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林童 新的艺术种类诞生?在拉斯克洞穴里看AI艺术

丨牟林童

编辑丨晓晨

本栏目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牟林童 艺术家

10月25日这件名为《Edmond de Belamy,from Le Comte de Belamy》的AI艺术品在纽约佳士得被以43.2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00万元)的价格成交,创作团队Obvious以14世纪至20世纪之间的1.5万幅绘画为数据库,运用GAN (生成式对抗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模型而生成,编码是由美国人工智能研究员伊恩·古德费罗(Lan Goodfellow)在2014年创造的。GAN是由两个相互对抗的神经网络组成,生成网络(generator)基于数据库生成图像,判别网络(discriminator)则判断生成的图片是否是艺术,生成网络再进行修正,在这种相互博弈下创作而成。

Edmond Belamy 《人物像》 2018 由 GAN 创作,图:Obvious Art

这虽然不是第一件由AI创作的艺术作品,在崇尚新鲜刺激的艺术资本市场中得到认可,确实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但在以进化论为线索的艺术史里这是否意味着新的艺术种类的诞生?一种新的艺术流派的产生?毕竟这个星球之前的艺术品无论是人,大象还是猩猩创作的作品都可以划分为碳基生物艺术,而这件AI艺术品则是属于硅基艺术。

画作右下角的签名,可以看成是作品真正的作者:算法函数公式

2018年初罗格斯大学对GAN进行从新编程制作出CAN(创造性对抗网络)并对创作出的艺术作品与巴塞尔艺博会参展的抽象艺术进行了测试,CAN组的作品以53%的高分击败了人类艺术家的创作。这是否意味着人工智能比我们更理解抽象艺术呢?

由CAN创作。图:罗格斯大学艺术与人工智能实验室

目前这个阶段AI艺术还是依靠人的帮助才能完成,或许你可以说人工智能是人类的一种工具,是对当代艺术的一种扩充,他的创作也是基于对过去艺术品的识别与算法而生成。诚然就像我们早年认为树木是没有意识的一样,直到近期发现的“木维网”(wood-wide web)树木和菌丝可以通过我们无法察觉的缓慢速度传递着电信号。我们对人工智能是否有意识或者说人工智能的意识我们怎么判定?不可否认在奇点来临之前,弱人工智能已经比较普及的当下,此时的AI更像一只宠物或一个婴儿,处于一种早期的原始时期,但AI所创作的艺术品对艺术和艺术史的影响已经显而易见了。

受过涂鸦训练的电脑正透过对水泥喷水来生产艺术品,名为《论“涂鸦”理论》,作者名为yango2,冲绳人工智能艺术与美学展上展出

我们简单梳理一下由技术和文化引发的艺术史的变革,15世纪凡·艾克用油代替了蛋清混合颜料改良了油画和纵深技法才有了之后的古典油画基础;19世纪因为摄影术和对光与色的认识,使艺术家走向田野观察自然形成了印象派;工业文明初期面对机械,蒸汽机和与之而来对速度和未来的期许诞生了未来主义;弗洛依德与荣格对人类心理深入挖掘影响下才诞生了关注性与梦境的超现实主义;面对战争与道德的崩溃才有了达达与后现代;琳琅满目的商品眼花缭乱的广告造就了波普艺术;面对科技与新媒体的日新月异,我们才有了互动装置、影像、新媒体艺术等,让我们对科技和哲学和社会关系进行思考。那么AI技术呢?目前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与科学家已经介入了这个领域进行探索,未来依托于人工智能会形成新的艺术流派吗?基于算法的人工智能艺术又会引发怎么样的反思?这种反思会不会让我们从新去思考什么是人类的艺术?人类的艺术的又有特性?

安娜·里德勒 《无题(来自于第二组训练数据集)》 “厄舍府的崩塌”(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系列,2018

图片致谢:Nature Morte 画廊,新德里

扯到这里不得不扯一下艺术的定义,或者说什么是人类的艺术,这些可能要重新思考的事情。风格化在人类艺术初期并不考虑,人类艺术更像是一种主体性的基于观察感受分析整合的创作行为,是探讨人类的情感、思想、人性与人类本质的。众所周知机器是没有亲朋好友没有爱人,不需要吃饭、饮食、听音乐、看电影、逛街的,简而言之人工智能并没有人类的生活,而人工智能艺术是基于人类给予他的数据与算法而生成的人类的图像,就像《西部世界》那些人工智能模拟人类情感一样,一切基于指令。上一段中的艺术史是依据技术革新层面的梳理,反观人类艺术,人类的人文主义关怀才是底色。可以这么说第一个获得公民身份的索菲亚和那些拟人机器并不需要人类的形象,人工智能艺术最终也是不需借助人类形象或不需要依据人类的艺术流派制约而进行创作的,人工智能也会跳出人类给予的数据与算法,跳出人的思维框架创造真正的AI艺术。

汤姆·怀特用AI观察望远镜和电风扇创作的《电风扇》(Electric Fan),“感知引擎”(Perception Engines)系列,2018

图片致谢:Nature Morte 画廊,新德里

现在的AI技术还很原始,今天的AI创作在未来看,或许就像现在的我们看原始人在幽暗的拉斯克山洞墙壁上遗留的掌印和狩猎图。当然第一个点燃火堆的人,想象不到如今火车在大地上奔跑,火箭穿越云霄;第一个敲打石器的人也想象不到如今混凝土筑起的高楼林立还TM那么贵,庆幸的是我们在这个时代见证AI创作的初期艺术,虽然此时AI还是基于人的认知,人需要反复的告诉机器这是一只猫,这只不是猫……有生之年我们也许无法见到AI技术的成熟,不知道AI艺术对艺术意味着什么,会创作出怎样的艺术,什么样的奇迹,同样也不知道艺术对AI意味着什么,是否依旧重要?但可以预想的是AI对未来的人类的社会生活影响至关重要。

Theo Triantafyllidis 《无缝》 2017

图片:Copyright Theo Triantafyllidis,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太阳无数次从地平线上升起又落下,无数次将无边无际明亮的光辉洒向地面。在另一端的遥远星空,星系依旧缓慢地转动,它对这个星球上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也许到那时刻,今天的历史被压成扁平的薄薄一页,无论你是拿起画笔,举着相机摆弄装置折腾观念,我们都成为古代艺术家或碳基艺术家,我们的价值也将被重新定义。

(部分图片和资料来自于 佳士得、artnet报道、Artsy官方、概艺)

喜欢Hi艺术,猛击右上角「查看公众账号」关注我们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120B1Q9HB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