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断了商业Unix的活路?

商业Unix销售额正急剧下降——这样的趋势,背后必然有着某些规律性的因素在左右。当初Unix普及的一切场景,如今都成了Linux的天下,Linux还拓展到了Unix从未能企及的新高度。Linux是否已经发展成完美且可靠的替代性方案,并开始挤占吞噬自己“老前辈“的生存空间?Unix还能再度复苏吗?

Unix的发迹之路

Unix的最初版本诞生于50年前,也就是1969年。诞生地点,则是在当时尚隶属于AT&T的研究公司Bell Labs当中。五十岁生日快乐哦,Unix!实际上,它最初的名字其实是Unics,代表着UNIplexed Information and Computing Service,即复杂信息和计算服务。很明显,不知道什么时候,“cs”就变成了“x”。总之,初代Unix是在DEC PDP/7计算机上以DEC汇编语言编写而成的。

Bell之所以开发出Unix,是为了管理内部专利申请的排版工作。Unix开发团队认为,当时更新更强大的DEC PDP/11/20计算机绝对能够掀起一股风潮,所以他们专门制作这款排版程序来快速生成专利申请。在此之后,Bell开始大规模使用Unix,并在1973年发布了使用C语言重写的Unix 4版本。在随附手册的引言中,该团队表示“现在Unix的安装数量已经超过20套,预计未来还将进一步增长。”(摘自K. Thompson与D.M. Richie编写的〈Unix程序员手册〉,1973年11月第四版。)

他们实在是太保守了!就在1973年,Ken Thompson与Dennis Ritchie两位Unix核心架构师在Unix会议上发表论文之后,立刻收到了大量希望获取操作系统副本的请求。

由于AT&T公司于1956年与美国政府达成了一项协议,因此AT&T方面不得从事“除普通运营商通信服务之外的任何其他业务“。结果就是,他们虽然能够从Bell Labs处获取产品许可,但却无法专心将其发展成商业业务。因此,Unix操作系统以附带许可的源代码形式进行分发,而收取的成本仅包含运输、包装以及“合理的专利使用费”。

由于AT&T无法将Unix视为商业产品,也无对其进行包装宣传,因此Unix没能带来任何营销收益。当时的Unix没有技术支持,也没有bug修复服务。尽管如此,它还是一路奔向高校、军事机构以及最终的商业市场——就是这么神奇。

由于Unix使用C语言进行了重写,因此使用者们能够相对轻松地将其移植到新的计算机架构当中,使得Unix很快得以运行在各类硬件之上。结果就是,Unix突破了DEC产品平台的限制,能够在几乎任何设备中顺畅工作。

商业Unix的崛起

1982年,根据另一项协议,AT&T被迫放弃了对Bell Labs的控制权,并将后者拆分成多家规模较小的区域性公司。但这场动荡也使AT&T摆脱了以往的局限,能够正式推出Unix产品。1983年,AT&T方面提高了许可费用,并最终建立起技术支持与维护服务体系。

正是这种商业化尝试,触动Richard Stallman创立了GNU项目,旨在编写不使用AT&T源代码的Unix版本。这里同样要祝36岁的GNU项目生日快乐!

当然,原本的Unix用户可以按照许可协议继续使用AT&T的源代码。但这也意味着用户们需要自行修改并扩展代码、编写补丁,并在没有AT&T支持的情况下靠自己或者Unix用户社区完成这些工作。

IBM、惠普、Sun、Silicon Graphics以及众多其人硬件供应商在此期间都打造出自己的专用Unix商业版末或者类Unix操作系统。

Unix逐渐成为医疗及银行等市场中关键任务工作负载的首选操作系统。Unix开始在航空、汽车及造船制造商手中为大型机及微型计算机提供助力,并在全世界的大学中贡献自己的力量。

随着面向个人计算机的移植尝试,再加上1985年发布的英特尔80386处理器强大的性能助力,Unix的安装量迎来猛增。现在,只要付费购买,大家就可以在大型机、小型计算机以及个人计算机当中轻松使用Unix。

Unix之战

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人们为了争夺对Unix各细分市场的控制权以及标准化主导地位掀起了漫长而混乱的斗争。很明显,所有参与者都希望成为黄金标准的制定者。最终,标准终于出现,旨在解决混战引发的严重兼容性问题。

这时横空出世的是Single UNIX规范(也包括POSIX标准)。如今,大写版本的“UNIX”已经成为Open Group的注册商标,仅允许符合Single UNIX规范的操作系统使用。总结来讲,“UNIX”是商标,而“Unix”代表一种操作系统类型,其中一部分有资格被称为“UNIX”。

这段对历史的总结真的非常简短,实际上当时的潜在Unix用户面对着远超如今想象的混乱局面与令人困惑的难题。很明显,那时候客户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把宝押在谁的身上——在持币观望的过程中,Unix的销售额开始大幅放缓。

这是Unix商业化道路上的一场自我毁灭,但真正的致命一击来自外部。

Linux,生日快乐

到2019年8月,Linux已经度过了28年的成长岁月——再道一声生日快乐,Linux。1991年,芬兰计算机科学专业学生Linus Torvalds发布了著名的声明,表示他正在着手进行操作系统内核的开发。动机非常简单:他想借此学习386 CPU的设计架构。

Richard Stallman的GNU项目当时已经完成了对诸多Unix操作系统元素的编写,但其内核GNU Hurd尚未准备就绪,甚至连初期发布都没有完成。Linus Torvalds的Linux内核填补了这一空白。借助Linux内核以及GNU操作系统工具与实用程序,一种具备充分可操作性的类Unix操作系统就此诞生。纯粹主义者将其称为GNU/Linux,而我们这些不那么较真的人就将其简称为“Linux”。我们对这两大阵营的贡献都表示充分的赞赏、尊重与认可,也为他们带来的成果欢欣鼓舞。

