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 数据库向犀牛偷猎者开火

研究人员表示,一个拥有数千头非洲犀牛脱氧核糖核酸(DNA)的基因数据库已经能够确保给偷猎者定罪,并且自从 8 年前成立以来,其带来了更为严厉的刑事判决。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科学家都确信这项努力是值得的。

在 1 月 8 日发表于《当代生物学》杂志的一篇论文中,研究人员强调了这个数据库,它已被应用于超过 120 个案例中。

在一个案例中,2017 年,犀牛偷猎者 Simon Ngomane 被判处 28 年监禁。他于 2011 年在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与执法人员进行了枪战。在某种程度上,他被判有罪,因为 DNA 证据表明他与公园里刚刚被屠杀的一头犀牛有关,这头犀牛的两只角被割掉了。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已经能够证明这些偷猎者有罪,在许多案例中甚至是重罪。”Cindy Harper 说。这位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的兽医遗传学家在 2010 年开始开发这个数据库,旨在提供可用于法律诉讼的证据。

自本世纪头 10 年中期以来,南非的犀牛偷猎活动急剧上升,2013 年至 2016 年期间,每年有 1000 多头犀牛被杀。富含角蛋白的犀牛角可以卖到每公斤 6 万美元以上。“这就像黄金可卡因。”Samuel Wasser 说。他是美国西雅图市华盛顿大学的一名保护生物学家。

Harper 指出,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 5800 件犀牛偷猎犯罪的样本被递交给该数据库,这涉及到 120 多起刑事案件。虽然很难做出任何数据库的存在和犀牛偷猎趋势之间的因果关系判定,但是南非彼得马里茨堡 Ezemvelo KZN 野生动植物保护机构调查员 Rod Potter 认为,通过 DNA 证据被定罪的偷猎者不太可能对针对他们的判决提出上诉。

然而并非每个人都认同犀牛数据库的存在价值。Wasser 指出,只有 2% 的犯罪行为最终变成了刑事案件。Wasser 说:“这并没有给人们带来好处。”

Wasser 的团队已经利用从缴获的象牙中提取的 DNA 确定大象偷猎的热点地区,进而希望能够在源头阻止这种交易。他说:“你需要回过头去获取尽可能多的相关信息,这样你就可以预测下一次事件的发生地点。”

不过 Harper 和她的团队表示,该数据库正在提供一些信息,这些信息可以帮助摧毁盗猎团伙,其中很多团伙都以亚洲为基地。

例如,通过 DNA,在新加坡发现的一只犀牛角被与 6 周前发现的一具犀牛尸体联系在一起。随着一名前往中国香港的偷猎者在斯威士兰的一个检查站被逮捕,最终帮助确定了一条新的走私路线,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基于 DNA 将 3 只犀牛角与被查获的犯罪地点匹配起来的。

Potter 说,摧毁这些团伙的最大挑战是说服外国的警察部队用他现在在南非看到的同样的热情去追捕犀牛偷猎者。“DNA 给我们展示了各种有趣的东西,但你必须让警察部门进行下一步的调查。”

全世界目前有约 25000 多只犀牛生活在非洲及亚洲的野外,2000 多只在动物园养殖。现存的 5 种犀牛中,有 2 种处于几近灭绝的边缘,其余 3 种也处在受威胁状态。

犀牛的最大威胁是人类。由于国际市场还是对犀牛角有所需求,盗猎者因此可获得非常高的经济利益。在一些国家,犀牛角被制成传统药材。阿拉伯国家把犀牛角看作社会级别的象征;在也门和阿曼,犀牛角被用来制作仪式上使用的匕首手柄。由于人口的增长 ,犀牛的栖息地日益缩小。在亚洲,因农业和人类定居而对雨林的破坏也正在大幅度地摧毁犀牛的栖息地。人类占据了越来越多的林地,犀牛群特别是亚洲犀牛,被村庄和农场分离。这导致很小部分的犀牛群独自生活和近亲繁殖,出现基因弱化和出生缺陷。

原文检索:

Robust forensic matching of confiscated horns to individual poached African rhinoceros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2B02J9F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