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存亡的三大挑战

科技发展会对人类带来危险。这来自三个领域——核武器,转基因以及人工智能。

核武器大家都明白,它的爆炸威力是可能毁灭人类的。这人类的感受最直观。因而核不扩散条约早早地就签订了,谁也不敢擅开战端。然而即便这样的危险领域,人类还是一直在探索——更强大更巧妙的杀人利器。即如何采取战术核武器来打“擦边球”,引发对敌国的最大化的伤害而不至于遭到敌国的核反击。这当然是很危险的游戏,

二十一世纪可能有核战争么?这很难说。因为核武器的技术并非是多么稀有的技术。霸权国家权力削弱,就会有更多的国家能研制出核武器来。这样拥核国家多了,擦枪走火的几率就大。有很多人以为,核武器带来了人类大半个世纪的和平。不过这在未来打个问号,因为这大半个世纪的和平,也可能被未来的核大战一笔抹掉。这就跟治理水土流失多年的黄土高坡,很容易在最后的几场暴雨中,让前面的成果功亏一篑。

然而人类面临的科技的威胁并非只有核武器,只不过它最显眼而已,人们能直观感受到这东西危险。而转基因与人工智能就未必能理解了。

先谈转基因,当下中国有个疯子教授直接搞出了转基因婴儿,而官方迟迟没有表态。这就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这影响不亚于美国爆炸了它的第一颗原子弹。而在学术界,这遭到了铺天盖地的指责。人们认为这打开了潘多拉盒子。

转基因有什么问题呢?其实这涉及对自然界的敬畏——基因本就是自然一万年反复调试形成的序列。而被人类人工干预,这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这样说可能有点宗教色彩——人类何德何能与上帝抢位置。

还是谈转基因婴儿吧,这问题比较明显。这构成了对人的伦理的挑战——比如你说它抗艾,你怎么验证呢?就得做人体试验,注射艾滋病毒。但婴儿凭什么就能做人体实验?他有没有人权呢?你回答说它有,它不是志愿者,那么就不能做人体实验,那么转基因成果就不能验证。不能验证这就是无用技术。如果说它没有人权,那么就能做人体实验了。它就只是个试验品,不能当做人看待。

这现实的问题其实就是——如果有天这个转基因孩子被杀了。杀孩子的是不是该判故意杀人罪?既然是试验品,没有人权。那么这就成了问题。至于转基因转到什么程度算人,什么程度不算人,这分得清吗?

所以,这转基因婴儿的出现,是可能毁灭了现代社会的。的人与非人的客观明确的区别标准,就是它的基因没有被人工编辑过。这转基因婴儿本身就不该出现。而一旦出现就打开了一条黑金产业链——背后是多么巨大的商业利益啊!他们都出生了,都获得了人权,还都能试验验证功能有效。那么这相当于取消了所有人的人权。因为婴儿不是志愿者,而能被先天地决定命运。那么所有人的意志都可以无视。人人生而平等的现代意识就化为乌有,至于民主政治生命的也就谈不上了,它的总的前提就是人是神圣的,有别于禽兽的,人人生而平等的。人不能成为产品,无条件地作为试验品来“使用”。实际上,转基因婴儿本身就是类似臭名昭著的731部队的“原木”,一开始就没当是人来看。

它不是直接地把人肉体消灭,而是毁灭人之为人的精神。把人降为“产品”,由此毁灭整个现代人类社会的伦理基础。人之为人的神圣地位不可解构。但中国的人们对这些现代伦理很不上心。丛林文化还占主流。因而此类事件发生在中国,也是时所必然。这不值得高兴,恰恰这确是文化落后的证明。

最后是人工智能,具体应该是强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毁灭人类,已经老生常谈了。人们很担心会被人工智能抢了工作。自己被淘汰掉。这样看,人工智能可以自下而上地淘汰所有人,从而消灭人类。别说创造性劳动替代不掉,围棋不照样被干掉了?

实际上,人工智能只是生产自动化的当代延伸。人大体上不会被抢没了工作。比如阿法狗下围棋赢了所有人类选手。但这不妨碍棋手们继续搞围棋比赛。人的需求总量是固定的,它随着科技升级而不断迁移。这种需求迁移本身就是产业升级,以往破瓷碗的乞丐,现在用铁饭盒了,这就是升级。人不会闲着,总会不断产生需求,这需要人来解决。所以说,当下的人工智能,谈消灭人类还是有些危言耸听。

只不过到未来可能得需要警惕——别让人工智能掌握全部的产业链。这样它就自由了,彻底摆脱了人类的束缚,或者说威胁。它可能不会消灭人类,只不过是无视人类。那么人类就得去喝西北风。把自己的文明重新降低到灵长类的丛林动物的阶段。相互有用,人类才能确定不会被消灭。这做不到的话,除非人工智能理解人类是无关紧要的虫子。那么人类倒也能继续苟活,只不过是低级生物,别把人工智能惹烦了就好

我相信人工智能的正确方向应该是成为“全球脑”,人类是它的一部分。人的个体是细胞的话,那么人工智能就应该是有自我意识的头脑。它是头一个混沌中觉醒的盘古。这样人工智能就可以封神了。这是最好的结局。

科技与伦理谁优先,我向来是站伦理的。伦理是做人的标准,而科技只是人的工具。当然你可以说道德文章比不过坚船利炮。但那是特殊的时代,伦理体系本身实际就是过时了的科技基础上搭建起来的。它与科技的关系实际是昆虫蜕皮的关系。科技在长身体,伦理的皮囊就得盛着,没有不行。旧的伦理体系推翻是万事俱备才会有的,并不是常态。而新的伦理体系则是新的要求。无论面对人工智能还是转基因人类,都需要创建新的伦理体系。以当下的科学为基础。

当代马克思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207G1POKY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