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生说 区块链纵横谈

区块链在技术上并无任何创新,不管是P2P、分布式哈希表(DHT)还是SHA256、RIPEMED160、Base58的多重加密,或者secp256k1实现的椭圆曲线数字签名(ECDSA),甚至是电子货币、加密货币,都是充分利用现有的、成熟的、已验证或可验证的、开源的技术架构,正因为无意创新,毫无浮夸造作,才能够以开放的心胸、缜密的思维兼收并蓄集其大成,实现了前人未曾实现的真正全面创新的新事物:比特币。

有了比特币,区块链跟着风靡全世界。在没有创新的基础上创新,是改变这个世界的最伟大创新。从到1,创业维艰,不管是乔布斯,还是中本聪,他们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改变世界的初衷并不是社交,也不是电商,是要解决或是摆脱他们自身的孤独寂寥的挫伤绝望之感,令他们在踽踽独行中将慰藉他们的自由解放之乐,化作技术的创新,最终将全世界引入孤独绝望的泥潭。

电影《复仇者联盟》三部曲中的灭霸,如同美剧《地球百子》里的人工智能艾莉,真正把人类的未来、资源的分配和可持续发展放在心上,才坚定地发动世界范围内的核战或者集齐无限宝石之后的响指,目的都是单纯和纯粹的,让世界的人口减少或者减半。灭霸和艾莉的担心,根源也许正在乔布斯和中本聪。一切过度专注的关注自我,都是某种程度上的自我梳理和放逐。专注于手机,专注于碎片化,专注于ICO,专注于VR,超过对现实和自身的关心,长久以往,本该是地球人类该操心的问题,却会成为外星的灭霸和人工智能来替人做决策的问题。

iPhone的问世,人类逐步在丧失眼球的专注之后,主动在上下左右的滑屏中束缚双手和双脚;随着VR的进一步使用,更是慢慢主动放弃头脑的思考,视幻为真渐渐成为人类的习惯。电话作为跨越自我、沟通世界的门户和媒介,初衷是要在社交中有更多的对话、互动和碰撞,现实的趋势则是一屏之内就是全世界,人成为手机的奴隶、供奉者和祭献者,不是掌握者和创造者,极度黏着的碎片化造成不专业、不学习、不耐烦的风气弥漫,在各个年龄层、各个不同的行业、各个不同的种族和文化里传染蔓延。

孔子曾经感叹: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看看各种乔布斯的文字和影像资料,不难明白他的孤独。不管是说他超凡绝俗的才华、不同流俗的判断,还是他的孤僻与偏执狂。iPhone的问世,是乔布斯的解脱,他终于摆脱了邪恶的孤独,却将世人领入孤独和冷漠的深渊,尽管描画着展现美好社交的愿景。比特币也是,中本聪也是孤独的,如同乔布斯。关于比特币的缘起及中本聪可能的初衷,请看半杜撰半推理的小说

《我不是中本聪》

功首往往是罪魁,从改变世界推动人类技术和生活进步而言,乔布斯和中本聪可以相提并论;从某种程度上陷人类于万劫不复深渊而言,乔布斯和中本聪也可以相提并论。

言必称区块链已经成了流行趋势。实际上,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有知还是无知,多半是对区块链的误用或滥用。不破除对区块链的盲目狂热与不理智的迷信,不能认识区块链的真面目和真价值。

去区块链是第一步要做的事,如果想更好地发挥区块链的真价值,不偏不倚,不想割韭菜,也不想做待割的韭菜,不妨去区块链远一点,以更好地了解区块链。真正的区块链,既不是无所不能的万用良药,也不是摆地摊卖假药的神棍式忽悠的套路处方,有可为,有不可为,也有不必有所为,无需夸大,也无需狂妄。

