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大数据系列9:再谈“政务互联网+”&“政务大数据”

在 2017年1月18日,个人新浪博客首发了《“政务互联网+”&“政务大数据”》这篇文章。《“政务互联网+”&“政务大数据”》也是继2009年,在个人希赛(CSAI)空间以“智慧的数据会说话”为技术研究方向,时隔8年后的全方位、系统化的全面反思。

在政府当前的信息工作中,”政务互联网+“和”政府数据开放“是两大工作重心。”互联网+“的系统建设思想充分体现了执政为民、为民服务的宗旨,而”政府数据开放“则是综合运用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以及区块链等技术,致力于更好的为社会提供政务服务,更好的实现社会综合治理与有效监管,更好的改善人民生活、优化生态环境、提高国家的综合实力。这两者之间既有紧密联系,也有本质区别。

本文将重点从工作目标、工作内容和实施路径三个方面来阐述”政务互联网+”和“政务大数据“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

一、政务互联网+&政务大数据的工作目标

政务互联网+的工作目标为“联接”:建立政府与其服务对象(公民、法人、外国人和其他机构组织)之间的联系并相互接入;政务大数据的工作目标为“融合”:实现主客体系统服务与数据的融合,使政府的政务活动开展更加精准、更加精细化、系统性战略把握度更优。

传统电子政务实现了业务活动开展和服务提供的电子化、自动化,形成了海量的政务中台、海量的系统服务。政务互联网+在传统电子政务的基础上,实现了跨“域”联接,使政务中台平台化、服务资源化,并成为了政务活动开展和服务提供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政务大数据在政务互联网+的基础上,通过政务数据共享与数据开放,对政务数据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深度整合和聚沙成塔,实现了数据的资源化。

二、政务互联网+&政务大数据的工作内容

政务互联网+要实现政务的广泛联接,政务大数据要实现政务数据的广泛融合,两者相互促进、互为支撑。

从工作内容上看,政务互联网+(其key是“联接”)要重点做好三件事:

① 使其服务对象(公民、法人、外国人和其他机构组织)能够便捷地获取到所需的政务服务。

② 使其服务主体(各级政府组成部门、机构)能够有效、可控、安全地开展政务活动,提供智慧的政务服务。

③ 建立起一种可以自我改进的机制和体系:不断自优化和自完善其活动开展、服务提供的过程和流程,提高和改善其主客体(即服务主体与服务对象)的体验,并实现这种机制和体系的自我治理。

与之相应地,政务大数据(其key是“融合”)也要重点做好三件事:

A. 产生价值:在做好数据战略规划的前提下,对政务进行业务开展支撑和运营服务支撑,实现政务大数据的业务价值(如决策支持、智慧服务等)。这种业务支撑和运营支撑均是由政务业务本身来驱动的。

B. 传递价值:政务大数据的业务价值产生后需要通过在不同主体之间的传递来实现。比如农产品价格以及需求量的预测预警,需要反馈到农产品的生产、流通环节并采取相应的处置措施来适应新的变化。又如政策影响分析、相关性预测,也需要反馈到相应的关联业务中来实现价值。就传递过程而言,政务大数据的价值传递是需要通过对内的工作协同与对外输出的服务来完成的。

C. 创新价值:政务大数据的价值产生和利用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通过各业务单元更加广泛的协同与融合,得以进行单个业务单元、局部业务数据所不能完成的分析和研判,进而形成新的业务价值来反作用于政务本身的改进与提升。

三、政务互联网+&政务大数据的实施路径

传统信息化是重工程思维的,以电子政务为例,重点要完成应用的开发以及交付服务,通过政务的电子化、自动化来形成政务服务的信息系统资源。

互联网是重产品思维的,政务互联网+通过政务服务的有效运营,形成了政务服务资源“市场”。

大数据是重敏捷思维的,政务大数据比以往的政务信息化更加重视业务价值,让政务数据“会说话”并实现自我治理是它的目标。从商业模式而言,政务大数据仍待明朗,但可以肯定的是出路在于走向融合,以形成有效、可控、可用的数据资源。

早期的SOA、软件即服务等XAAS,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区块链缺乏热度持续走高的原动力,根本在于是局部、是工具和手段,是战术层面的东西。而上升到战略是要有资源支撑的,而产品、市场和数据都是资源。

传统IT实现了应用到产品的转化,互联网实现了产品到市场的转化,大数据实现了市场到数据价值的转化。智慧城市(前身“数字城市”)是为数不多的、十分难得的大而全、体系化、系统化思考,但过于空泛、落地艰难,价值体现缓慢。大数据异军突起,也仍然很空泛,但它已经抓住了要害即数据资源的运营。

未来的世界是融合的世界,深度融合的软件工程方法、项目管理实施路径、规范与方法论,以及实战经验。无论是政务互联网+还是政务大数据,这些融合的思维都是实施路径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政务互联网+和政务大数据的实施路径,离不开对政务数据资源的管控和综合利用。在本文,我们重点讨论政务数据资源而非政务数据资产。如同我们常讲自然资源,却很少讲“自然资产”。资源和资产一字之差,它们确有联系、但更有本质区别。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数据只能是资源、信息才能是资产,而从数据到信息的转化如同挖矿、如同淘沙、如同冶炼。资源通过合法、合规、合理地开发、利用,可以转化产生出资产来。就政务数据而言,由于先天的权属有待清晰,其开发、利用就必须万分谨慎,以从根本上来防止政务数据资源被滥用。

我国政府在广泛地倡导政务数据开放而不是政务数据交易,由此可见一斑。政务数据在适度共享、合理交换的基础上,实现数据价值创造与创新,进而更有效地开展政务服务活动、更智慧地提供政务服务,是政务数据开放的重要目的。在政务数据开放的进程中,政务大数据将会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综上所述,政务互联网+的实施路径在于与政务一站式服务的紧密结合,而政务大数据的实施路径在于与政务数据开放的深度融合。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017B0FIVI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