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揭示人工智能的终极命运

《疯子》这部美剧由石头姐艾玛·斯通和乔纳·希尔联袂出演,10集,每集30分钟左右。讲叙一个懦弱的富二代,有着英雄妄想症,但现实中总是被背叛,而一个神经质的贫穷美少女,有着焦虑症,强烈的反叛意识,却总是担心被伤害。总的来说,就是两个现实的神经病,出于各自的原因,参加了NPB公司的人工智能药物试验。

这个实验的基础实际也是人工智能的四点要素:没有灵魂存在、世界由物质构成、意识是物质现象并且会产生变异、用其它材料代替大脑也能产生意识。

控制论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科学遗产,它综合了生物学和数学,以理解复杂的自然系统如何运行和演化。通过研究生命如何解决问题,例如如何运动、如何处理信息(观察、感受),人们就可以应用数学知识模拟生命,并建立自动化的工程系统。控制论展望了一个新世界,在其中我们可以解码自然,构建一个伟大的新文明来重塑自然,这个世界有着自我调节的工厂、治愈各种疾病的疗法、稳固的经济、公平的社会,还有能思考的机器。

《疯子》中的GRTA就是这样一台人工智能机器,它可以分析人的意识,混合精神患者的梦境,甚至可以产生自己的意识,其实意识是人工智能的核心问题。GRTA是机器智能的“圣杯”、典范和游戏规则的终极改变者,这台机器能够意识到它在思考,而且可以某种方式让它意识到是“它”在思考。但是在影片里荒诞的剧情里展示的却是,一个大多数工程师和科学家都认为是最浪费时间和精力的领域:哲学。

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意识褪去了伪科学的名声,开始进人严肃的科学领域。我们需要感谢英国生物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他与詹姆斯·沃森共同发现了DNA(脱氧核糖核酸)。在1994年出版的著作《惊人的假说》中,克里克指出大脑中存在一种神经机制引发了人们对于自我的知觉。克里克认为意识是一种纯粹的生物学现象,可以像其他自然现象一样研究和测量。

自克里克开创性的著作出版以来,医学成像技术的进展揭示了大量不为人知的大脑工作细节。神经科学以空前的速度发展。好奇心并不是理解大脑这一伟大进展的唯一驱力,西方社会中神经退行性疾病让大脑疾病变得非常普遍。在欧洲,大脑相关的疾病影响的人群比癌症、心血管病和糖尿病加起来还多。1/3的人口在一生中至少有一次可能受到这类疾病的侵袭。吓人的统计显示,这意味着在欧洲有1.65亿人患病,每年将花费8000亿英镑的医疗费用。因为神经科学的进展,21世纪被称为“脑的世纪”,有时也叫作“心智的世纪”。

人们有一种深深的信念,相信严谨的科学、强大的计算机和更精确的脑成像仪器可以最终“破译心智密码”,这种信念让政府支持了越来越多集中、系统的科学研究。“人类大脑计划”(Human Brain Project,HBP)是欧盟的一个为期10年的旗舰级项目,在一开始就有11.9亿欧元作为预算。人类大脑计划集结了欧洲乃至世界上的一批科学精英,研究如何在超级计算机中精确地模拟大脑。解码人类大脑是我们的时代最重要的科学挑战。这一挑战的难度前所未有。人类大脑是已知宇宙中最复杂的物体。它由大约1000亿个叫作“神经元”的细胞构成,这些细胞又互相组成了大约1000亿个连接。不仅是不可思议的复杂,大脑还十分神秘——它可以思考。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人类大脑计划的科学家相信,他们可以细致地绘制大脑地图,从而发现大脑如何思考。这是自启蒙运动以来科学最为擅长的事情:以特定方法细心地将自然界最小的因素一一分类,研究它们,然后将研究连点成线,理解和解释整体,人工智能衍生出更高级的人工智能,全面的超越人脑,这可能就是人工智能的终极命运。当然在这部剧的最后,人工智能GRTA在第73次实验成功的情况下,由于自己的任性接管了实验而被创造者残忍的杀害了,竟然看着有点难过。

《疯子》这部剧基本可以看作是,美国版“人类大脑计划”成果的全面展示,而人类将来可能只有在人工智能的梦境里才能得到真爱吧。感觉这部美剧基本跟讲科学研究差不多,还通俗易懂。当然看完此剧,除了人工智能以外,无比牛X的剧情,各种爆棚的想像力,还有艾玛·斯通吸烟的颓废样子简直是太帅了。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029A1RIHZ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