在中本聪的那篇极经典而简短的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开头,他就很明确地写道:互联网上的贸易,几乎都需要借助金融机构作为可资信赖的第三方来处理电子支付信息。虽然这类系统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运作良好,但是这类系统仍然内生性地受制于“基于信用的模式”(trust based model)的弱点。我们无法实现完全不可逆的交易,因为金融机构总是不可避免地会出面协调争端。而金融中介的存在,也会增加交易的成本,并且限制了实际可行的最小交易规模,也限制了日常的小额支付交易。并且潜在的损失还在于,很多商品和服务本身是无法退货的,如果缺乏不可逆的支付手段,互联网的贸易就大大受限。因为有潜在的退款的可能,就需要交易双方拥有信任。而商家也必须提防自己的客户,因此会向客户索取完全不必要的个人信息。而实际的商业行为中,一定比例的欺诈性客户也被认为是不可避免的,相关损失视作销售费用处理。而在使用物理现金的情况下,这些销售费用和支付问题上的不确定性却是可以避免的,因为此时没有第三方信用中介的存在。所以,我们非常需要这样一种电子支付系统,它基于密码学原理而不基于信用,使得任何达成一致的双方,能够直接进行支付,从而不需要第三方中介的参与。杜绝回滚(reverse)支付交易的可能,这就可以保护特定的卖家免于欺诈;而对于想要保护买家的人来说,在此环境下设立通常的第三方担保机制也可谓轻松加愉快。在这篇论文中,我们(we)将提出一种通过点对点分布式的时间戳服务器来生成依照时间前后排列并加以记录的电子交易证明,从而解决双重支付问题。只要诚实的节点所控制的计算能力的总和,大于有合作关系的(cooperating)攻击者的计算能力的总和,该系统就是安全的。

这段开门见山的文字非常明确地提出了比特币设计的原因和对策:(一)交易支付中,金融去中心和中介的必要性有四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增加交易成本;二是交易往往可逆,会造成双重支付;三是限制了实际可行的最小交易规模,限制了日常的小额支付;四是一定比例的欺诈性客户不可避免,出于防欺诈的目的,向客户索取完全不必要的个人信息,造成隐私泄露。(二)针对去中心的四个原因,比特币方案是四种有效对策:一是点对点交易,基于密码学而不是基于信任,去掉中央权威或仲裁中介,降低成本;二是交易不可逆,账目不可篡改,没有形成共识的区块,则没有有效的交易,避免双重支付;三是完全具备小额支付的自由随意性,每个比特币可以细分到百万分之一,不必对交易的规模和额度有任何限制;四是完备的密码学、共识机制的架构在防欺诈和揭露欺诈上天然具备举证的功能,不需要索取客户更多的个人信息,也不排斥设立通常的第三方担保机制。

自从比特币问世以来,区块链经历了超级账本、智能合约和可编程分布式自治社会各个不同的发展阶段。理论和实际结合得并不好,并没有太多的杀手级应用,因为中本聪论文的核心思想跟现实社会的政治、金融、资本的运作是天然无法契合的。区块链本应是泛若不系之舟,自身具备AlphaGo Zero的蒙特卡洛搜索树的最优化自决策特性,徒然牵制纠结于很多莫名其妙的细节,有了许多纷争和起落,本质其实只有一点,不管使用何种方式,无非都是在说着去中心的同时想自己成为中心,参加区块链技术联盟的公司和组织越来越多,还没有看到不在乎中心位置与话语权的,上千种白皮书,不提到Token、发币、ICO的微乎其微。绝大部分交易还是依赖权威的第三方中介,而不是点对点的直接交易,甚至比特币和各种虚拟加密货币自身的交易。

区块链在实际发展的过程中,正如中本聪曾经说过的:在未来二十年,比特币可能几乎没有交易,也可能会是大规模的交易。大部分的初衷其实都走向了最初追求的反面。

本应是规避中介的基于点对点的比特币交易很少是P2P的交易,交易所成了去中心之后的中心环节,挖矿耗费大量的电力,算力的成本和交易安全性、合法性的成本无形抬高了比特币价值也推高了交易的成本,小额交易再次成了天方夜谭。

无需中介的点对点支付,无需核验交易双方的真实身份,在密码学、算法共识基础上的交易,本应是匿名的,与法币无关的。过多的ICO,过多的虚拟币,过多的交易所,过多的虚拟币与法币的兑换,使得匿名者也需验证真实的身份。

去中心是区块链的基本特点,然而脱不开的中心是偏执狂般的一本账、一根筋,脱不开的是中心化的ICO和操作ICO的中心化的交易所。Token好比是银行办业务的拿号排队,因为ICO的泛滥成灾,拿号这件事竟然喧宾夺主,谁都认为拿到了号就是拿到了钱。没有实体的依托,任何形式的参与都是挖矿。深信参与即挖矿,认为区块链是汽车,Token是汽油的,大有人在。

