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价值链中的上游度和下游度测度

论文信息

Pol Antras, and Davin Chor, “On the Measurement of Upstreamness and Downstreamness in Global Value Chains”, NBER Working paper 2017.

学习和翻译者: 贺娅洁 倪红福

日期:2018年11月14日

*这篇是从理论层面解释全球价值链位置的经典文献。

*学术笔记和翻译全文约25000字。

1分钟速读

Pol Antras,是哈佛大学贸易领域最年轻的教授之一,也是全球贸易领域最顶级的专家之一。该文对全球价值链中的上游度和下游度进行了全面系统的阐述,并利用理论模型对其影响因素进行了反事实模拟分析。在有关全球价值链位置的测度文献中,全球价值链位置测度悖论,常常引起人们的关注,即我们会发现,离最终需求较远的国家产业部门(上游度大),也往往距离生产端的初始投入很远(下游度大)。该文利用理论模型对这个悖论提出了详细的解释,并提出造成全球价值链测度悖论,两个最为主要的因素为贸易成本的减少和全球服务支出份额的增加。

全球价值链的兴起,极大地改变着国际生产组织,那些处于GVCs中的专业化国家,往往位于全球价值链的中心,在全球竞争中也处于有利的地位。在全球价值链研究中,到底不同国家专业化生产领域的差异在哪里?一个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位置的决定因素又是什么?国家的全球价值链攀升又会对居民的实际收入带来什么影响?诸如此类问题,目前学界还没有定论。然而,我们欣喜的看到,最近在国际贸易领域的一些研究,通过测度国家和行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增进了我们对这些问题的认识。(如Fally,2012;Antras et al.2012; Alfaro et al,2013; Miller and Temurshoev,2017; Wang et al,2017)。这些方法都是基于投入产出分析。贸易经济学家对于投入产出技术的应用,反过来也引发了投入产出方法研究者对全球范围内跨行业联系的研究兴趣。事实上,对研究全球价值链中位置广泛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全球投入产出表的构建和广泛应用,全球投入产出表提供了国内和跨国间的跨行业的产品流动的详细情况。

该文对全球价值链(GVCs)的实证文献作了4个贡献:

首先,简要地概述了一些旨在衡量行业和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上游度和下游度的测度方法。如果你想做行业或者国家全球价值链位置方面的研究,这篇文献中总结的方法和相关文献,就是一个很好的梳理。把这些文献读通,就知道如何去做了。

其次,利用世界投入产出数据库(WIOD)的数据来实证分析1995-2011年期间的各国行业的位置演变趋势;在此过程中,强调了与各国在GVC中位置有关的模式,以及数据中出现的一些令人困惑的相关性。

第三,建立了一个基于Caliendo和Parro's(2015)的理论框架——Caliendo和Parro's(2015)的模型是Eaton和Kortum(2002)模型的一个变体——该模型提供了一种对于给定年份的WIOD中所有记录的数据的结构阐释。

第四,基于标准化模型来进行反事实模拟分析,模拟结果发现:(1)加深了我们对1995年至2011年期间观察到的变化模式的几个独立影响因素的理解;(2)为未来世界经济的变化如何影响在全球价值链的位置提供了指导。

END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114A0TUV9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