自1991年开始,Linux在功能性、完整性以及稳定性等方面一直在稳步提高,目前其身影已经广泛存在于数量惊人的不同用例与产品当中。

目前仍在保持更新的最早发行版为Slackware。其发布于1993年,以前一年发行的Softlanding Linux System版本为构建基础。Slackware希望成为众多Linux发行版中最接近Unix的版本。我们很高兴看到这个项目仍在生存发展,而且拥有健康的技术社区与敬业的维护团队。

Slackware Linux,时至2019年仍然健康地生存发展着

Linux的超越之路

事实证明,类Unix免费操作系统拥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且对源代码的访问与修改能力也广受好评。如今,Linux已经无处不在。

  • 它运行整个Web。W3Techs发布报告称,在前1000万个Alexa检索域名当中,有七成使用Linux系统。
  • 它运行着公有云体系。在Amazon EC2中,Linux构成高达92%的服务器比例,拥有超过35万个独立实例。
  • 运行着世界上最快的超级计算机。全球五百强超级计算机,全部运行Linux系统。
  • 直奔太空。猎鹰9号火箭的飞行计算机使用的就是Linux系统。
  • 就在您的口袋当中。谷歌Android采用Linux内核。目前活跃Android设备超过25亿台,其中也包括Chromebook及其他设备。(事实上,苹果iOS的内核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开发的Unix变种代码,即Berkeley Software Distribution,简称BSD。因此,无论您选择的是iOS还是Android智能手机,都逃不开这款类Unix操作系统的直接影响。)
  • 支持着您的智能家居体系。家里有没有安装智能设备?其中安装的,几乎一定是嵌入式Linux。
  • 运行着网络体系。大多数管理交换机、无线接入点以及路由器都运行嵌入式Linux系统。
  • 为电信服务提供支持。无论是办公桌上的VoIP电话,还是通讯室中的电话交换机,其很大机率都运行着嵌入式Linux系统。
  • 运行在您的计算机之内。即使没有直接使用Linux台式机,微软仍然在Windows 10的Windows Subsystem for Linux 2.0版本当中引入了Linux内核。
  • 运行在您的汽车当中。特斯拉(以及其他各大汽车制造商)在车辆中使用Linux系统。

事实上,除了PC台式机之外,Linux在一切计算平台上都占据着主导地位。甚至微软自己也以桌面系统为起点,希望凭借Windows Subsystem for Linux进军Linux世界。

但本文的讨论重点在于Unix与Linux,而非Linux与Windows。最重要的是,当初Unix普及的一切场景,如今都成了Linux的天下。另外,Linux还拓展到了Unix从未能企及的新高度。以智能电视为例,同样是Linux一家独大。

IBM公司可以说是商业Unix世界的最后捍卫者,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其AIX产品。但即使是这样,蓝色巨人也同样积极拥抱价值高达340亿美元(这里的340亿美元只是一种商业Linux,即红帽Linux的价值)的Linux市场。事实上,蓝色巨人自己与Linux甚至也存在竞争关系。在全球超算五百强榜单中,最快的系统就来自IBM,但其中运行的却是Red Hat Enterprise Linux,而非蓝色巨人自己的AIX。

Linux真的比Unix更强吗?

不是的,二者其实差不多,只是Linux既能够运行在超级计算机上,又可以下探至Raspberry Pi等几乎一切计算设备。另外,我们可以获取Linux源代码,并享受由众多用户及维护者共同支持的热情技术社区。最重要的是,Linux系统可以免费获取。

如果需要商业支持,大家也可以选择红帽、Canonical以及甲骨文的对应系统方案。这也正是Linux能够在某些企业级应用领域替代Unix的重要原因,毕竟很多公司打心里不信任免费的技术产品。他们愿意支付费用,并享受由此带来的保障与可靠性承诺。Linux的兴起不仅是靠免费,更准确地讲,商业Linux击败了商业Unix。

那么,Linux是否比Unix更成功?这个嘛,先要看这个成功是怎么定义的。如果是从操作系统的应用广泛度来衡量,那么确实可以说更加成功。如果从运行操作系统的设备数量角度看,答案也是肯定的。

但仍有一个问题我暂时无法回答:红帽公司340亿美元的市值,是否超过了Sun、惠普以及Silicon Graphics当初所有Unix商业许可以及运营周期中的收入总和?我不确定,但有这个可能。

Linux是否断了Unix的活路?

没错,Linux就是断了Unix的活路。或者更确切地讲,Linux切断了Unix的生存之路,并把它的路变成了自己的路。

Unix仍然存在,运行着任务关键型系统且拥有极为稳定的实际表现。这一切都将持续下去,直到其所对应的应用程序、操作系统或者硬件平台彻底消失。但科技行业有这么句话,大意是只要还能正常工作,那就继续用着。因此,我猜永远都会有人在某个角落偷偷使用着自己的商业UNIX或者类Unix操作系统。

但现有受众规模还能进一步扩大吗?考虑到Linux已经发展出如此丰富的变种,我觉得Unix再度复苏的可能性真的不大了。

原文链接:

https://www.howtogeek.com/440147/did-linux-kill-commercial-unix/

  • 发表于:
  • 本文为 InfoQ 中文站特供稿件
  • 首发地址https://www.infoq.cn/article/qtXThreWmvhZq70ACuk6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