说中本聪是功首也是罪魁,并没有冤枉他,比特币就是一个经典的纯粹ICO项目。共识机制是美妙的,也是邪恶的。巧妙地独立于政府权威之外,低调地建设平等、民主、自由的自治组织,如果二十年风平浪静,而不是一连串的风口浪尖,比特币发轫起,到惊雷破柱怒涛震海之不可遏制,实现世界大同消除政府存在,未必是不可能。实际上却是驱狼进虎,去掉了中心和中介的威权,又确立了算力的霸权。有了算力的霸权,才有后来的硬分叉。女巫攻击和51%的算力攻击并未得到有效的规避,反而有深层的危险和威胁。区块的大小,中本聪的设计是合理的,在他也许不必分叉,从默克树剪枝上看,在设计之初应该就已经考虑好未来的隔离验证,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解决方案也可以看作是不必增容区块的一个好解释。

不必过多纠结于交易和账本,区块应该是拓扑和扭结(Knot)的学问,而不是容器或者水库的思维。区块不必记录所有的交易记录,而是总交易记录哈希最后结果之确认链续。交易只在意过程的时序,不必在意真伪或潜在的欺诈,验真随着链条的加长和延续逐步自证和自决策,可以有EOS一样的高并发交易而不必区块扩容的。区块的扩容和链的分叉,事实上已经说明区块链已经被去区块链了。区块的扩容和分叉,是deblock和break chain,是去区块和链的。

去中心的P2P网络随着区块链的发展,自然会逐步形成各种分布式自治组织(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从个体的民主到设备的民主,再到设备的自主。从互联网到物联网,到基础设施普适的场景通联物联网(Common Context Infrastructure of IoT),从单个设备的自主到整体网络的自适应和全面自主。各种各样的共识机制,无非是利用密码学、时间戳和不可篡改等区块链特性,在限定时间内求取限定数目的最优解算法,基于区块的蒙特卡洛搜索树算法值得考虑加以应用。

未来的区块链必然是自我维护、自我管理、自我进化和自我鉴定的,有数据的地方就有链,就有物联网的设备,就有环境感知的智能和数据的获取,每一个终端都是AI设备,都是处在区块链上的IoT终端,基于大数据又高于大数据的云端采集和边缘计算始终以AI算法运行、维护、扩张、迭代,充分发挥边缘计算的性能和效用,同时自动触发更新大数据风控的模型和规则,对所有区块链中的数据进行一致性、完备性、可用性、安全性的核验和查实。

Mirai病毒是一种通过互联网搜索物联网设备的一种病毒,跟Shodan配合使用效果更佳。当扫描到一个物联网设备(比如网络摄像头、智能开关、路由器、交换机等)后就尝试使用默认密码进行登陆,一旦登陆成功,这台物联网设备就进入肉鸡名单,黑客操控此设备开始攻击其他网络设备。换个角度来看,病毒传播和控制的途径和方法,也可以是IoT和Blockchain发展和融合中拿来就可用的。

Blockchain asa service可以理解成一链到底的偏执狂病毒,链到之处,知识图谱自动合成并逐步完备,智能算法自动更新,虽然去中心,但不排斥以边缘为中心的基于边缘计算的多中心归集、验证、触发智能合约,不是一本账,是多本帐。各类账本是因环境触发而对话,按需准确授权,按照同态加密的运算法则,做零知识证明,而非源数据的ETL或交互。区块链将不再是交易的某个环节,而是一切交易的核心和全部,区块链无所不在,才是真正的低成本、高信任、去中心、强自治。

从探索而言,ADEPT和OpenBazaar是两个起步很好的例子。IBM和三星2014年9月曾宣布联合打造ADEPT:Autonomous Decentralized Peer-to-Peer Telemetry(去中心化的P2P自动遥测系统),利用比特币来打造去中心化的物联网,旨在为交易提供最优的安全保障。ADEPT选择了三种协议:BitTorrent(文件分享)、Ethereum(智能合约)和TeleHash(End-to-End Encryption Exchange端到端加密的P2P信息交换发送系统)。著名去中心化商品交易市场OpenBazaar整合洋葱网络实现匿名访问;整合星际文件系统IPFS,运行商店无需再24小时开机;整合Shapeshift平台,支持多种数字资产进行交易,以前仅支持比特币交易。

畅销书《怪诞行为学》的作者Dan Ariely是一位世界知名的行为经济学学者,他在谈到大数据的时候说了几句经典的话,其实拿来说区块链,也差不多:Big data is like teenage sex: everyone talks about it, nobody reallyknows how to do it; everyone thinks everyone else is doing it, so everyoneclaims they are doing it.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05G1HC5P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