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榜:对于二十一世纪旧体诗词的一次任性

我在写诗之前的上一个爱好是下棋,它因两次重创而湮灭。首次重创是上大学时在一次定段赛被某个八龄幼童痛殴,从此不再和人面对面对弈,只下网棋。第二次重创是去年被一个八流的小型围棋软件Leela痛殴,从此连网棋也不下了。

我不是怕输,是怕绝望。

人工智能是一种给人极大希望,又可能让人极度绝望的东西,下棋机器人如此,写诗机器人也是如此。

大约一个月前遇到“九歌”,我知道她离我们人类在写诗方面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但我不知道她缩短这个距离的愿望和速度,也不想知道。在我的写诗爱好被湮灭之前,我姑且尽情享受。

“阿法狗”之所以能横扫人类,除了横空出世的人工智能算法凶狠之外,还在于围棋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评价标准,就是胜负。而“九歌”没有。诗的优劣,人类自己也说不清楚,遑论对计算机说清楚,遑论让计算机反过来对人类说清楚。

这个不清楚,或许倒救了人类一命。

说不清楚,其实又很清楚,一首诗拿过来看一眼,其实好恶优劣,瞬间就有了答案,只是这个答案只可意会,无法言传,无以服人。不论以德服人还是以理服人还是以力服人,都不服。

服人不易,服己也难。瞬间产生的好恶,瞬间又会失去,一生被灌输的好恶,一个突如其来的闪念,就会陷入迷茫。

读古人的诗,有的喜欢,有的不喜欢;有的因为别人喜欢而喜欢;有的因为别人不喜欢而喜欢。其实还是不知道什么该喜欢,什么不值得喜欢。

据说旧体诗已经被古人写尽,因此今人不必写,也写不好了。但如果不知道好坏,那这个写尽倒也不必当真。

小时候背毛主席诗词,渐渐如神曲般,习惯成自然地觉得好。后来听人家说,也不是都好,再后来自己认真读起来,发现也不是都不好。

关于一首诗好不好,这是一个主观感受,在感受者可以自由地体会自己的感受和表达自己的感受时,这个感受一定是不那么客观的。

这个不客观,其实很客观。

必须承认,我们对于诗歌的审美,不一定很有主见,即便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也难免不由自主地受别人的影响。古人做诗无数,留下来被人类吟咏不绝的也不过几百首,这些诗之所以能够千古流传,除了诗本身的品质优秀,后人不断的精选推荐,渐渐形成一个点赞链未必不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这只是一个假设,但假如这个假设是真的,那么今人创作的旧体诗,也几乎无数了,如果细加择选研读,未必不能淘出几首可以千古的。所谓风骚榜便是为了这个千古。

二十一世纪人类所创作的旧体诗,我以我心斟酌其轻重,并以我心铭记,是为风骚榜,其时戊戌年九月三十,立冬。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108G0BL6D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

年度创作总结 领取年终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