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中国管理实践 跻身管理科学前沿(三)

文章摘自《东沙湖论坛》文 | 郭重庆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在中国经济转型中面临的挑战

1、管理科学是致用的科学,中国的管理科学研究要谨防不要被国外的带头大哥带偏了路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应直面中国管理实践,应突出问题意识和问题导向。

应从问题中凝练科学问题,发现规律,解释现象,指导实践;背离实践地去找科学问题,“工具理性的猖獗”,着力于一个人为过分简化了的,已失去原貌的,问题的精确解,为发表论文而作研究,或迎合某种评价标准而研究的倾向,成果自然是一摞与实践无关痛痒的论文,一杯白开水。但这也不能责怪学者们,因大的环境、评价体系出了毛病,学者也很难自我救赎。

中国管理研究队伍中真正去发现规律和去指导实践的人较少,多热衷于套用西方的价值和知识体系去解释中国现象,这种研究成果往往呈现“南桔北枳”的现象。而我们自己的中国特色管理研究的学者们还缺乏积累与底气,自说自话,问题在于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知识体系和价值观。

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与中国当今的经济与社会的伟大变革相比,中国管理科学的理论研究显得太苍白了,中国的管理科学研究滞后于经济社会转型的实践,未起到指导作用。“直面中国管理实践”是当今中国管理学界面临的最大挑战!

2、传统的管理方法及其理论将受到挑战,IT将重新定义管理

管理是什么?有人说管理即决策,但决策的手段、工具、方法和过程都在悄悄地发生变化,这是一个信息技术引领时代潮流的时代,随着大数据(Big Data)时代的到来,决策不再是凭经验和直觉,而是基于数据的分析和优化。巴拉巴西的新书《爆发:大数据时代预见未来的新思维》的封面上赫然印着:人类行为的93%是可以预见的,人类行为的趋同性决定了“熵值”不高,有规律可循的 。

百度每天10亿次的搜索诉求,Facebook近9亿人的社区群落,QQ近3亿人的微信交往,中国一年近50亿个快包,背后都蕴藏了什么信息?一个谜。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几乎任何东西(包括物质世界、人类社会)都可实现数字化和互联化,可感知,可度量,可通讯,还有什么信息不能被挖掘、分析、优化、决策到提供一个整体解决方案”(IBM彭明盛)。这就是那句名言:“All Things Digital”。

变化非同寻常,难以想象,没人知道哪里是终点。

一手联互联网接人类社会,一手联物联网接物质世界,一手靠社会化配置的计算服务“云”,一手靠社会化配置的专业服务“海”(海量数据的挖掘、分析、优化、决策),消费者就像用水用电那样方便,随时随地都可获得你所想要的信息、解决方案。

技术进步已在人类面前呈现了这么一个情景:“云”+“海”可以满足人类的各种各样、随时随地的个性化的决策服务需求。

我已经预感到在消费互联网风起浪涌之际,一个工业互联网时代即将到来,工业革命也将随之而来,中国制造业企业准备好了吗?

传统管理科学那种宏大叙事,单靠思辨和定性,缺乏数据支撑,或关起门来,在自己设定的参数里玩数学游戏的研究方法已经走到头了,管理科学与信息技术的联手是必然趋势。管理是什么?仍是“三个臭皮匠”?仍是“摸着石头过河”?“跟着感觉(经验)走”?管理需要重新定义。

3、摆脱信息泛滥而思想、知识及解决方案贫乏的困境

我们是有史以来获得信息最多的一代人,但信息并没有有效地转化成思想和知识,我们淹没在海量信息中,沉浸在无序、混杂的噪声中,沉溺于科学计算,而疏于海量数据挖掘、分析、优化、决策的信息服务。

当前的问题在于人们缺乏一种从爆炸的信息中寻找有用资源的能力,也就是IRKP困境(即信息技术手段富有,但解决方案贫乏)。未来的科学技术前沿在哪里?可以肯定地说,在信息的分析模拟技术,提高信息的处理能力,也就是把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模拟仿真”引入到管理科学中来,进行社会的模拟仿真,进行社会计算,计算实验,模拟复杂的自然和社会现象,提高对经济危机,社会动态,商业竞争的分析、预报能力,减少决策失误,提高管理能力。

与其我们管理学界被IT洪流裹挟着往前走,不如我们干脆积极地投身到这个洪流中,要不然,我们将沦为一个旁观者。

今后管理科学的研究方法可能就在以下四个方面:

数据整合:“大数据整合”是现在最热门的一个词汇,数据决定成败,数据决定新一波的经济增长,但如何破解掌握数据的不研究,研究数据的没数据的困境是一大难题。政府数据的开放,将使中国的管理科学水平提高到一个不可估量的高度,“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将得以改观 。

案例推理:学者不可能处在管理第一线替代管理者,学者的长项可能是在对过去的案例分析中找出事物发展的规律来,美国突发事件应急管理的100个案例是个范例。

计算推演:计算实验给管理科学研究开辟了一条路,将是我们获得一个解决方案的重要手段。

心理行为分析:现在热门的学科是在原来学科名词前加以“行为”:行为经济学、行为金融学、行为运筹学……,因为只要是人参与的活动,理性人的假定,可能是错误的,管理科学研究联手心理学家、行为学家、生理学家,从心理认知到行为认知,再到生理认知,是管理科学研究延伸的必然轨迹。多学科交叉是管理科学变革性创新的必要条件。

心理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的《思考,快与慢》值得管理者一读,规避情感、经验决策,改革者要警惕“损失规避”而维稳的心理,改革潜在受损者的反抗比潜在受益者的支持要激烈得多。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128B1490I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