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AI 也能做梦?

这是谷谷的第129篇原创文章

作者|瑾瑜

排版|老是说梦话的瑾瑜

关键词| 潜意识 人工智能梦境 ANN

今天我们先来说一部烧脑电影——《盗梦空间》

(放心,谷谷没改行,咱和专业影评人的距离可不是1000包辣条就能追上的呢!)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是一部关于男猪脚(职业盗梦师)被迫协助一家公司通过在梦中植入潜意识的方式去搞垮另一家公司的影片。

故事情节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部“发生在意识结构内的当代科幻动作片”再次提出了一个理论:梦与潜意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所以你应该猜到了,这是一篇关于梦境的文章。

那梦境与潜意识有何关系?

要想知道梦与潜意识到底是如何“勾搭”上的,咱还先得从梦境说起!

1

梦多,睡眠不好?

一听到“夜长梦多”这个词你首先想到的是啥?是不是睡眠不好?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听到“昨晚睡得一点都不好,做了好多梦”诸如此类的抱怨,但问题是做梦真的代表睡眠质量不好吗?

梦又是怎么来的呢?

欢迎大家收看今日的《谷谷说梦》。

探索人类梦境的奥秘,我们先从人类睡眠的两个时相说起。

睡眠由两个交替出现的不同时相所组成,一个是慢波睡眠,又称非快眼动睡眠(NREM),另一个是异相睡眠,又称快眼动睡眠(REM),在此期会出现眼球的快速运动,并伴有做梦的发生。

而快眼动睡眠与促进学习与记忆以及精力的恢复有关,也就是说做梦有利于精力的恢复,这就反驳了刚开始“做梦代表睡眠质量不好”的观点。

但...你确定这个快眼动睡眠不是在装睡?

(图片来源于网络)

正常成年人入睡以后,首先进入NREM睡眠(历时80-120min),紧接着转入REM睡眠(历时20-30min)。整个过程一般重复4-6次。NREM睡眠主要出现在睡眠的前半夜中,在睡眠的后期中逐渐减少甚至消失,而REM睡眠在睡眠后期的时间比例中则逐渐增加。

整夜睡眠中两个睡眠时相交替的示意图

(图片来源于网络)

也就是说,睡眠并非由“浅睡”到“深睡”的过程,而是NREM睡眠和REM睡眠两个不同时相周期性交替的过程。

那为什么有些梦记得住,而有些梦却记不住呢?

刚刚说过一晚上大概会经历4-6次异相睡眠,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一个晚上会做4-6个梦。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实验显示,若人在快眼动睡眠时期被唤醒,则74%-95%的人梦境就会相对清晰,但是如若在非快速睡眠期醒来的话,绝大多数人都会记不住梦了。

但是,什么时候醒来,怎么可能由自己说了算??那若想尽可能记住梦又该怎么办呢?

有趣的是,4月17日以《Effects of Vitamin B6 and a B Complex Preparation on Dreaming and Sleep》为题在线发表在《Perceptual and Motor Skills》杂志表明,与其他安慰剂相比,在服用维生素B6补充剂之后回忆梦境的能力提高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2

梦境与潜意识

说到梦境与潜意识,我们不得不提该理论的奠基人——弗洛伊德(曾33次提名诺奖)。在《梦的解析》一书中,弗洛伊德认为“潜意识”是人类一切行为的内驱力,虽然潜意识一直被压制在理智的阀门下,但它无时无刻不在暗中活动,可以说这些东西从深层支配着人的整个心理和行为,是人类的一切动机和意图的源泉,而梦境是一种欲望的满足,即是潜意识的显现。

(图片来源于网络)

按照弗洛伊德梦与潜意识的理论,我们今天常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其实也不无道理。

在文章开头,我们提到国外大片《盗梦空间》是根据植入潜意识的方式来盗取梦境。

那其实这么一想,国产大剧《香蜜沉沉烬如霜》中魇兽盗取梦境说不定也是根据植入潜意识的方式来的呢?

(图片来源于网络)

3

机器人还能做梦?

哈?机器人没有潜意识也会做梦?你确定不是在骗我胖虎吗?

谷谷可不敢骗各位,我们都知道,深度睡眠有利于精力的恢复,从而提高我们的工作效率,而做梦往往是深度睡眠的一个表现。既然人都可以通过做梦来恢复精力从而提高工作效率,那能否让机器人通过做梦来对外部环境的未来状态进行预测,从而大幅提高完成任务的效率呢?

您别说,还真有!

在2018年3月谷歌大脑与Jürgen Schmidhuber提出了模拟世界的模型:人工智能梦境。

也就是说,先让AI通过某种算法学习图片,然后在学习的基础上做梦,最后在梦的基础上进行未来预测。

虽然未来预测听起来很屌,但和这篇文章似乎没多大关系,这里小编只给大家扒一扒这些人工智能是如何做梦的?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人工神经网络(ANN)让人工智能反复学习图片,然后在此基础上就可以做梦了。(这里的ANN大家可以理解为一种算法)

那这些人工智能的梦境长啥样呢?不瞒你说,还真挺魔性!以下是AI深度学习过后的梦境图片。

你能想象得到这是一个叉子?

咋有点像烟壶?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是“梦”娜丽莎?

咋变得尖嘴猴腮的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是树桩?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可为啥图像上有那么多狗头呢?

难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

“我”梦中的你全是单身狗的样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管这嘲笑是有意地还是无意地,反正我们只需明白:未来的互联网时代是属于AI的就对了!

看到这里还没看够?

想要继续在梦境的海洋里狗刨?

那就持续关注我们吧!

下一期:鬼压床到底是个什么鬼?我们不见不散!

参考文献

[1]夏萌. 弗洛伊德精神分析论在电影《盗梦空间》中的映射[J]. 电影文学,2012(22):108-109.

[2]陈浩兴. 浅谈电影《盗梦空间》反映的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文论[J]. 科教导刊(中旬刊),2014(10):217+230.

[3]马莹. 弗洛伊德梦的解析过程中的认知特征[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7(10):954-956.

[4]郑晶,陶嵘. 做梦的认知神经理论及机制[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6,24(06):1001-1005.

[5]Aspy DJ, Madden NA, Delfabbro P. Effects of Vitamin B6 (Pyridoxine) and a B Complex Preparation on Dreaming and Sleep[J]. Perceptual and motor skills. 2018;125(3):451-62.

[6]朱大年,王庭槐.生理学(第9版).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011B1LCYV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