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谷歌绝杀逼出华为绝反,战略摊牌时刻,华为打响去GMS第一枪

作者|蒋杰升

简称|单蒋让你们荡起

谷歌Play对华为手机的战略封杀终于逼出了华为对谷歌GMS(Google Mobile Services)的对等绝反:

根据HDC2019的安排,华为宣布,作为华为移动服务(Huawei Mobile Services,GMS)的一部分,从10月起,面向海外应用开发者的华为地图(Map Kit)向海外开发者陆续开放。

在此之前的8月10日,华为在HDC2019会上宣布向全球移动应用开发者开放HMS SDK(软件开发工具包);9月19日、9月25日,华为分别在德国、马亚西亚发布Mate30系列和华为GMS,标志华为HMS生态迈出了全球化的第一步。

华为绝反的背景是,谷歌在8月末再次宣布停止对华为提供其GMS(Google Mobile Services)服务。而最新的进展是,10月1日刚刚过完,谷歌断然关上华为Mate30系列使用谷歌GMS的最后那扇“窗”;到了10月5日,被关上这扇“窗”的还包括原本并不在列的华为P30 Pro。

可以这么说,2018年3月27日,当华为应用市场AppGallery跟随P20/Pro亮相海外之时,谷歌对华为的战略猜忌随之而起。今年5月15日到8月9日,一方面是谷歌跟随“实体清单”禁令的指挥棒左右摇摇晃晃,一方面是华为发布鸿蒙全终端操作系统Harmony OS兜下底线风险,标志多轮战略试探中的双方,终于在“实体清单”禁令的剧本之下走向了战略摊牌。

而9月19日全球首发的Mate30系列,恰好成了彼此无法绕开的摊牌节点。于是,华为谷歌战略摊牌的揭幕战,无可挽回地在5G终端刚刚开局的时候打响。

谷歌在禁令伪装下动“刀”

10月2日,仍然沉浸在中国70周年华诞喜悦的人们冷不妨地收到一条特别爆响的消息:发布未满足月的华为Mate30系列在海外市场被谷歌一“刀”绝杀。

受到美国“实体清单”禁令影响,华为Mate30系列原本已无法预装谷歌Play及其GMS。比如,海外用户可能习惯的Chrome浏览器、Google搜索、Google地图、Gmail邮箱等移动应用。比较意外的还在于,通过第三方服务后装谷歌GMS服务的最后那扇“窗”也被谷歌关上,mate30系列同时从谷歌白名单上消失。

对此,外界习惯地推测,谷歌只是跟随美国“实体清单”禁令的指挥棒而已。

的确,谷歌一开始似乎也显示其怀柔的一面。5月15日,当美国宣布“实体清单”禁令之后,谷歌曾经声明华为的产品和服务“在中国市场不受影响”。6月初,外媒报道说,谷歌官方“正在挽回与华为的合作,进行延期或豁免华为”。

不过,如果就此认为谷歌没动私心,显然高估了谷歌“不作恶”信条了。事实上,谷歌这一次绝杀无异于在“实体清单”伪装下对华为动了真“刀”。

美国官方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是不假,华为手机无法使用谷歌基于Android系统的谷歌移动服务GMS也不假。

但,问题在于,美国官方同时对实施“实体清单”禁令先后两度延期:5月20日发出90天临时许可,接着在8月19日将这一临时许可再次延期90天。如果谷歌与两度延期一致,对华为手机的绝杀应当是11月19日之后的事。

与此同时,通过第三方后装谷歌HMS原本是Google Play的模糊地带,无论是不是华为Mate30系列借此后装谷歌HMS,但谷歌把模糊地带彻底清晰化了。

换句话说,从2019年5月15日到11月19日,谷歌在是否坚决且彻底履行“实体清单”禁令这件事是有充余挪腾空间的,但谷歌断然对华为提前启动了战略摊牌的按钮,而砍向Mate30系列、P30 Pro的则是其战略摊牌的绝杀一“刀”。

华为在佯攻掩护下拨“枪”

反观华为,美国“实体清单”禁令一出,余承东随即在5月21日放言鸿蒙全终端操作系统Harmony OS“最早秋天推出”。

与此同时,余承东也多次表态:华为确有Plan B“准备”,旨在预防华为被禁用 Android 或 Windows而作备用。甚至在6月26日举行的2019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2019)期间,华为轮值CEO胡厚崑称推出自研系统“没有时间表”。

这并不表明华为对谷歌GMS甚至Android是有多妥协,但由此看出华为对谷歌“封杀“的战略佯攻姿势。

不过,当谷歌真正对Mate30系列、P30 Pro断然动“刀”或即将断然动“刀”时,华为显然不是传说中的那个“软柿子”,同样第一时间悍然拨“枪”——即去谷歌GMS的华为HMS。关键是,华为还坚定打响了HMS全球生态的第一枪:

先是在8月10日举行的HDC 2019期间华为宣布斥次10亿美元打造HMS全球生态,接着先后于9月19日、9月25日将HMS SDK带到Mate30系列首发现场的德国和马亚西亚,由此摊开HMS生态迈向全球化的路线图。

事实上,华为并非随意拨“枪”,这大概是华为HMS战略蓄势的关键节点:

2018年3月27日,面向海外的华为应用市场AppGallery在海外版P20/Pro亮相,意味着华为迈出了挖Android移动应用“墙脚”的第一步。

紧接着华为还为安卓移动应用开发者准备了挖“墙脚”的工具,可以看成是隧道“盾构机”什么的,这分别是3月26日发布的超级文件系统(EROFS)和4月11日发布的将人类语言编译为机器语言的方舟编译器(Ark Compiler)。

因此,当方舟编译器等工具被认为是安卓应用和鸿蒙应用的“桥梁”时,它本质上是谷歌GMS和华为HMS的“路口”——既然安卓APP这都开发出来了,向右一步到谷歌GMS碗里去,向左一步到华为HMS碗里来。就这么简单。

5G开局是彼此摊牌的宿命

以上分析表明,即便没有“实体清单”禁令这么一个剧本,谷歌对华为的战略摊牌也终将难免,只是外界无法预测摊牌的借口。而华为对谷歌的战略摊牌怕也是难免的,这虽然不需要什么“借口”,但至少不是当下的这个时机。

因此,“实体清单”禁令只是谷歌、华为从战略猜忌转向战略试探,又从战略试探转向战略摊牌的导火线,但一个蜜汁问题是,为什么双方在Mate30系列开始摊牌?或者说Mate30系列为什么成了彼此无法绕开的一个坎?

对谷歌来说,当华为应用市场AppGallery海外版亮相之时,谷歌对华为难免滋生战略猜忌——华为这是想干嘛呢。而当华为首次放言最早秋天推出自称Plan B的鸿蒙系统Harmony OS时,谷歌对华为且打且拉的战略试探由此展开。

Mate30系列是什么?它是可支持SA/NSA双模组网且预装HMS的5G终端(虽然5G版尚未发布),而且可与华为“8”个中心设备跨屏互动无缝协同。意味着Mate30系列以及华为后续推出的手机皆为5G、IOT、AI而生,皆为全场景智慧而来,即消费电子换代产品,而绝不只是又一种手机。

华为虽然在不同场合表态鸿蒙系统Harmony OS不是为手机准备的,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战略试探,谷歌还是意识到鸿蒙系统Harmony OS不仅仅为手机而来,而是为全终端而来,可用于几乎所有的消费类IOT终端设备。

而在以往,微软、三星等几乎无一例外在移动操作系统上铩羽而归,原因在于它们都沿着谷歌、苹果同样做应用生态的那些经典套路,不过,旨在打造全终端操作系统以及相应HMS全球生态的华为显然不按那些套路出牌,而是天才般地备好了超级文件系统、方舟编译器等“四两拨千斤”那根“不可能”的杠杆。

因此,当方舟编译器等工具等同于谷歌GMS和华为HMS的“路口”时,那么华为HMS也即安卓系应用和鸿蒙系应用的“路口”。关键还在于,此时的华为为全球移动应用开发者提供了这么一个“路口”,恰好在Mate30系列首发的前夜。

总结

谷歌和华为双方原本是战略级好伙伴,但天不遂人愿,人不遂天意,美国“实体清单”禁令提前将谷歌和华为之间从战略试探转向战略摊牌。

但如果没有“实体清单”禁令这个剧本,谷歌和华为同样必有一战,只是说华为尽可能会将双方的战略摊牌时间推到至少两三年之后,而这恰好是谷歌截不住的风险敞口,它只能优先选择跟随“实体清单”禁令的指挥捧提前动“刀”。

但谷歌既已战略摊牌,华为只能战略奉陪。这将是华为在全球科技版图上致力于代际决胜的超级反攻。因此,对华为而言,除了胜利,别无选择。

在这里,华为的潜台词或者是——对谷歌GMS,与挽留不如目送,就像大国日报曾经响亮天际的回应——“对李嘉诚,与其挽留不如目送”。

提示:自媒体矩阵包括但不限于企鹅号,互动交流加关注或者私信。

声明:世界上只有一个风吹物浪和它的原创出品,任何形式的摘编抄袭复制是风吹物浪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凡违者,虽远必究。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1007A0CNG3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相关快讯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