发布”。这个命令是由一个名叫 Sam Sapoznik 的人发出的,并且毫无疑问地被 BP 执行。这表明没有必要使用 EOS,因为使用区块链而没有其审查抵抗性质是没有意义的。

最后,自从我写这篇文章以来,EOS 宪法中增加了一些新文章(没有任何去中心化的决策过程)。这样做是为了让 ECAF 及其无限的自由裁量权,在某种程度上合法地做出具有约束力的决定。所以,现在的审查制度是“符合宪法的”。这开始让人觉得很熟悉(难道有深意)。

翻译完。

注:感谢中文字幕组刘祯和chuan两位小伙伴,本文翻译过程中得到了他们的大力帮助,非常感谢。

写在最后:有人说区块链难的不是共识,而是治理。从 EOS 主网上线前的bug,到 ECAF 的横空出世,其安全性和去中心化,始终被人所诟病。EOS 信任和可信度遭受批评,并被认为存在严重的共识漏洞,各种炒作和违背章程的决策,都让不少小伙伴对 EOS 前景感到渺茫。

译文中提供的部分资料以及部分推测,我并不认同。翻译本文并没有黑 EOS 的意思,EOS 主网上线后虽然问题不少,但我们还是看到整个社区的努力,看到有责任有担当的 BP 在积极推进治理。

治理是一条艰难的路,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路,每个心怀鬼胎的人,在利益的面前,难免动作变形。比特币的共识如此强大,该分叉的还分叉。以太坊的成长更是令人步步惊心,分叉再成长。那么 EOS 成长之路,注定是曲折坎坷的。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我依然坚信 EOS 生态能够成事。

区块链中文字幕组

致力于前沿区块链知识和信息的传播,为中国融入全球区块链世界贡献一份力量。

本文译者简介

白马少年,坚持定投区块链,学用英语,坚信区块链必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译者处理。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727G1T0D2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